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讲真相之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一天,接到家乡来的电话,一位世交得了晚期胃癌并已转移到肝肺,手术已无可能,只能化疗,病人想放弃,但家人坚持治疗。病人心地非常善良,做了很多好事,对我也曾象自己的子女一样照顾,但他曾经是中央某高层领导的警卫,属于恶党“根正苗红”的那一类。我听到这个消息,很着急,决定要回一次故乡,不光为他,也为很多与我有缘的亲友。

离开家乡二十几年,家人都不在家乡,所以近来很少回去,每次家乡有亲戚到我所在的城市旅游,我不会错过讲真相的时机,但毕竟只有少数人来过,还有很多有缘人,这次我决定专程回老家。

刚决定了,魔难就纷纷而至。首先是内在的干扰,严重腹泻和发高烧,然后是尿血。还有来自外界的干扰,警察找上门,而且比以往更邪恶;生活在另一城市、已明白真相的父亲听说我要回去,马上猜到我的目地,几次打电话叮嘱我不要讲,他是那个年代过来的,被吓怕了。

尿血,而且人很虚弱,我差一点就被迷惑了,有时感到离死亡很近,这时人心浮动起来了,看不清原因是什么,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地方有漏,平时工作忙,三件事都不精進,为此我还特意向功友求助和交流,功友的鼓励坚定了我的信心,“朝闻道,夕可死”,怕什么,但我不能这样离开,不能给大法抹黑,而且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还要完成自己史前的大愿。于是我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无论我有什么漏,也不许旧势力钻空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如何,我的决心已定,不管身体如何,故乡之行依旧。

为了尽快帮助病人,回故乡之前,我给病人的姐姐打电话,尽快帮病人三退,并告知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好象还不了解此事,而电话里不能细讲,于是我让她能否与她的老同学(大法弟子)联系,了解细节。没过两天,她电话告诉我,她见了她的同学,并帮她家人和部份亲戚退了,我为这些生命的得救感到衷心的欣慰。

回到老家的第一站就是病人所在的城市,我见到了病人及其他的亲人们,虽然他们已退了,但还是有很多不理解之处,他们人很善良,一讲都能接受,效果非常好。我留下了一些真相资料。我告诉病人在治疗时一定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人答应了。我两周后离开时,病人检查结果出来了,肿瘤转移灶已消失,治疗效果很好。我知道这是得了福报。

以后的两周时间里,我拜访了多家亲友,基本上都讲了,有些即使以前帮他们退了,但通过这次讲清真相,让他们明白了更多。还有很多以前没退的,听到之人全部同意退,就连一个顽固的中学生,开始无论如何不同意,几天下来,临分手时问:“我用什么名字退?”有一个人有严重的腿疾,在听到真相的两天后,激动的告诉我她一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次理疗效果出奇的好,从来没这样好过;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小朋友听到我们大人的聊天,第二天突然肚子疼,她外婆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答说:“我念着呢”,去医院吊盐水,很快就没事了。这样的例子还有一些。个别的人还跟我学起了炼功。

还有一件奇事,我去一老年亲戚家,他家子女四人,由于有矛盾,平时很少走动,巧合的是我到的那天恰好他们全到齐,他们都觉的奇怪,说有缘份,一讲全接受,痛快的帮各自家人全退了。我很感慨,这么多有缘人等着我们去救,只要我们去做,师父会安排好一切的。

有一件小事要提醒同修,一个亲戚家门口收到真相光盘,包括二零零七年全球华人新年联欢晚会和多种真相信息、上网软件等,设计很周详,但遗憾的是由于疏忽,一套分为上、下两张的光盘全放成了下,缺了上部份,使效果不够理想,希望大家以后更加仔细的做真相。

在我快离开的前几天,我小便出血现象奇迹般停止了,这成了我后面讲真相的另一证据了,知道的人都觉的神奇。这次与我相处最久,也是听的最多的一位大学生说:“我觉的你这次救了很多人,你自己也提高了层次。”她此次是第一次听到真相,悟性很高。我点头。

是的,这段时间我几乎全部的精力投入做三件事,而平时由于工作和家庭的拖累很不精進。我们自己做的很好很正的时候,邪恶奈何不了我们。

这次故乡之行共退了近四十人,并進一步让退过的人明白了真相,相信他们还会告诉更多的亲朋好友。这次旅行也留下一点小的遗憾,在两个城市有亲友认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本来想让我们见一面,可由于时间和机会的原因都未实现,由于我经济条件很好,所以给他们留下一点做真相的钱请人转交,甚至明白真相的常人也拿出钱来做真相。

这次故乡行,还有几个感触:

(一)通过全世界大法弟子讲真相,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点真相,有的是通过亲戚朋友,有的家里收到真相光盘,有的接到海外打来的电话,但我接触的人没有一个是自己主动通过真相资料里提供的方法三退的,可能觉的麻烦和将信将疑,还有害怕和不信任的因素。都是通过大法弟子直接讲真相后大法弟子帮助退的,这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绝大部份人必须通过我们当面讲并帮助他们退。目前,由于全世界大法弟子长期讲清真相和发正念的结果,直接告诉对方退的时候一般很容易了,所以我们应该更多的面对面讲清真相。

(二)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尤其是有官职的)受毒害很深,加上又是既得利益者,本能的排斥真相,我碰到这样的亲戚,即使默认退了,但禁止我同其他人讲,尤其是不让告诉小孩,还告诉我一件事:几天前由于经济的原因农民围攻乡政府,内部说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还发传单,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没有任何政治诉求,这要么是造谣,要么是个人行为,她无语,但仍然不让我告诉她孩子。

(三)孩子广泛被蒙蔽,国内所有学校都给孩子灌输了谎言,而孩子没有辨别能力,很相信老师说的话,家长即使知道了真相,也不愿意告诉孩子,怕小孩在外边乱讲,所以我接触的孩子都不了解真相,但小孩毕竟很纯,只要耐心一讲,一般很容易明白,只是机会太少,孩子和年轻人是我们应该多关注的群体。

(四)我们大法弟子个人的行为对世人有很大的影响,家乡很多人知道我以前是个病秧子,吃药不断,我身体的转变对他们有很大的说服力,而且我现在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为人也善良,所以我再讲什么他们很相信我,知道我不会讲假话,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们我回来的目地就是这个,真心为你们好,他们都很感动,愿意接受。有一次,我在讲真相时,对方突然说:”我发现你很危险,万一有人告发就完了,当然我不会那样做。”我回答:“一般人都有善良的一面,明白过来后都不会那样做,而且我也很谨慎,能防止那样的事情发生。”她听后无语,相信她受到震动。我也听到过一些有损大法的例子,有些是造谣和误解,有些则是由于大法弟子在处理问题时不理智,给人造成了误会。所以,我们一定要更加理智的讲真相和证实法。

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