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勿迷世中执著事”

与孩子将要参加中考、高考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几年前就想写这篇文章了,直到最近,看到、听到了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才觉的这篇文章是必须得写了。

听说有一些以前非常精進的同修,现在因为孩子要参加中考、高考,特意去很远的地方租房子,认为这样能远离警察等的骚扰,同时也不与平时联系的同修联系,想专心陪孩子度过人生最重要的时刻。

在此,我想引用师尊《美国首都讲法》:“其实无论你这个人怎么聪明、怎么狡猾,结局是一样的。说这个人很笨,你觉的他很笨、他很单纯,那个人很狡猾,无论你在人生路上怎么走,结局是一样的,决不会因为人的狡猾发生什么变化,也决不会因为他单纯有什么变化。”

此外,师尊在《转法轮》第二讲“宿命通功能”中说:“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们知道:无论父母花多大精力陪在孩子身上,孩子能不能考上、能考上哪个学校,甚至孩子的人生都是注定的。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撇下三件事不做或少做,把大好的修炼时光全部陪在孩子身上,是不是应该好好向内找一找了呢?是不是对师尊的讲法在根本上还不坚信呢?那么以前表现出来的精進现在哪里去了呢?是不是说明我们没有更大限度的放弃自我、放弃私呢?

还有的同修孩子也是修炼人,可是同修却一味的让孩子抓学习,却不太提倡学法,甚至反对多占用时间学法和做三件事。有的同修孩子本身很精進,不但学法还用心做讲真相的事,可是孩子考试成绩一掉下来,父母就出面阻拦,说都是花在法上的时间太多,耽误了学习,而不是提醒孩子更好的提高心性,提高学习效率,更好的救人。同修啊,我们求的是什么呢?是求在常人中的功名与得失吗?仅是一次考试而已,如果你太在意,这是不是利用孩子的成绩在去你的心呢?不但不知向内找还叫孩子减少学法?根本上你还是个大法弟子吗?

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是高于对常人的要求的,因为师尊讲给修炼人的法理已经很明了,修炼人明知自己有重大责任和使命,却为一己之私弃之不顾,其实已经是很强烈的执著了,如果真的荒废了修炼时间,那就是做了大错事了,那么就会给孩子也带来负面的影响。

下面我想举几个周围的例子:

同修甲,孩子学习非常好,不修炼,成绩能進全国四大名牌大学。可是甲同修对孩子的情非常重,自从孩子上高三,就开始专做孩子的后勤,天天忙忙活活上市场买菜、给孩子做三顿饭,保证营养。其他同修去找该同修切磋时,甲也表现的非常忙,同修们渐渐的去的也少了。直到高考结束后,有同修被绑架,其他同修找甲帮着发正念时,甲还不知道同修找她为何事,就说孩子要报志愿,有太多的事情,非常忙,叫同修不要找她。后来,甲的孩子進了四大名牌之一,可是发挥的并不理想,考上的专业也并不十分理想。自从孩子上高三后,直到现在将近两年了,甲的修炼似乎没有新的突破。

同修乙,丈夫被迫害致死,孩子今年考大学,是小弟子,也是重点高中的学生。乙同修的孩子也号称学习非常的忙,晚上很晚才睡觉,所以基本不太学法和做三件事。该孩子学习也非常优秀,应该是六百分以上的水平,可是高考发挥失常,打五百八十多分,听说好象报志愿环节也有失误,上了我省的一个师范大学。我和乙同修不太熟,其实我一直想和她说:要紧的是带孩子学好法,自己也要勇猛精進,才对的起因为坚修大法被迫害失去生命的丈夫。迫害持续八年了,有那么多的同修失去了亲人,他们都依然坚信着法。不要再消沉了,像小法度的妈妈那样做不是挺好吗?

我还想讲一讲我自己修大法得来的福份:我上学时也是重点高中学生,但是学习不太好,很努力的拼命学也不见什么成效。高二的时候我得了法,越学越觉的法理博大精深,于是把大法摆在人生第一重要位置,第二重要就是学习了。可是我的学习还是那样,中下等吧,可能是我对学习太执著了。

我们年级当时有七个人在一起学法,每周都有几次要约在一起讨论、学法。亮亮最早退出我们,不参加我们的学法和讨论了,他说要好好学习,等考上大学以后再修炼,他其实学习挺优秀的。到了高三,冬天也越来越冷,最后学法小组就剩下我和小凡一男一女两个同修。我们两个就一起商量学哪本书,然后把它学完,然后再约下一本学什么。我们有一次还在冰天雪地里炼功,正炼着就下起了大雪,好象还没有音乐,我的手脚都冻疼了,可是看着他还在坚持我也就坚持着。后来天气太冷了,我们俩都要冻坏了,因为我们都是在外面学,于是我们就各自修炼了。

那时候我一天看两讲《转法轮》,有的时候还学其他的讲法。高三学习非常紧张,早晨六点四十开始上自习,晚上九点五十下自习。我就是利用午休时间不睡觉学法,晚上吃完饭有一点休息时间学法。十点多回家后还要学习,学到十一、二点,然后也喜欢学点法。有时候学习学到半夜两点,我还要炼功到三点。我还有两次学习通宵的,虽然对学习非常执著,但学法还是放在第一位的。并且我尽量去掉自己对成绩的执著,每次成绩单下来,考得基本都很差,但是我看一会成绩单,马上高高兴兴的以最佳状态投入新一轮的学习。还有模拟高考的时候我也不紧张,其他的同学包括第一的同学都感到紧张。最后两次模拟高考我考的也都不好,最强的两科也都分别接连失误,父母也很着急,暗地里托关系走后门,最后我爸得意的告诉我说他能保送我上黑龙江大学。

我当时的成绩根本考不上黑大,我本打算考一年试试,不行就重读,如果能保送的话我马上就解放了,再也不用过暗无天日的压抑沉闷的苦学的日子了。可我不想不劳而获,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想再过一段就要高考了,我要不参加考试不白学了吗,于是我对我爸说:我不去,要去你去。我爸非常不理解,但和我们班主任商量了之后,还是同意了我。

记得考试那天,我坐在高考专用大巴车上,心情非常放松,叽叽喳喳说说笑笑,有个同学提醒我:妹妹啊,这可不是去郊游啊,我们是要去参加高考。科科考完后,我感觉都非常好,父母问我怎么样,我就说“正常偏超常发挥”。我妈就依我的原话告诉给每一个来电话关心的亲友。考完后,我估了非常非常高的分。我们校长说:“没有超常发挥,如果能发挥出你平时水平的百分之八十就是正常发挥了;估的分数与几次模拟高考的平均分数上下不能超过三十分。”等成绩一出来,我还是低估了一点。我模拟高考最高那次是四百九十多分(还不是最后两次),模拟高考平均分是四百六十多分,我高考得五百四十多分。我的数学和历史平时比较差,好象都没打过九十分,可是高考数学得了一百零一分,历史得了一百一十分。语文和英文平时比较好,可是高考时也得了平时都没得过的高分。

也就是说,我比模拟高考超常发挥了八十分,比模拟高考的最高分还多打了近五十分。后来我的志愿报的也非常好,考上了一所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大学。这对于我个人是个天大的奇迹,对于我们家是个天大的喜事。当时和我坚持集体学法到最后的小凡,他也和我一样超常发挥了,考上了南开大学,他说和我超常发挥的程度差不多,也是超常八十多分。

而最早退出集体学法的亮亮,虽然平时成绩很好,但是高考却考砸了,成绩很不理想,去的学校也很不理想。更加可惜的是,我们刚考完大学才十几天,邪恶就开始了疯狂的迫害,由于个人修炼阶段就没有坚修大法,亮亮对正法修炼越来越不理解,认为是参与政治,他很多年来已经不修了。他走近了大法,却没有走進来。对于他生命的永远来说,损失是惨重的。而那些因为孩子要考学而想暂时放松修炼的同修,是不是应该挖一挖根子上的问题呢?

高三的时候,我只是想坚修这个法,想象自己八十岁的时候还在修炼,哪知道原来那两年竟然是邪恶迫害前为我现在能坚修大法打基础的最珍贵的两年?!如果早知道,我当时一定会好好劝劝亮亮。同修啊,你觉的现在眼前的利益很重要,可你知道你还有多少修炼的时间吗?

后来,我又生出了利用大法的肮脏的心。我看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好处,考试能超常发挥,就在考研的时候什么好学校都敢报,一心盼着能再创奇迹,证实自己,可同时却没认真学好法,救度众生的大事更是没真正放在心上,于是考了好几年,什么都没考上。我现在还很痛惜那几年的光阴。

同修们,好好想想吧,正法修炼的机缘稍纵即逝,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造成永远的深深痛悔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