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当我被问到可否写心得交流的体会时,我悟到这是给我一次跟上正法進程的机会,作为一名老年学员,不能老跟在其他人后面拖,其实都是点滴小事,但大法弟子的点滴汇集起来便是威力无比的整体,在另外空间就可以震慑消灭无数邪恶烂鬼,所以我把自己来美后的经历和体悟与大家切磋一下。

一、参与新年晚会推票过程中的体悟

记的二零零五年刚刚从国内来美,就赶上看纽约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真是大开眼界,感觉象做梦似的,仿佛看到了天堂,但对其深深的内涵却模糊不清。

就这样一晃到了二零零六年芝加哥也开始办晚会,美中地区的很多学员拖儿带女的都来帮助,本地学员也全力以赴,可是票卖的并不理想,功友们见面就谈卖票,我住在学员家里从早到晚拼命的发资料,孩子们周末见到我问:“妈妈,您怎么看上去这么憔悴?”我说没事,心里就着急这票怎么办,其实已经是执著,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就在离上演还有几天的时间里,我突然遭遇了一场大车祸,过马路时被汽车撞的猛烈的头朝地,人昏死过去,是警察把我送到医院的,结果儿子二十四小时守在不省人事的我身边,还有很多学员在百忙中跑到医院为我近距离发正念,甚至抽空在医院照顾我。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又一次救命之恩,感谢众多同修无私的付出,一个星期后,我脑内的血块开始缩小,人醒过来了。但是头脑中一片空白,一动就昏,谁都不认识,也不记的自己在哪里,不记的年月,我曾经日夜惦记的新年晚会全不知道是什么了,管看护我的同修叫“随从”等等。但据曾看护我的同修讲,在这种根本不认识人的情况下,我认识《转法轮》里师父的照片,我还会背《论语》。

后来我悟到,大法是我生命的根源,师父一次次看护和点化着我。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为什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遭遇这场大车祸,是什么执著让邪恶钻空子?怎么也想不明白,知道自己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师父一再教导我们要多学法,回想过去的几年,我也做到了,从九六年得法开始,可以说是小难过去闯大难,过了一关又一关。难再大我总是抱着《转法轮》背了一遍又一遍,心里越背越清净明白,生死关也闯过几次,国内的同修管我叫“阎王不敢要”,恶警叫我“老顽固法轮功”,我想也许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一个完全失去记忆的我还能够背出《转法轮》,進一步明白这本天书是无价之宝,是我一生中追寻的真理。过去十年来,我每天背三讲《转法轮》,到现在最少也背过几百遍了。但为什么总是背了后面忘了前面?背了前面忘了后面?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我感觉这句话是在提醒我,为晚会的票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那不是走极端吗?那不是大执著吗?做大法的事用常人的心做,不就是常人的结果了吗?这是多大的漏啊!而同修们在晚会推票过程中修炼,提高层次,提高心性,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让躺在医院里的我也看到了奇迹,芝加哥首次成功的举办了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当我的主意识越来越明白的时候,我坚持要回家,医生就问我一加一是多少开始,慢慢的,问到个位乘几位数,十位乘十位数,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我都答上来了,就这样考了半个月后,终于同意我出院。一个医院认为不开刀醒过来的人会是植物人,或者根本就醒不了的人,终于又闯过了一个生死关。奇迹般的出院回家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开发了我的智慧,体悟到了大法神奇的威力,谁说了都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

回家后我曾经觉的自己象一个废人,不仅给孩子们带来了经济压力,也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就想回国。有一天,记忆都没怎么恢复的我突然想起了《师恩颂》的歌词:“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是您带着我们走过魔难,风雨中您将大法的威德显。听那普天的赞颂,万古机缘撒满天地间;是您带着众生走向未来,大法的光辉永远照耀在苍宇间!”我一时万分激动,我是海外同修们齐心营救来美的,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要正念正行,要自立,多做证实法的事。我在城里申请了老年公寓,就这样开始了独立的生活,和其他老年同修一起力所能及的做证实法的事情。

二零零七年,我对新年晚会有了更深的认识,原来晚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能救那么多的有缘人,于是我又开始从新投入到晚会的推票進程中。有了去年的经历,特别是在法理上更加明确和清醒,而不仅仅是人为的着急和执着,我和芝加哥的老年同修们克服了很多来自心理的障碍,比如不会讲英语;同时也克服了许多如天气等客观因素,自己在从中也获益匪浅。

刚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认识芝加哥城里的路,发完资料迷失了方向回不了家,问路又不懂英语,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中国人,一会儿说这样走,一会儿又说那样走,我就发正念,他后来看我‘呆呆’的站着,最后索性用自己的车把我送回了家。

还有一次芝加哥大风雪,几乎齐膝盖的大雪,我和另一个阿姨推着一千份资料到高楼和商店里发,雪地里推不动,只有抬着,艰难的走進一栋栋高楼,连洗衣房都会放一点点资料;走進一家家商店,比比划划表达要贴画报的意思,人家看到两个白雪老人,基本上都同意;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是空车,只有拉着车,跟着风跑,好不容易到了家,我们俩人的脸冻的通红,脚被冰水泡的冰冷,但心里暖溶溶的,是师父慈悲和鼓励啊,让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每当想起来,我都会笑的泪汪汪。

回想二零零五年看新年晚会心里象吃了蜜糖;二零零六年晚会住医院差点儿脑死亡;到二零零七年晚会的再次全力以赴,其中的提高真是不言而喻。

二、学电脑,学打字,做到是修

在我自己身体和各个方面的能力恢复后,我决定从新开始学习打字和电脑,念一出,就有同修推荐我做一些电脑方面的事情,我悟到是师父借同修在往前又推了我一步。从新学,可辛苦了教我的年轻同修,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自己要上学,全职工作还有很多大法的项目,却还是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帮助我,有时,他大老远跑来帮我看电脑,结果还没动手电脑又不知为什么又好了。我很惭愧,向内找悟到:精進的弟子身体周围就有这么大的能量,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也是修真善忍的,这样的事情连续好几个月发生,有时同修修好这个电脑,还要带走另一个回去修。看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我下决心,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其实,师父讲的法理深入浅出,其中精深之内涵是做到才算是修。

我学的五笔字型的打字方法,车祸后我的记忆一直都是个问题,在家也是煤气炉子都经常忘关的人,也天天背五笔打字,整天背过去,背过来,过一会儿又忘了,不懂就向别人问,但很多同修都是学拼音的,于是下决心叫国内的亲人给寄书来,就这样,每天孜孜不倦的学,心中有师在有法在,再难我也学,不怕学不会,就怕不想学。想想国内的大法弟子们,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失去生命都不怕,我这点苦算什么呢?我终于学会了五笔,就好比增加了一个法器,这样我又开始尽力做一些相关的证实法工作了。

三、去掉怕心,坚定正念,劝三退,讲真相

我知道自己怕心重,怕就是私,和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相差太远。《建议》经文中讲:“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

我不要当不好的生命,我要当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现在世上来的人层次都那么高,师父也讲过救度一个有缘人,也许就是救度了他的世界,他的天国。想到这些,我就总到往国内打电话的功友家去,看看别人是怎么打电话劝三退的。去了几天,发了几天正念,也看到了打电话的同修一边说,一边手脚都在发抖,我怎么办啊?

这里有一个插曲,几年前一个弟子问我:“阿姨,您愿意当打电话的协调人吗?”我连说不行不行,我自己都不敢打电话,我还是自己协调自己吧。在一旁的儿子也劝我当协调,那个弟子自己却说了一句:“反正我妈妈是不会打电话的。”我听后就很有想法,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别人的妈妈不愿意往国内打电话,怎么就让我当什么协调人?我后来越想越气,就说大法什么事我都学都做,就是不打电话。转眼几年过去了,回想起来,这离大法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多么遥远啊,对救度众生也造成了损失,我一定要弥补上来。

我知道我一定要过这一关,我暗暗的做,把门关上,不让别人進来,发完正念后开始打,虽然手脚没有发抖,但心跳的快蹦出来了,紧张的结结巴巴的直喘气。这更让我下决心鼓起勇气,坚持每天打电话,过程中挨过骂,我说能理解,如果你骂我能保住你和你家人的性命,我不在乎,但唯一能保性命的就是三退,我想你也不会跟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同时,我心中默念师父的《神醒》:“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

“我就是要救你”的念一正,他也不骂了,就这样我一天也能够劝退一两个人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的鼓励,推着我前進。

一次,和一个老者对话,他同意让我帮他退,并问我:“你做这些事情不怕吗?”我说:“我怕了一辈子,一辈子都倒霉,什么难都碰到过,老百姓就是砧板上的肉,××党想怎么割就怎么割,不过现在共产邪灵气数已尽,天灭中共,它现在是顾头不顾尾,我不怕,反而很安全了。”我还说:“很高兴和您交谈,希望您的孩子亲人都得到您的帮助,三退保平安,全家安康,未来幸福。”他说:“多多注意安全,祝你一帆风顺!”

还有一个年轻人,他说他不是党团员,但可以帮助他的亲戚朋友退,后来我们聊到了法轮功、自焚案,以及我的亲身经历,身体变化等等,最后他说他要学功,他把他的地址、名字都告诉了我,还说把我当成朋友,要经常保持联系。我很高兴又一个人得救了,现在每天也能劝退六七人,甚至更多。

但我发现我自己还是不主动,总是强迫自己打电话,好象完成任务似的。有两天就给自己找了理由没有打,结果在送孙子上学的路上摔了一跤,脸给擦破了。孙子说:“奶奶,您的三件事肯定没做好,所以摔了大马趴。”孙子还特别提起我昏迷住院期间,他自己给师父磕响头,求师父加持奶奶,后来法像上的师父冲他笑了,他高兴的冲师父合十的事情。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借孩子嘴点化我。没有师父的鼓励和呵护,我怎么能走到今天?我说:“奶奶是犯了没有坚持打电话的错误,一定改正,以后天天坚持打。”

回想来美的三年,三件事做的不好就苦了师父和同修,坚定正念,弥补精進后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我写出以上的心得,希望大家也吸取我的教训,都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制止迫害,让普天下众生明白真相!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