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珍惜每一个机会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下面谈一谈我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中的一点体会:

我曾因为怕心失去一些众生被救度的机缘,后悔不已。

记忆最深的是去上学时的老师家。老师在学术上挺有造诣,常去国外做学术交流,对大法有好感。曾当过右派,平反后入党。我们一起看《风雨天地行》、《九评》,他都接受,但一提退党,马上不干了。他夫人倒接受,并帮我劝退。但他执意不退。他不信神佛,还笑话我们。我正要走时,家里来人了。老师介绍说是夫人的姐姐、姐夫,并说姐夫是十三岁入党的老红军。二老热情留我,因怕老师反感,我没留下来劝退。其实,真做好了,说不定还能改变老师的观念呢。真后悔!

还有几次都是因为主人的态度,障碍了我的救度。读了师父《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想起因为自己的怕,造成众生失去得救的机缘,真痛心。

我反复学法,不断向内找,在法中归正着自己,在做好三件事中修炼着自己。

一、给邻居三退

开始劝退,只限于亲友,给邻居三退顾虑很大。我上楼去发《九评》,发现邻居家的报箱几乎全是坏的。我想是不是应该当面递交,面对面讲真相呢?那时可真为难。怕心很重。每去一家时真是犹豫再三。我每天做完讲真相的事,都用法去对照,找出自己的执着心,去掉它。越做越成熟。人们的表现跟社会上是一样的:接受的,不接受的;感谢的;麻木的;有害怕不敢接真相资料的;还有跟我大闹,非得要去有关部门告我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从一楼到六楼,我几乎是《九评》送到家,并当面讲真相劝退的。就是不接受的,我也不轻言放弃,时常选择一些针对性强的资料贴到他们的门上或放到自行车筐内,让他们认识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启发他们的善念良知。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设法打动他们,直到退出邪党组织。

对门邻居家不吃亏,谁要触动他家一点利益,一家人都出来干仗。我有点怵头。但我想到,当年师父在国内传法时,底下就有人骂着听法的。那样的人师父都度,我又怎么能不慈悲众生呢?!他家接过三退电话,明白真相,当时老头儿没在家。后来我跟在外边浇花的老头儿讲,给劝退了。当老婆儿听到这喜讯时,她开心的笑了。自从全家三退后,一家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上和谐了,邻里关系融洽了,也能容忍别人了。这是大法的威力。现在我们全楼的人,无论接受三退与否,见到我都比以前更友善了。

二、给民工讲真相

初夏,小区里来了许多民工整修环境:下管道,铺路,建凉亭修花园。听说得三、四个月呢。“万古事 为法来”(《洪吟二》)这些人一定是来听真相的。可我心里还是怕:我跟他们讲大法的事,要传到邪恶那儿去就麻烦了!可是师父不就是要我们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吗?!“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洪吟二》)眼前这点难与师父承受的怎么相比啊!《明慧周刊》文章中的同修不已经给我们做出榜样了吗?!“大法弟子要成就的那一切不就是从这当中走出来吗?那么要从一个人变成神,不就得这样走过来吗?”(《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第一次挺顺利,看到一拨民工在门前干活,我便出去主动跟一位五十多岁的民工答话。几句话便引到恶党腐败上。我借机给他讲“天灭中共”劝退。他本人没上过学,没参加过任何组织,但很认可我讲的。这时来了一个小伙子请示活计(原来跟我说话的是个小工头),我问他是否参加过少先队?他说是团员。我说:“退了吧。”他很诧异。工头一边帮腔,很顺利劝退。这小伙子刚走,又来了个团员小伙子,我同样帮他退了团。俩小伙子都很感谢我。干活的人陆续到齐了,另二位都是五十多岁,没文化。其中一个人问我:“你们炼功,怎么还自己烧自己呢?”我给他们讲清真相,告诉他自焚是中共骗人,又分别送了护身符、小册子、〈风雨天地行〉光盘。后来在院里碰面的时候,他们总和我打招呼。

一次,民工在我家窗前铺砖,我就琢磨着如何跟他们讲真相。我拿着护身符,告诉他们:“给你们一人一个护身符,可保幸福平安。”其中一个人问:“什么护身符”?我说是大法的,也就是法轮功的。他马上把护身符还给我,说前二天大队开会刚讲过不让接触法轮功。别人一看他没要,也都退给我了。我当时一愣。有一个人问我电视里天安门自焚的事,我几句话解释完了,然后呆呆的蹲在那儿,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蹲了一会儿,只好告辞走了。后来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的原因——正念不足。师父说:“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一天中午,我从外面回来,看见邻居家窗下七、八个民工坐那吃饭,我很想和他们讲真相,可又怕人多心杂,讲不好,不知会出什么事,又是在邻居窗下。由于怕,我一直在犹豫。再不出去,人家吃完就睡觉了。再说门前的活也快干完了,机会越来越少。我质问自己:你怕这怕那,怎么就不怕众生不得救?!想到这儿,我毫不犹豫的走出去,那时候正念特足。我首先问他们:“你们知道法轮功吗?”随即告诉他们我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讲法轮大法如何好,我炼了八年,没吃过一粒药,身心受益。他们提出许多问题,场面很热烈。谈论中他们无所顾忌的讲着。旁边冬青树前的小马路上不时有人经过。真是去我的怕心呢!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恶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要三退?讲苏家屯事件;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并对他们提出的问题逐一解答。他们很满意。我又送了一些真相资料给他们。只要在我家门口停留的民工,有机会,我都尽量的讲。就这样,我把家门口干活的民工几乎都讲过了。

三件事中,学好法是至关重要的。我每天除了看、背《转法轮》,还看师父九九年后发表的经文。每捧起师父的法,自己这一天做的怎么样,哪些做的好,哪些做的不够好,应该如何做,法都会告诉我。感觉做好三件事,提升的非常快。

我觉的讲清真相的最大一个障碍就是怕心。师父《走出死关》一发表,我就开始背。背下来后,觉的去掉自身许多不好的物质。在我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救人现在是很紧迫的,而不明真相的人又大有人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现在我无论是走在大街上,坐在公交车里,去农贸市场、超市、百货商场……,走到那儿,我都不忘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

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自己还相差很远。我会在法中精進的。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