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拘留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二零零一年初,我因做真相资料揭露邪恶迫害,被市“六一零”恶徒绑架到拘留所。后来我悟到这是自己放松了学法炼功,显示心很重,并执著于在大法弟子中的“名”而被旧势力黑手、烂鬼钻了有漏的空子而造成的。

我被非法关押数月后,一位以假“转化”方式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和我家人到拘留所看我,她告诉我说:不“转化”、不写“保证书”它们是绝对不会放大法弟子出来的,还要劳教的,出去后再写个严正声明吧。

当时我心里又吃惊、又难过、又气愤,怎么可以对师父的慈悲这么儿戏呢!怎么可以这么不严肃呢!我说:“师父的法都讲明了,不能那么做,这不是明知故犯吗!我决不那么做,我就按师父的法去做。”我又说:“如果邪恶敢劳教我,我绝不会任其摆布,我将以生命抗争(指绝食)。”回过头来看,这一念不正,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一个多月后,我被非法决定两年劳教。这时我已从后来被绑架進来的同修那里知道了发正念(师父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除恶)和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当恶警们强行将我劫持到劳教所体检时,我心中对师父尊说:师父啊!我是大法弟子,从我得法的那一刻起,我的脑子里就只装大法,别的什么都不要(因听被非法劳教过的同修讲过,恶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看、听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邪恶录像),我绝不能進这个邪恶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相、发传单。

接着我对着正在给我测血压的狱医发正念:“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只见那个狱医从椅子上象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快带走、快带走。我们不收,血压一个劲的往上窜。”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演化的假相在救我出劳教所。泪水夺眶而出,我亲身见证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和正法口诀的威力。

但“六一零”邪恶之徒说我“骨子里都是法轮功,决不能放”。恶警又把我关回拘留所继续迫害。在拘留所,我从同修那里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什么是功能》,我如饥似渴的一遍遍看着。

我决定一边发正念,一边以绝食的方式抗议邪恶之徒无止境的非法关押。当然不在绝食的本身,发正念才是关键。当时我想:今天星期四开始绝食,明天才绝食一天,恶警们不会放我,星期六、星期日是双休日,也不会放,绝食到第五天星期一时,肯定会放我。

我在绝食抗议期间照常炼功、发正念。到星期一时,我炼不动动功了。可恶警还没有要放我的意思。晚上五点半点后,我躺着集中念力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拘留所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必须出去讲真相、救人。我现在命令邪恶必须马上无条件的释放我,否则,大法不容!”此念一出,我的身体立刻感到从内向外无限的急剧扩大、膨胀。我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当时那种玄妙的感觉。半小时左右,我被家人接回家。

回家后,我将同修送来的师父二零零一年全部讲法仔细看了几遍。我悟到,大法弟子就是要学好法,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大法的威力就会通过我们的身体在世间展现。邪恶逃都来不及,还敢迫害吗!反之,任何不符合大法的思想,就是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会以各种借口迫害你,甚至毁了你。

因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