体会《转法轮》中“真正”二字的法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九年多,也算是个老弟子。可是由于自己执著心多,悟性差,提高很慢,身体也总处在一种消业状态,总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同修交流时说:“你应该在法上好好悟一悟”。这句话对我震动很大。开始觉的有点委屈,自认为有文化、退休在家时间多、学法抓得紧,法理也知道不少,怎么能说没在法上悟呢?虽然一时想不明白,但觉的同修提出来,肯定是自己这方面做的不好。要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只有好好学大法才能解决。怎么学法?还象以往那样一遍一遍地读吗?《明慧周刊》上有关众弟子背《转法轮》而收获非浅的文章,大大的启发了我,于是下决心开始背《转法轮》。

我今年已近七十岁,自己感觉确实记忆力差了。太长记不住,那我就采取背一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背一个句号。具体方法是:一句话重复念,重复记,直到背熟为止。我虽然过去已通读大法几十遍,但多数是一读而过,没有认真地对照自己和周围的人、事、理去思考,多数是字面上的理解。这一背书就大不一样了,觉的有一种过去不曾知道的理自己突然理解到了,收获很大。

在通读《转法轮》时虽多次看到过“真正”二字,但从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没感到这两个字的分量。虽然现在刚刚背到《转法轮》第四讲,可是在脑子里出现最多、印象最深、和自己与周围的人、事、理联系最多的也就是“真正”二字这一法理。我把自己在现有这个层次中粗浅认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以得到真正提高。

一、“真正”二字的分量

师尊在《转法轮》一书中,在关键的法理上都加上“真正”二字。我体会到这两个字重千斤、重万斤!因为“真正”二字做到还是没做到,就是人神之别,做事结果的好坏之分、成败之因。要“真正”的,也就是决不能是“假”的、“自欺欺人”的、“敷衍”的、“虚伪”的、“心不在焉”的、“马虎”的对待修炼中的每一件事。师父讲:“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精進要旨》)。下边我把师父在《转法轮》前几页中提到“真正”这一法理的部份句子列举出来,我们共同体悟一下:

师尊讲:“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那么真正修炼,对学员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第二页)

“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第二页)

“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第四页)

“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必须把大家当作真正修炼的人才能这样做的”。(第七页)

“真正传功要讲法、要说道的。在十堂课中,我要把高层次的理都阐述出来,你才能够修炼;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修炼的。”(第七页)

同修,我们共同学习了师尊以上几段讲法后,会对“真正”二字在我们修炼中的分量有很深的印象吧?当我们没做到真正按照师尊的法理去做时,我们就不会真正达到师尊的要求,也就不会出现神迹,也就不会成为真修弟子。同修,让我们真正共同精進吧!真正放下那个病,真正放下生死,真正放下名、利、情,圆满随师还。

二、真正信师信法

回忆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以来的修炼过程,大大小小的关过得不少。哪些关过去了?哪些关过的不好,跌跌撞撞的?哪些关没过去,摔倒了?总结起来真是教训良多。我感到问题的关键是:有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有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如果真正能做到师父讲的:“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那任何关、任何难都挡不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到处抓捕大法学员,强行办各种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少,人心多,怕心作怪,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没有真正信师信法,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向邪恶妥协,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不可抹掉的污点。虽然后来写了从新修炼的声明,但也是在修炼中走了弯路,造成终身遗憾!我们要牢记真正信师信法,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下边说一说我周围有两个同修分别过的病业大关,由于信师信法成度不同而造成的迥然不同后果:

学员甲,年龄不到五十岁,二零零三年被医院确诊为乳腺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修炼还挺不错的。七二零以后,由于邪恶的残酷镇压,社会、单位、家庭的多重压力使她不能正常学法、炼功,也很少与同修接触和交流,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也没有真正去做。所以大病业一出现就害怕了,守不住心性。表现为一会想学法,一会想到医院,一会又向常人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想以此来证实自己没有怕心。由于没有真正放下那个病,没有真正信师信法,病情持续恶化,承受不住,去了医院。就这样几進几出医院地折腾,结果不到一年,于二零零四年去世了。她的死给周围的同修和常人都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学员乙,是位八十七岁的老人,她年龄虽大,却始终坚持学法、炼功,并严格要求自己,为大法做力所能及的事。在一次大的病业中,她滴尿不止,胃也不好,几乎不能進食,折腾几天后,已无力再下床,只好在床上拉屎、撒尿。家人知道她是修炼人,但看她很痛苦,年龄又大,怕有生命危险,就征求她的意见:是送你去医院?还是信师信法,闯过病业关?老同修在关键时刻守住了心性,主动表示决不去医院,去留由师父安排。这正念一出,神迹出现了!当晚梦中师父给她消业,第二天不滴尿了,也能吃东西了,当天就能下床了。真正放下生死,真正信师信法,闯过了病业大关。是师父救了她,大法救了她,现在她仍在精進实修。

师父是在真正的往高层上带人,我们要真正信师信法,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