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快快住手吧

一位母亲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几天来我的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几日前在明慧网上看到这样一条消息:沧州市开发区金岛派出所所长李光强,几年来积极配合恶党骚扰、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王铭铎的死与他有直接关系。李光强作恶殃及儿子。2007年8月,李光强13-14岁左右的儿子忽然跳楼身亡。我也是一名母亲,深知养育孩子的艰辛和父母爱子至深之情。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不忍再看到你和象你一样的人,再因为一点小利助纣为虐而为自己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所以给你写这封信。

李光强,你在痛苦之余是否也想到法轮功学员、原沧州建行职工王铭铎(王明铎)的家人的痛苦哪?王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2001年被非法抓捕,运河区法院刑庭庭长徐昭和以帮王办案为名,勒索王家人一万多元。王铎铭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恶警为了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打的他遍体鳞伤,并且每天超负荷服劳役。

2003年下半年王铭铎回到沧州后,银行工作失去了,爱人也下岗。他先后靠卖书、报,送液化气,种树等微薄收入维持生活。

2005年6月20日,王铭铎因讲真相被开发区金岛派出所绑架,劫持至第一看守所强制上背铐(两只手背后边用手铐铐住)、脚镣,恶警又指使犯人坐在他腿上压,使他腿部受伤。在15天的折磨后,在家人和朋友的强烈要求下,看守所被迫放人。同年11月25日刘坎华(已遭恶报)未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把王铭铎强行押到唐山开平劳教所。84天后王铭铎被迫害致死。

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他的妻子中年丧夫,孩子幼年丧父,他的家人又承受了多少痛苦?

李光强,你在痛苦之余是否还想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你们两个家庭灾难?究其根源是邪恶的江泽民与中共邪党互相利用发动的这场对真善忍的镇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你是一名肩负除恶扬善职务的警察,你妻子是治病救人的医生,如果没有这场镇压,你们的职业多么神圣、家庭是何等的和美。王铭铎家也是如此。正因为有了这场迫害,江与中共把你(你们)与大法学员对立起来。它们用无神论欺骗你(你们)追随它们做它们的帮凶;制造谎言,如“天安门自焚”、“杀人”、“敛财”、“反华”等等激发你们仇恨法轮功做它们的专政工具;恶党一直在用金钱利益支撑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什么工资、奖金、成绩、荣誉、职位、升迁,一切都跟迫害法轮功挂钩,派出所的公安干警每到年节的还有抓捕劳教的名额、完不成任务还要扣发工资奖金等等等等。在阴暗的监狱、劳教所中,达不到所谓“转化率”的警察要被扣发奖金工资、面临“下岗”威胁。古语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行善积德才会有高官厚禄、儿孙满堂。相反,那些为了利益而出卖良知、不择手段的坏人,不仅将马上耗尽自己的人生福份,最可怕的一切惩罚还在等着他哪。

由此看来邪党不但在迫害大法也在迫害你们——最可悲的人,这个邪党翻脸不认人,今天它们把法轮大法当作专政对象,也许明天它为了延续存活也会把你们当作专政对象。这在它发动的历次运动中屡见不鲜。

中国大陆年长的人都知道,邪党的历次运动都是妄加罪名,残害百姓。这场持续八年的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早已激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江氏在位时连同追随者二十多人一起被世界三十多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罪而起诉,其中多名高官被判有罪。江氏及其追随者必将与纳粹头子一样,被国际法庭判极刑。那么被操控的“六一零组织”,公、检、法等不改悔的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将是最可悲的。功名利禄转眼即逝,被利用过了自己的祸自己扛,善恶必报是天理,执法犯法罪加一等。教训太多了,“文革”一停,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中央文革小组”等同于现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组长江青(毛妻)被判刑入狱,后自杀死于狱中。还有当时公、检、法参与的干将造反派头子,有的被枪毙,有的被判刑,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害人真就是害自己。

历史上所有迫害正信的没有成功的。8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反而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法轮功,1992年至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80多个国家,收到世界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等对法轮大法和创始人的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已超过2876项(至2007年8月)。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自2000年起连续四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等,已翻译成30种语言出版发行。受到各民族人民的尊敬和珍爱。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在澳洲纽省的议会大厦,亚太人权基金会举办了二零零七年度人权奖的颁奖典礼。因电视插播传递真相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刘成军获丹心汗青奖。

而在这8年当中积极参与迫害的人今天又得到了什么?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其任期内,天津有七十三名大法弟子被他的手下迫害致死,数万人被残酷迫害;他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对待法轮功不怕流血!”该市各大军医院都涉嫌参与了活体摘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宋与此也有直接关系。宋会不会是被“灭口”呢?

零五年十一月,曾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的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毫无人性的恶警何雪健,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被割掉,他尝到了什么是恶报和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原河南登封公安局长任长霞因下令重判讲真相救人的大法弟子,在外出时遇车祸恶报身亡(同车四人,只有坐在最安全位置的任长霞丧命),痛失最珍贵的生命;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女恶警魏志耘,加入邪党后卖力迫害法轮功,被提为科长、年薪十多万元,并因此获奖励1万元。今年初,认识她的大法弟子对她讲真相救度她,魏志耘却口出狂言:不相信善恶报应,党给我现在的一切,我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20多天后魏即恶报身亡,尸体面目扭曲肿胀、膨大变形;今年六月初,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首之一黄菊也在恶报中痛苦身亡。

恶报不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写出来就是为了让还在作恶者看到“前车之覆”,不要再步他们的后尘。

随着《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揭示了中共在中国大陆执政几十年,运动不断,一批批的害好人,从“消灭地主、资本家”、“反右”、“文革”、“六四屠城”到“镇压法轮功”,害死无辜百姓八千万,现在是腐败透顶,坏事干绝。许多公安人员都在觉醒,以前曾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公安们,经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不断讲真相后,很多人清醒了,有的十分后悔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陆陆续续都在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很多公安本性善良,有人一直默默协助,帮忙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有一位六一零办公室的警察,明白法轮功真相后,也帮着传真相。有一次他一晚没睡,写了“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小字报,半夜到街道上一直贴到天亮,贴了二百张。

一位退党的公安表示,他大学毕业被分到这个单位,跟着领导去抓捕法轮功学员。后来听从父母的话不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申请退出那个单位。他一家三口都三退了,孩子也退少先队。他还表示以后会善待法轮功学员,并愿意传递退党消息,将功折罪。

有一位退了党的公安对于传单上宣传他是恶人很不安。海外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给他讲真相,他说他觉的法轮功没什么不好,是领导带他们去抓人,他没做过什么坏事,也想学大法。他对于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善良的百姓被迫害感到痛恨,他说:“国家贫富太悬殊,老百姓整天忙碌生活很苦,强征农民土地、强拆民房的事可多了,收你的地给很少补偿,不准上访,上访就抓。有的进京上访,被拘留十五天,省领导派人去北京强押回来,现在没有道理,老百姓都不敢上访了,没人管,只有他们(中共)说了算。一人当官鸡犬升天,没权没势的踩到脚底下,永远翻不了身。看不惯的事太多了,抢啊!偷啊!倒没人管,给当官的送钱就没事了。”

上天不断的在警示人,贵州省平塘县浪马寨,一块百余吨重的巨石从山顶坠下后裂为两半,奇怪的是在巨石裂面上清晰可见“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见下图)。天意不可违啊!不是不报,时机一到一切都报。如今天灾累累,人们大多都感到了生命的危机,古今中外的众多预言都在告诫人们大难即将来临!让我们都警醒、自救,退出恶党的所有组织(党、团、队)保命吧!写个声明只是抬手之功,对个人没有什么损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截至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九日已有超过二千五百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的退出共产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

在此规劝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快快住手吧!立即悬崖勒马,立功赎罪,立即终止迫害,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留条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