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救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看了师父近期发表的《美国首都讲法》和《明慧周刊》中关于立即终止迫害文章后,对自己的触动很大,只有紧跟正法進程,基点就是为救众生,众生只有被救度的份,我们心系众生才能真正达到立即终止迫害。

几天前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过程中,展现出大法的威力。我们出发前八点钟匆忙发正念,其中一个同修说一段话,那个地方人如何邪恶,此村的一名同修就是被村长告发绑架的。听了这话,当时自己只是觉的这个同修说的不在法上,但没有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不好的因素。我们一行四人,两台摩托车進屯,左边一台摩托,右边一台摩托,边往前开车边发资料(这种方法经过证实不可取,不应该骑摩托发,资料容易造成浪费)。

我刚发出两份资料就被一村民拦截住,这个人一手拽着摩托车,一手指着刚发的资料问:你往我家扔的是什么?为什么往我家放?你把它捡起来。我说:我们发的是救你们的真相资料,走,我去捡。我便拉过此村民,打算放过另一个同修,我们有机会好把村民定住一起走脱,这个村民当时非常凶,返回手拽着我的胳膊不放,这时骑摩托的同修得以走脱。当时自己脑子马上反映出,为什么单单我被抓,是我哪里没做正?但马上意识到不对,已经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马上纠正,开始发正念,我有漏也不配旧势力考验,立即解体邪恶,这时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相。这个村民说我根本不信,他用手机把屋里的人叫出来好几个,其中一个女村民坚持说国家不让,往她这里发资料是害她来了,要拨打110,并说我拿着那么多资料最少判十五年。那个村民拽着我不放,提出要五万块钱。

我就跟他讲我在看守所及万家劳教所被迫害近五年,就是因为做好人,坚持信仰,曾经坐过铁椅子,上过大挂,现在还冒着生命危险发真相资料,真的是来救你们的。我伸出胳膊让他们看被迫害时留下的伤痕,他们都不语了。这时一个男村民说:抓她干啥,把她放了吧。拽我的村民说:不行,我就管她要钱,不拿钱不能放。那个高个子男村民说:要什么钱,那钱好花吗?抓着我的那个村民说:没有你的事,不用你管。这时村民陆续都回到了屋里。我便拉着拽我的村民讲真相,此村民说:别跟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全家都是党员,我只要钱,没钱你就别想走,现在就把你送進去。我说:我身上没钱,你要那么多,我到哪里弄。此村民说:那你打电话把骑摩托车的那个人叫回来。我说我没有手机怎么叫,这时此村民就是要打电话把我送進去,其间真的来了一辆小面包车,他冲那个车晃了几下子手,车调头往回开。此村民说:你们一起来的,一个也跑不了,一会那个车就回来。

这时我心里也很着急,也想走脱,心生一念定住他,可是定了三次,回头想看一看定没定住,一边往前跑。这个人反过身来,一把抓住我使劲一拽,把我拽倒,说你跑什么,再跑我要打你了。这时我脑海中马上想到:不对,我是来救他们的,我是最正的,为什么被他制约,我一定要救他,想到要给他钱也是在害他,没有真正救他,这时我正念强大起来,脑中想起师父的《美国首都讲法》,又想到同修切磋过的内容:立即终止迫害,基点就是救度众生。邪恶不配考验,也不能迫害。这时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黑手烂鬼,并一把抓住这个人的衣领,严厉的说:不行,我不能给你钱,这是让你干坏事,我就要救你,你也是好生命,我必须救你。如果你是我哥哥,我是你妹妹你也送我吗?走,你必须把我送回去,不允许你干坏事。

此时,这个村民马上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跟着我就往村外送,我开始跟他讲真相,讲共产邪党建政以来所做的一切坏事,和平时期历次运动共杀死八千万同胞。文革结束后,那些当初只知“执行命令”的人,还不是该坐牢的坐牢,该还命的还命。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等。接着我劝其三退,他说不能退,我说不行,我比你大,你就是我弟弟,你必须听我的,我用“弟弟”的化名把你的党员退了,你还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有个美好的未来。听了我的话他点头同意了,并关心起我来,问我饿不饿,几次要带我去吃饭,怕我自己往回走拿那些资料再被抓住不放心,并用他的电话给我联系上了车。在等车过程中告诉我前边有个大沟,文化大革命以后,在这个地方一次枪毙九个人,其中还有个女的,有的跳楼、有的死的很惨,最后害人的干坏事的都遭报了。我知道,这是我讲真相使这个生命真正得救了。

他问我是哪的人,叫什么名字,我如实的告诉了他我的所在地,我的名字叫“大法弟子”,他大声重复两遍“大法弟子”,那声音真的冲破黑暗的旷野回荡着。此时,我为他的生命真正得救而高兴,我问他,我要把这些资料发出去,你能不能保护我,他说能。我说你做了件大好事,大法会福报你的。过几天我能来看你,你想见我吗?他说:行。我打算过几天以此为契机给他们家人讲真相、劝三退,让更多的生命真正得救。

整个过程基点是为了救众生,才解体了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使其生命真正得救。当我静下心来,深挖自己,是自己的空间场不够纯净,还没有完全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还有对“名、利、情”根本的执著没去,才出了这个麻烦,被邪恶钻了空子。特别是我做了一些讲真相的事情,本地区有些同修就把我当成榜样,自己也感觉和别人不一样,有高高在上的心,别人夸一句,你真行,正念强,那嘴上没乐心里在高兴。其实捧的人和被捧的人都已经是“一只脚已经踏空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写到此自己真的觉的很惭愧,愧对师父的苦度,根本不被迫害,平稳的走好走正自己证实法的路,那才是最好的。被迫害到本身就是耻辱,那不是师父要的,虽然正念闯过来了,那也是经历了一次次负面教训,在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中走过了八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