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时间赛跑,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每天都把做好“三件事”当作最重要的事情。自从《九评》发表后,我认识到讲真相、劝三退刻不容缓,尤其今年3月份中共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的罪行曝光之后,我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怀着无以言表的悲壮和来源于大法的慈悲,更加用心的讲真相、劝三退。以下是我近期劝退的几个小故事,写出来向师父和同修汇报。

一、在工作环境中救度众生

我修炼大法的身份在单位是公开的,平时的言行代表着大法弟子的形像。我每天早上都是第一个上班来打扫卫生,等到他们陆陆续续的来到后,所有的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我是做主管的,工作量比较大,经常需要加班,有时为了赶一个项目两天两夜不睡觉的干,这在常人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我认定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走过的路是给未来留下来的,工作环境是我必需要圆容好的环境。当看到了师父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后更坚定了这个信念。一年多来,经过我不失时机的向周围的同事讲真相,认识的同事基本上都已经三退。随着明白真相的同事越来越多,我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向良性发展。比如我现在上班时完全可以自由的支配时间学法、上明慧网,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我喜欢盘坐着,他们看到了也只是笑笑。

有一次,我主动找集团公司的党委书记去劝退。他一开始恼羞成怒:“你竟敢劝到我头上来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不急不躁的说:“王书记,你看看现在××党多么不得人心,老百姓谁不心知肚明的。就说您现在做的这个党务工作吧,您自己也知道没人真信××党说的那一套了。您现在在位上,大家还称您一声王书记,等您一退下来,谁还再理你啊!也就是我为了你的未来美好来给你说这件事,你还不赶紧用个化名退了保平安?这样吧,我用‘老王’给你退了啊!”他也没反对,明白的那面起作用了。过了一阵子我又见到他,告诉他我已经用“老王”给他退了,他又要发作:“你怎么用老王给我退了呢?你这不是让我晚节不保吗?”我说:“××党一倒台,你还什么晚节不晚节的,还是快点留条后路吧!”这次他明确表示同意了。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到各地出差,我抓紧每次出去的机会救度众生,尽量不留下遗憾。往往每次我带出去的是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带回来的是一长串的三退名单。例如,当一个大项目组很多人在一起时,我从心里求师父给安排机会讲真相。不一会儿就开始单个人跟我在一起,讲完了,这块工作也做好了,就再换另一个人单独跟我在一起,什么时候都讲完了,一伙人再合起来。每当感受到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和细致入微的安排时,内心无比的激动!我从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请师父放心,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完成使命!

有一次,有个外地的客户到我们公司来,我作为项目组长圆满的给他解决了难题,但有些顾虑,没讲成真相。晚上公司请他赴宴去了。我没去,下班后却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心里难过的想哭。我想到也许他生生世世就是为了听真相才跑到这里来与我结缘,而自己使他错过了得救的机会,真是痛悔啊!于是,我抓起电话拨通了他的手机,告诉他还有点重要的事情没有向他说清,希望他能回办公室一趟。他一开始有些不情愿,电话这头我这边持续的正念打过去,他很快就同意马上打车过来。见到他,我说:“有一件对您及您的全家都至关重要的事,如果我今天不能告诉您,我会难过的睡不着。”不一会儿,讲完了,退完了,他轻松的说:“你今天晚上能睡着了吧!”

二、利用通讯工具讲真相

外地的亲戚朋友都是与我有缘的人,救度他们应当是我分内的事,但我不可能一家家的跑,怎么办呢?我想虽然恶党为迫害大法在通讯工具上做了很多手脚,但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来的,电话手机他们也要在正法中摆正自己的位置。尤其属于我的东西应该让他们助我一臂之力,于是我就充分利用电话手机来讲真相。

一年多来,我通过打电话劝退了无数的亲朋好友,甚至连小时候的老家的邻居都去劝退。往往是他们明白真相后又把他们的亲朋好友的电话告诉我,我再打过去继续讲。曾经有一次我为了找小时候的一位老邻居都查到了那个城市的114(查号台),然后再打到他的单位,又辗转打到他的办公室,正好就是要找的那人接的电话。更神奇的是,他已经休病假好几个月了,今天出门路过单位,心想進来转转吧,就正好接到了我的电话!我顺利的给他办了三退,他还非常热心的把他六个弟弟的手机号都给了我,嘱咐我一定要给他们打电话劝退!放下电话后,我心里万分感激师父慈悲的安排,也感谢师父对弟子巨大的鼓励!

我的妹妹和小姑子都曾经离过婚,我通过打电话不但使他们的前夫都三退了,她们的公婆一家也基本上退完了。我做他们的工作就象对待其他等待救度的众生一样,没有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而勾起的常人之心而影响了讲真相。那次对妹妹的前夫的父亲劝退时,我事先发正念,再拿起电话来诚心诚意的向老人家问好,等他想起我来了,我又真诚的说“你们全家对我妹妹那么好,是她不知珍惜才失去了这个家,我在这里代表我们全家向您表示歉意了……”老人很感动,我又说了很多体贴的话,老人的心扉打开了。当我一给他说退党保平安的事,他马上就和他的30年代的党龄拜拜了。给小姑子的前夫打电话时,他听到我能千里迢迢的问候他也很感动,话锋一转,我给他聊三退的事,他也很痛快的退了。我又告诫他虽然在公安局工作,也千万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满口答应。

在平时遇到的人,如果没有机会讲三退,我就尽量收集他们的名片或联系方式,抽时间再打电话劝退,这样劝退的人也很多了。

三、只要有心,师父就安排

我周围都是我应该救度的众生,只要我有心,师父一定就给我安排时机,这是我最近一段时期最鲜明的感受。住家周围的菜市场基本退完了,我就跑到远一点的菜市场去买菜。有时候为了讲真相买的东西再转送给别人。几乎每次都能有意想不到的机缘。只要我一接触人,满脑子里都是想着怎么讲真相。用我对象的话说就是“不出三句话就开始切入正题”。往往一退就是一家,末了送上护身符、真相资料。同时我还找机会发资料。现在我能骑着车子就把真相资料投進别人的车筐里,有时看到路边停着的车正好没有关车窗,司机背对着车在路边买东西,我一走过真相资料就“飞”進去了……

一天晚上,我过十字路口时有两个民工正好也站在旁边等绿灯。我看他们戴着耳机听收音机,就说:“出来打工不容易啊,晚上听听收音机放松一下啦!”两个民工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接着摸出两个护身符来,给他们一人一张,说:“给你们每人一张护身符,保佑你们平安健康啊!”他们一边说谢谢,一边就着路灯兴致勃勃的看,这时绿灯亮了,我们一起走上斑马线,我问了他们贵姓,他们告诉我姓A和Z,我接着问他们入过什么党团组织没有,一个入过团,一个入过队,我立即说“我用老A和小Z把你们的团和队给退了,保平安啊!”他们纷纷点头。这时斑马线走到头了,他们拐向了另一边。短短两分钟,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

上个月我为了收拾储藏室到劳务市场去找两个民工,结果一下子围上来五个人,都争着要来。我想随其自然吧,就把他们带回了家。等储藏室收拾完了,这五个人也都退完了。我把收拾出来的物品拿去卖废品,接着又给收废品的人讲,旁边坐着的两个老人也听了真相,又都退了。我女儿回家后听说我一下午退了这么多人,还卖废品净挣了三十块钱,开玩笑说太合算啦。

7月20日那天中午吃过饭,打开明慧网看到亚太十国的同修绝食呼吁人们注意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我想自己悟性差,没有悟到这一点,那就多讲真相来弥补吧。在下班前已经退了11个,其中有中午去超市买东西时给两个商场导购和一个女大学生退的。

四、用大法赋予的法力和智慧来救人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看上去你们做的事情平平常常,看上去你们做的事情很象常人吃苦也能做的事情。不一样的,同样一件事情大法弟子做和常人做就是不一样,承负的不一样。”我的体会是,我们是用大法赋予的法力和智慧来救人,不是单纯的常人用常人的方式做常人的事。做好三件事的密不可分。学好法是前提和保证。修炼好自己讲出来的话才能纯净,才能一下子打到众生的微观中去。所以工作无论再忙,哪怕通宵回不了家,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是不可以缺少的。平时我有时间就学法。发正念不但清理自身的空间场,还能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障碍,所以只要醒着,每个整点基本上都发正念。由于有了学法、修心、正念的基础,所以劝退基本上是水到渠成。

在做劝退的过程中,我不想别的,一念就是救人,心念纯净,心态祥和。虽然话语不多,但因为发正念清理了一切阻碍世人明白真相的因素,用大法的法力开启了他尘封的本性,让他明白的那一面记起自己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劝退的人中有知识份子,也有党员干部,有在校大学生,当然也有市民、商贩,往往了了几句,告诉他有这么一件事,三退保平安,听的人本性的那一面就明白了,就达到了目地。

在和同修交流时,我看到有的同修讲真相就象老师给学生上课一样面面俱到,生怕拉下一点解释不清楚。师父讲“正念救度世中人”,其实做这件事情的是师父,我们只不过达到了这一层次的标准要求、遵从师父的安排去做了,背后实际上是大法的威力在起作用。而且如果不分对象一下子向世人讲了很多他闻所未闻、也从来没有涉及到的真实情况时,人的表面观念会震惊或恐惧,从而阻碍了他本性的一面。虽然没有“神唉神唉”的讲,但对他来说已经讲高了,所以这样就很难救了他。也就是说,其实并不是讲多少才能让他明白,而是重视发正念,清除或抑制了众生的观念或者外来干扰,让他本性的一面来听真相、做主宰。当然有些人也许因为观念比较多一些,特别有些自以为有知识有“主见”的人,可能破他的“壳”需要多做一些努力。但要注意两点:一是过程中不停的发正念;二是用正念占据主动,引领他的本性的一面,而不是被他变幻莫测的观念或狡辩所动,更不能随着他的思路辩论起来,那样很难起到好的效果。

以上这些体会是几年来点点滴滴的积累。曾经的坎坷风雨,回过头来一看什么也不是。相比师父无微不至的安排和慈悲的呵护,我感到自己应该做的还没有完完全全达到标准。

这篇文章我很早就想动笔写,但一直没有成文。原因是觉的自己做的离大法的要求还很远,而且还时常有常人的顾虑心冒出来。但最近我在跟周围的一些同修交流时,发现为数不少的同修出去讲真相开不了口,甚至一个月也退不了一、二个的。当我把自己讲真相的一些体会讲出来时,有的同修感到比较有启发性,回去后讲真相、劝退的效果就好了很多。所以,站在为法负责、为整体提高的基点上,我终于完成了此文。当前的认识中肯定会有局限甚至错误,也希望同修们能慈悲的提出宝贵的意见。愿我们每个大陆同修都能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时光,抓紧救度世人。让我们共同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