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水县闫文成一家长期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六日】山东省沂水县武家洼村的闫文成一家,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真可以说是家无宁日。因为闫文成修炼法轮大法,江××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后,该流氓集团在当地的打手和走卒们就不断的利用洗脑班、罚款、抄家、绑架、非法劳教等种种手段对他家进行邪恶的迫害,连绵不断。

1999年7月20日,武家洼村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都被软禁在村部15天,天天逼着看污蔑大法及李洪志师父的报纸、电视。逼说不炼了、不学了。再以交“保证金”为借口,每人罚款600元。为了防止去北京上访,还规定他们每天到大队部报到,有事外出请假,不批准哪也不能去,限制人身自由。尤其是在“4.25”或“7.20”等日子,李红伟、王建军等恶党恶人不是打电话就是蹲坑监视,有时还上门骚扰。

2001年8月上旬,沂水镇综治办主任李红伟,武家洼办事处几个恶人,连哄带骗的又一次把闫文成骗至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零六天,并且再一次罚款2500元。刚回家没几天又被骗至松峰管理区非法审讯一天一夜,后确实没有找到迫害理由,只好于第二天放回家。

2005年9月4日,武家洼办事处牛永,武家洼民兵连长王洪亮等人上门骚扰,被闫文成制止。牛永等人恼羞成怒,遂恶人先告状,叫来了沂水县政法委书记孙建勤,公安局长陈希龙,国保大队李建平、张其国,派出所长王雷等近三十人,大、小车七、八辆,拥入闫文成家中非法抄家,在什么证据也没有查到的情况下,还不死心,就又去了闫的另一所住宅,土匪般用铁棍撬开门,抢走了闫文成自家的电脑一台、放像机一部、及三万多元现金。闫文成被迫流离失所,小儿子被迫退学。恶徒没有抓到闫文成,陈希龙指使恶警把闫的两个女儿,两个侄子抓走,妄图逼闫文成就范,并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闫的大女儿因正在哺育期,取保候审,小侄子取保候审,大侄子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未满18岁的二女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4天。在这34天里,恶警用诱骗、威胁、恐吓连续30多个小时、不让睡觉等恶劣手段逼迫她说出其父闫文成的下落。二女儿确实不知道闫文成的下落,如何能说得出?陈希龙竟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闫文成的二女儿劳教一年。

2007年5月2日早上6点左右,武家洼办事处王建军带着北郊派出所张华、国保李玉友等十几个恶人,蹲坑守候在闫文成门前,把流离失所刚回家的闫文成绑架,抢走了闫文成家的两台电脑、打印机、MP3、六百元现金等,并殴打二女儿,抢走手机。恶警为了找钱,就连枕头、被子都抖了个遍。还恬不知耻的说:“这家人是被我们抄穷了,找不到钱了。”

5月3日,闫文成遭到李玉友等恶警非法审问、毒打,后送到医院抢救。恶徒们要非法将他送去劳教。

第一次送闫文成劳教时,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陈希龙又托关系、走门子,把闫文成超期关押37天后再送去劳教。

闫文成的儿子和两个女儿去国保大队询问她父亲的情况并想要回3万多元现金及属于闫文成儿子的电脑时,大队长宋伟、李玉友还有两个恶警像是疯了似的,对三个孩子大喊大叫,连打带骂,将二女儿曾经受过伤的锁骨再次打伤,李玉友还狂叫:“这三万块钱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再把我惹急了,我给你没收了!”

以上只是闫文成一家几年来所遭受迫害的一部份,细说起来还有很多。

在这么严重的迫害下,闫文成为什么还要坚持毫不动摇的修炼法轮大法?

闫文成之所以坚修法轮大法,是因为在这之前他的身体不好,患有神经性头痛、肩周炎、腰腿疼、脾气暴躁。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不但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脾气也变好了,对人热情,扶弱济贫,修桥补路,完全变了个新人。街坊邻居都说:“法轮大法真神奇,能改变人。”从此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都非常感激李洪志老师。因为信仰“真、善、忍”他们才有了做人的准则,有了幸福的家庭。他们全家热爱生活,热爱国家,本份做人,守法经营,虽再三遭受不公对待与折磨,仍真心向善,无怨无恨。

如果一个人真做错了什么,怎么处置都行,但是就闫文成及一家人的人品和行为而言,已经得到了村民邻里的认可和尊重,他们只是想过一个平静的生活,追求道德的提高,这对谁都有利啊!陈希龙等邪党的恶徒们为什么一再与好人作对呢?善良的人们啊!请您想一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