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幸运之神到我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由于多年疾病的折磨、命运的坎坷、家庭关系的复杂,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对自己的命运心里极度不平。得法后,明白了因缘关系,平衡了心态,尽量按照师父的宇宙大法“真、善、忍”去做,从此我的命运改变了。

我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妇科病、胆结石、结核性腹膜炎、颈椎病、腰椎盘突出、慢性咽炎、风湿病。那时每天想:死了算了,可又畏惧死。

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干活、走路不觉的累,有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那种美好的感觉——无病一身轻。

谁知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了,它撒下了弥天大谎,蒙蔽了世人。当地的邪恶打散了我们的炼功点,拿走了大法书。那真是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就觉的天要塌下来了。警察逼着我们写什么“保证”,我不写。那时虽然邪恶非常猖獗,可我修大法的心没变,我想我不能没有大法,没有师父。两年多修炼的日日夜夜是多么快乐。看到各地的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陆续被抓、被暴力对待、被劳教,我痛苦极了。于是我于二零零零年底也進京证实法。我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关進了北京平谷县监狱。虽然钱被恶警抢去了,人却在师父的呵护下于第二天就闯出监狱。可当天下午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抓。我被打的浑身是伤,一天后被放回家。到家后当地公安给我强加一个罪名“扰乱公共秩序”,竟拘留我十五天。

拘留期间,我不配合他们,绝食七天后回家。后来的日子可就没有一天安宁过,三天两头被骚扰。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把我从家里骗出去,送到银川洗脑班。我在那里被关了两个月,折磨的我骨瘦如柴,一头黑发几乎掉光。

在这期间家里的人受邪恶欺骗、恐吓,没修炼的丈夫和母亲销毁了大法书。我回家后,家人还逼着我放弃修炼,否则,丈夫要和我离婚;母亲说,我不放弃修炼大法,她就不认我这个女儿。还有左右邻居的另眼相看,亲戚朋友的不理解……,我又回到了“家庭监狱”。

这时的我真的是生不如死,没有了大法的书,无法学法,是我最痛苦的,我几乎要精神崩溃了。我的脑子里总是想:师父教我们的“真、善、忍”没有错、大法没有错、师父没有错。我决定不管后果如何,一定要修炼法轮大法!母亲给了我生命,但不能给我永久的健康,而大法不仅给了我生命,还给了我永久的健康。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上来,洗去我浑身的业力,叫我按照“真、善、忍”做人,与人为善,遇事向内找,一切都为了别人,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处处做一个好人……,所有这些难道错了吗?!我感到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这个弟子没有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操纵家里人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造下了罪孽。我决定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坚定的信师信法。

在家庭压力下,我开始学法、炼功,一边想办法做好“三件事”。

我的家人很固执,讲真相不听,因为邪党的邪恶,各种运动把他们整怕了,他们深知邪党的手段一向是毒辣的,阴险的,怕我再吃大亏。在文化大革命中,我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大伯打成“四不清”;四叔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家庭成份定为富农,我们家上下老小都是受社会歧视的。唯有我母亲家庭成份好些,有说话的权利,有参加讨论会的资格。她提出好多理由据理力争,证明给我们定为“富农”是不对的,不够“条件”。后来才改为“上中农”,我们才有上学的资格,不然连学都上不成。所以家人对这个邪党太怕了。

这几年来,母亲心里知道大法好,她是在压力和怕心下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知道她很后悔,一个人老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我错了,我错了。”在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母亲隔三差五的摔跤,每次摔的都很严重的,可每次我都在场,所以没有大问题。母亲已七十八岁了,看来是来要她的命的。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母亲又被诊断出得了肺癌,于是从此一病不起。送她去住院治疗,却不能用药,因输液有反应。我们只能看着她活受罪,并把后事都处理好了,就等着给她老人家送终了。即使在这时,她还在自言自语的说:“我错了,我错了。”在我再三追问下,她说出了她烧书的经过。她说,她怕邪党放不过我,要吃大亏,所以,她认为这样做是为我好。可是,我不但没有放弃,相反更坚定了。从小很听话的我这次不但没有听她的,而且与她持完全相反的态度和做法。她后悔极了,她知道她做错了一件大事,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女儿,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她还说:“我快八十岁的人了,我为大法还能做些什么,还能弥补些什么?”她一辈子忠诚老实,胆小怕事,从没有做过昧良心的事,没想到,临死前却做了一件亏心事。

我说:“妈,你知道错了就可以了,师父非常慈悲,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师父看你还有一丝善念,所以一次次的在救度你。”她问:“师父还能原谅我吗?”我说:“能,只要你同化法轮大法,认清邪党本质。我给你一个护身符,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保护你的。”她高兴的接受了。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她不停的念。她还说:“我今后支持你修炼大法,你需要钱时尽管向我要。”

她的病慢慢好了。

在我母亲重病的时候,老家来了几个人,开了个四轮车,要拉木头给母亲做棺材,准备后事。在木头市场拉了一车木板,车上加司机共坐四个人。在往回赶路时,经过一座大桥,车碰到桥墩上,翻了。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呆了,都想这一下会车毁人亡了。当地人说:在这座大桥上发生事故的没有一个平安的。可是这四个人却没事,而且车也没有损坏,堪称奇迹。为什么?因为这四个人,当天有两个人做了“三退”,身上还带了护身符。是慈悲的师父救了这一行四人。

在出事的第二天,就在同一个地方,一辆摩托车与一辆农用车相撞,一人死亡;两人多处骨折,昏迷不醒,送医院抢救,不知生死。

看到发生在我家的这些事,我的一个堂哥现在开始学法炼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