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走正在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每一点人心,都会阻碍我们提高,也会干扰我们去证实法。有很多时候该去突破,去这些执著的时候,又以正法还没到最后为借口,掩藏自己执著于私而不想提高的人心。其实只能是自己骗自己而已。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关过不去,不是难有多大,而是我们自己放纵自己,自己不想过关罢了。这是自己内心不重视法,不重视修炼的执著表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时,我刚刚得法几个月。那时一个人到外地工作,一直都处于个人修炼的状态。与同修失去联系,也没有其它渠道了解大法整体状况,也没有悟道要走出来证实法。直到二零零三年初,师父慈悲的安排同修给我寄来了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师父的全部讲法和《明慧周刊》,我才一下子明白,原来电视上说的“自焚”、“自杀”、“杀人”等事件都是中共恶党政府一手导演的骗局,目地是挑起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并以此制造借口镇压法轮功。当初我以为那些事情是法轮功学员中那些不学法、不精進、不按法的要求做的学员做的错事。原来是中共的阴谋诡计。堂堂一个大国的政府和大党竟然如此的流氓、邪恶!共产党夺得政权就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硬是要凌驾于法律和人性之上,毫无根据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并且害死了那么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我对大法和师父变得无比坚定,我感觉全身充满力量,无所畏惧,足以冲破一切邪恶,也有一种为维护大法而死不足惜的勇气。也就是在这时我才知道并真正走出来证实法的。

最早做的事是写信。我写了一封信分别寄给了几家报社、电视台和电台,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它们的报道冤枉法轮功。我还把自己的详细地址、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都如实地写在信上,告诉他们,欢迎他们来了解真相。也告诉他们我们师父说:法轮功是好的,是正的,不怕被别人了解。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我估计那些信他们已经收到了,我就用小灵通打电话给报社的一位编辑,问他我寄的信收到没有?我要反映法轮功的问题。他就告诉我要找六一零机构(我那时还不知道六一零办公室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我问了电话号码打过去,告诉六一零我要反映法轮功情况。他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是市的,他说要找当地的才能管。我又问了当地的六一零电话号码,向所在市的六一零机构说明情况,他又告诉我要打到省里的六一零才能管。结果就不了了之了。

那时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一心想要为法轮功伸冤,什么后果都不想,什么也不顾。思想很坚定,没有杂念。想做什么,不绕弯,直达目地。看起来好象很不注意安全,很不安全。但是我想那是那种很单纯、很纯净的心境,是达到了法的标准的,是修炼者一种很好的状态。你思想很纯净,没有人心,能量就很集中,正念就很强大,正念强邪恶就不敢伤害你,师父也会保护你的。就象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随着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这种特殊的修炼形式理解的深入,了解到的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法的事也越来越多,我开始尝试自己做真相资料。常人对法轮功的误解主要来自于造假新闻中的杀人、自杀、自焚等方面。要让他们明白法轮功真相,就要从这些做起。于是我从《明慧周刊》上摘录了一些认为有针对性的文章,打印出来。最初是没有包装的,就这样折起来。然后放到公用电话亭里,让那些打电话的人拿来看。后来觉的没有包装不好看,也不方便发放,就用信封装起来,晚上到住宅区或者是村子里去发放。我一般都是先确定地点,熟悉一下环境,做到心里有底,减少客观因素对自己的干扰。到晚上人少的时候出去。出去之前先发正念,铲除那个地方邪恶,多发几次正念后再去发。发的时候背正法口诀或者听师父的讲法。一次就做完一个地方。然后隔一段时间,再换另外一个地方。一般都挺顺利。没什么大的干扰。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心不稳。但我都用正念去抑制它,否定它。后来做的多了,也就不再害怕了。关键是不能有执著心,一有不对的念头冒出,马上就用正念否定它:不能这样想。保持纯净的心境,不要边发边胡思乱想。

后来听同修们说《风雨天地行》的VCD真相光碟讲真相讲的比较全面、清楚、明白、直观。我就开始做《风雨天地行》的光碟了。刚开始自己没有设备,光碟是同修提供给我的。计划好做多少,我们一人出一部份钱。他们负责做,我负责出去发。大家互相协调。

我的家乡有很多我的同修。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我在正法修炼中成长的同时,也见证了他们的成长。在我还没做《风雨天地行》之前,家乡的同修们走出来证实法的还不多。最初就几个人。我有时回去会跟他们一起交流,他们也觉的有这么多同修,应该做的更多、更好,应该鼓励更多同修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也都在积极准备着。

有一次我回家,我们又在一起交流。他们想要在晚上出去挂真相横幅。当时有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有不同意见。提出:是不是太急了?能不能再等一等?这样会不会不安全?等修好了再走出去等意见。我结合自己写信、发资料的经历,与大家交流,认为要去掉怕心,师父会保护我们的。后来我们有几个人统一了意见:修炼者没圆满之前就在修炼中,那就肯定会一直有人心在的。要等到修好了才能去证实法,就一直都走不出去了。那我们还算是大法弟子吗?用各种理由不肯出来的,都是在给自己的怕心找借口而已。关键是不要有怕心。我们要用行动来说服他们。结果我们做的都很顺利。师父不是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从那以后,家乡的同修陆续走出来了。有一次同修说要做一次规模大一点的,叫我也回去参加。我回去了。那天晚上,当我发完资料在约定的地点等同修时,我听到了音乐,不是常人的音乐。我的天耳通功能是没有开的,但是我真的是听到了,可能是我那时的心很虔诚,为了证实法,也为了用行动帮助家乡的同修们走出来。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很高兴。

后来走出来的同修就更多了。那时他们经常白天去边远乡镇的集市派发真相资料。我有时碰巧回去了就会跟他们一起去。有一次,我们几个人一起去集市发资料(那时已经在做《风雨天地行》了),发着,发着,忘记了害怕,忘记了紧张,感觉内心很慈悲。环境气氛也变的很好。很多人都主动来要资料,接了资料都很高兴。自己内心也很高兴,很慈祥。没有那种想赶快发完,赶紧走人的思想。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小男孩儿,他小跑过来要资料,不记的我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了,好象是说他不会看,叫他不要拿。他就跟我说:“我拿回去给爸爸看。”我听了很高兴,这么小,怎么这么懂事,这么乖,就给了他。当我们心态很纯净,正念很强的时候。众生都会很主动,也很亲切。感觉他们就象你的家人一样。

我体会到,发放真相资料顺不顺利取决于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即学法。师父说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法学的好,心态稳定,干扰就少,做起来很顺利;如果忽略学法,心态不稳,干扰就多(如有很多狗在叫,或者经常碰到人等等。)做起来就不顺利,甚至会被阻,对自己造成伤害。

有一段时间忽略了学法,就感觉整个环境都不对劲。常人的事情特别多,工作中遇到的麻烦也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象做也做不完一样。越是这样学法的时间就越少,即便学法也很少能做到静心学;而法学不好,工作出现的麻烦也越多,就这样形成恶性循环。很不精進,状态很不好。又觉的自己很久没有出去发资料了,于是决定要出去。尽管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但急于做事的心又使自己以“不要怕就行了”为由搪塞自己。其实法没学好,心态都不稳,又怎能真正达到放下一切执著的坦然。当时我还是出去了。

先把资料准备好,发了正念就出去了(当时发正念心也不静)。去的路上气氛也不对劲,我一边骑着自行车往目地地走,就看见那警察的巡逻摩托车特别多,隔四、五分钟就有一辆从我的身边走过。当时我也没有警觉。来到村子旁边,我没有直接進去,绕了一圈再回到村口。在那里发正念。在我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有许多小黑点无声无息的在我身体周围飞来飞去。那时正念不强,我还以为是蚊子(后来才想到是邪恶、烂鬼),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发完正念,我就進去村子里准备发资料了,刚转了一圈正犹豫着从哪里开始发好,就被后面進来巡逻的巡警发现了。他们两个人骑一辆摩托车拦住我。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来找朋友的。他们又问我在哪里住?我就随便说了附近的一个地方。他们又问我包里装的是什么?我说是书(其实是光碟)。他们说打开来看一下,没办法,我只能打开让他们看。其中一个人从我的包里取出一张光碟来看。那一刻,我开始紧张,因为以前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又很突然。我首先想: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放弃真相资料一个人跑掉?就在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脑海中闪过一念:念正法口诀。我知道遇到紧急情况念正法口诀是有法的威力的。我赶紧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真神奇,我刚一念完,那个人就把光碟还给了我,说了一句:“这么晚了,不要在这里玩了,快回去吧。”就走了。我也不敢再在那里,也走了。但是我又不甘心,我又到了另一个村子,谁知刚一進村口,就有一个治安一路在后面跟着我。我苦叹这回怎么这么不顺利,就放弃了。

感谢师父慈悲,帮助我闯了过来,没让邪恶伤害我。但是因为自己不精進,忽略学法,又有做事的心。真相没做成,还差点出了危险。不过,通过这件事也让我体悟到:关键时刻,就是在选择。就是要考验你关键时刻怎么选择,选择什么。你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大法,你就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大法,师父就会保护你,不让邪恶伤害你。也让我明白:“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现在我自己有了电脑,可以自己做光碟了。不过由于自己执著心太多,有时没有把自己的修炼和证实法放在第一位,所以经常要受干扰。总是一段时间精進一些,过一段时间又不那么精進了。状态反反复复,导致很多自己本来应该做的事一拖再拖,不能完成。象传《九评》与劝“三退”到现在还做的很少很少,效果也不好。情、色、欲也没有完全看淡,还有爱面子、求安逸的心。发资料做的多,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少,很少,发资料时见到人就会走开,还是不能完全去掉怕心,做到堂堂正正,坦然面对。

修炼是时刻都不能放松的,要学好法,洗净自己。一放松就会被常人这个大染缸所污染,消磨自己修炼的意志。让我们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走好走正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

以上是个人所见,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