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搞政治”的自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师父讲过党文化对中国人毒害很深,我一直自认为年龄不大,受党文化和政治思想的影响较小,“六四”时我还是个小学生,对政治运动没有直接的感触。可是最近才深刻体会到自己头脑中还留存着难以自知的政治意识和思维。

由于受家庭影响,从小就开始看央视的“新闻联播”节目,对国际局势总是了然于胸,虽然很少去向别人卖弄,但心里常常得意自己的知识和眼光,结果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的将这些思维贯穿到行为当中,说话、办事有时带着很浓的官僚习气,与我的实际年龄都不相符合。另外,由于感受到政治系统中权势的力量和举足轻重的作用,我心里还打着为推动社会進步等冠冕堂皇的旗号崇拜权力,认为这样的人才能做更大的事,有更大的贡献,甚至还喜欢上了那种从容不迫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掌控局面的能力。

看了《解体党文化》之后知道了自己是中毒很深,可认识还只停留在能表现出来的言谈举止上,在思想中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已经形成的思维逻辑与习惯。比如,上网看新闻时对各国局势都很关心,国际关系和贸易都是我经常思考和储备的内容,这些与我学习的专业有关,心里认为多看看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这些内容却在不知不觉中加强了党文化中判断形势的习惯。在能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之后,动态网左侧的关于中国大陆局势变动的消息就象一堵墙一样阻碍着我看明慧网。有关政治局势的消息看够了,才想起来打开明慧网的网页,看时的感觉也不象读政治新闻那样好奇、热衷。这时,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头脑中积累的政治思想对这些新闻感兴趣,从而阻碍人的这一面了解正法与修炼的信息。这种判断形势的思维直接的结果就是在潜意识中对共产邪党的改良抱有希望,对“胡温新政”抱有希望。

政治思想在反迫害中的表现更加明显,在开口讲真相时,首先在脑子中跳出来阻挡的就是“以现在的政治形势他能听真相吗?敢听真相吗?”这带有怕心的一念先把自己障碍住了。能开口讲真相的时候听到的反馈多是“你们不要搞政治”,我总是争辩我们如何如何不搞政治,不要求权力等等,可在谈论到政治问题时,了如指掌、津津乐道,比对方的政治意识还强烈,试想常人怎么会认为我们不是在搞政治呢?

看到邪恶在本地开会研究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时,首先打出的念头不是正念对待,而是分析本地的迫害形势是否更加严峻;看到很多同修被抓的消息,有时会冒出自己侥幸过关的念头,认为抓捕名额已满,没轮到自己等等卑怯的想法,这些想法无形之中就在承认着迫害,认为自己和其他同修都有可能被抓,而且认为抓起来后就会被迫害,没有“到哪都在证实法和讲真相”的正念。

现在体会自己的政治思维就好象一张网罩在自己的头上,关于国际局势和中国政治形势的内容就是网上的一个个结点,它们相互连接,形成了一道屏障,当我的念头产生时,很多都被这个屏障以“不符合当前形势”的借口挡住,有一部份正念很强烈能突破这道屏障,但在突破之后也带上了它的信息和因素,而表现的象在参与政治。这也是我难以开口讲真相的主要原因所在。

师父讲:“我们是修炼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出世间的、不求也不贪图世间各种名与利的。”(《不是搞政治》)“修炼人对人的权力没有诉求,相反,修炼人是放弃人对权力执着的欲望的。”(《再论政治》)我现在的理解是师父让我们去掉这层政治意识而纯净的善用常人形式证实法、制止迫害与救度众生。

所以,我现在尽量避免看过多的国际新闻,不往头脑里装增强政治意识的东西;修口,不去乐此不疲的谈论政治形势,在别人谈论时,也不参与和显示自己;在讲真相时不带有怨气的针对共产邪党進行批判,而是心平气和的说出事实;修意,及时捕捉到自己对政治形势关心的念头并解体它;在与人交往时,不套上对方的政治背景,而是简单的与一个“人”交往;平时不在脑子里分析和判断周围人的关系,不患得患失的想弄清哪些人对自己好,那些人对自己有利等等。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对于我们修掉党文化思维时讲:“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因此,尽快撕掉那层政治思维在头脑中形成的网,用正念对待世人,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以上是我对于自身政治思想的认识,不足的地方希望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