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自己在学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近几天回忆在“七·二零”时候关过的不好,写了保证并说出了和自己一起去北京的同修的名字。是因为在常人生活中养成的求名心,使自己惯于用“高尚”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执著,用冠冕堂皇的谎言来粉饰自己的私心,甚至断章取义的用大法来为保护自己出卖他人找借口(用“说真话”来掩盖自己的怕心)。一切好象不是有意的,一切思维运作好象是在埋藏的很深的一个空间里面完成,一切好象就是为了蒙蔽我的主意识,蒙蔽我清醒的一面。所以,不能堂堂正正,不能坚不可摧,不能金刚不破。那光鲜的表面文章下面,有害怕 ,有圆滑,有自私,有虚伪,有欺骗,有侥幸,有苟且,有虚荣……。这一切,都会在严酷的考验面前衍生成懦弱,恐惧,猜疑,妥协,甚至放弃自己的真念。

修炼是严肃的,一切不是内心深处的改变,都是假的。一切表面文章,都是自欺欺人的泡影。这些肮脏的观念,平时在学法中就有暴露。比如,当对某一段法理不是很明白,也不是很信服的时候,不是严肃的向内找,看这句法到底冲击到了自己哪个执著心或后天观念,找到它,去掉它,同化大法,从而从根本上改变自己。而是流于形式的读,当某一句法对自己有触动,或者有疑问的时候,往往一带而过,用一句“我不怀疑大法”就把这个问题掩盖住了,从而也掩盖住了自己的执著。表面上看自己很坚信大法,实际上内心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

找到学法不深的问题了,就解决它。几乎每次我背《论语》的时候,第三段第一句话都想不起来。昨天我又没想起来。要在过去我就又放过去了,不会深挖。这次我不会那么做了。我反复读这句话:“目前人类的科学再发达,也只是宇宙奥秘的局部。”心里想,这句话这么简短,怎么会总忘呢?而且我发现在反复读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总是不太平静。读着读着,我突然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我并不相信这句法!由于多年的学校教育,实证科学已经在我的头脑里面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对科学的崇拜和迷信已经使自己不自觉的在怀疑大法抵触大法!多可怕的观念啊,这当然不是我。我马上加强正念,分清这个后天观念不是自己,用师父讲的很多宇宙奥秘和真理来充实自己,打破对实证科学的迷信,并且无数次的反复背诵这句法,一直背到那个迷信科学的观念无影无踪为止。

大法是严肃的,修炼不是一个漂亮的幌子。任何不是内心的改变都是没有价值的。在常人生活中,我就爱给自己找理由,找一个“高尚”的理由掩盖自己的真实目地,真实情况,“死要面子活受罪。” 做什么事情有时不是真心考虑为了别人好,心里还是考虑自己的层次,自己的名声。以至于每当在学法中对大法不理解的地方,也怀疑是不是个假的理由,从而对法不坚信。其实是自己掩盖执著的执著在作祟,还是自私的求名心。为什么不能真实的活着,真实的修炼?为了名声而做什么是修炼吗?给自己找理由是修炼吗?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彻底放下人心,真修,实修,才能实现助师正法的洪愿。

今天写出来,彻底曝光这个隐藏很深的心,去掉它。也希望如果有跟我一样有这颗心的同修,引以为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