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汇报的是自己在家庭生活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九九年四月,先生建议我把当时的工作辞掉,一来可以照顾年幼的孩子,再者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洪法,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并且从中受益。我觉的这是一个好主意,就答应了。可是,随着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镇压的开始,洪法的内容已经不止是去公园炼功和去图书馆办介绍班了,而是需要广泛的向社会各界讲真相和揭露邪恶了。我常常忙的不可开交,渐渐的形成了强烈的做事心,而将照顾孩子和料理家务当成了大负担。每天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坐在计算机跟前做讲真相的工作。常常是煮一锅泡饭从早吃到晚,做的菜不是忘了放盐就是放了几次盐,或是烧焦了。孩子们自幼就知道,饿了就自己吃点泡饭。大女儿五岁时该上学了,在开学的前一周,我才偶然从一个朋友那儿听说,在美国五岁的孩子就要上学。勉强赶在开学前给孩子报了名,才没有错过入学时间。就这样,日子每天都熬的很辛苦,每天面对着孩子的哭闹,还有先生的抱怨,和当地一些同修间的矛盾也很突出。

后来,渐渐觉的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对,磕磕碰碰中终于悟到了修炼的涵义。师尊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转法轮》)我认识到,修炼就应该踏踏实实,从内心改变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从做好人做起。照顾好孩子们的衣食是父母的责任,孩子们能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和我们一起生活,她们不仅是子女,也是同修。作为父母,我们有责任引导、帮助她们。因此,我每天尽量计划时间,安排好她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学习,使她们感受到父母的珍爱,同时带领她们一起学法、炼功,尽可能的带领她们参与一些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也尽量照顾好先生的生活,争取让他下班后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

孩子就象一个透明的容器,给她们装進去什么,她们就接受什么。不知不觉的,孩子们渐渐形成了正确的是非观,并且能将大法的法理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同时对我的修炼提高和做好三件事有很大的促進和帮助。今年五月开始,我们将单独学法变成了每天集体学法。每天晚上,全家坚持集体学习《转法轮》十页。

每周一次的去邻近城市送《大纪元》报纸的途中是我和孩子们互相交流的好机会,通常是在孩子们放学后,我们一起去送报纸。几年来,风雨无阻,有时,冬天里天黑的早,往往送完报纸往回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当经过一些社会秩序不太安全的地段,我们就一起发正念或背诵《洪吟》。孩子们的响亮声音更增加了我的正念。我们一起为世人从报纸中了解真相而高兴,为不明真相的中国同胞拒绝接受真相而惋惜,并发正念清除邪恶。

现在,谦谦是十一岁,宇纯九岁,天清七岁,在学校里,三个孩子都是好学生,她们也积极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每当老师、同学过生日或节庆活动时,她们就送上自己做的小莲花。每当我们一起去店里买东西时,她们也会及时提醒妈妈不要忘了给收银员一个书签,让他们了解真相。

放学后,孩子们常常和我分享学校里的事情。一天,大女儿谦谦放学后发出感慨:现在的人真是太变异了!原来,她的同学们都在津津乐道的谈论如何从帮助父母做家务中获得金钱。她告诉同学说,“父母养育我们是很辛苦的,我们做一些家务是应该的,怎么能要钱呢?”在我们家,孩子们都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谦谦还帮助管理一些家里的账目,并且兼做我的秘书。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今年的七•二零,我带着谦谦和宇纯来到DC参加法会及活动,并且走访了一些本州的国会议员办公室。女儿们也折了一些纸莲花送给这些办公室。由于机会很难得,我准备了很多材料给会面的人,并且叮嘱女儿们帮助发正念。访问了一个办公室以后,谦谦若有所思的对我说:“妈妈,你讲的不好,你说的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所以可能什么都不做了。你应该把中共的邪恶真实面目简单的讲给他们,给他们一个棒喝,让他们赶快行动起来,他们现在还在睡觉呢,因为中国离他们太远了。你应该告诉他,中共是一个巨大而危险的怪物,对内正在残酷镇压中国百姓,对外换上一副笑脸欺骗你们,等时机一成熟,它会用同样手段对待你们,你想过没有,中共会毁掉你们及你们的下一代。这样他们就再也睡不着了,赶快行动起来了。但你的谈话好象还没有唤醒他们。唉,我要再长大一些,我就能跟他们说了。”我听了女儿的话,沉思了好久,看来我需要改变自己的一些观念和做法了。

修炼快十年了,虽然明白师父讲的法理,但是常常还是做不到。但孩子们会看到并且毫无保留的指出来,促我精進。有一天,两岁的儿子宇明无故将天清的脸抓破了,还出了一些血,看着眼泪汪汪的天清,我很心疼,就对她说:“你可以狠狠的打弟弟一下,太可气了。”过了一分钟,天清跑来对我说:“妈妈,我转念一想,这不是把我领到邪路上去了吗?所以,我就没有打弟弟。”听着女儿的话,我很吃惊,也认识到自己修炼上的不足。

在五月份我们决定全家集体学法以后,立刻遇到很大的干扰。只要我们开始学法,小儿子就拿着一个棒棒轮番打人,一边还大声嚷嚷。我们认识到这是干扰,就发正念清除邪恶。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因为儿子的淘气而火冒三丈,事后也觉的后悔,但是已经晚了。在开车送孩子们上学的路上,谦谦问道:“妈妈,你早上又发火了啊?”我叹气说:“是啊,真没办法!”“那你今天的功不是白炼了吗?”她接着问道。“是啊,妈妈脾气不好,很难改啊。”我无奈的说。“你一定要改。不要担心,我们会帮你。”宇纯接着说道。“你要发善念,你不是告诉我们,对着一杯水发善念,水结晶都会变好看吗?你要对弟弟发善念,他就会变好。”“妈妈,你要不修上来,弟弟还会用棒棒打我们的。”天清加上一句。知道女儿们说的都对。虽然记的师尊在《转法轮法解》中说的:“我们管孩子也别动气,你真动气也不行”。但是总是在心里给自己找理由,一次次的放任魔性,而错过了提高心性的机会。这次,下决心一定要克服魔性,几天后,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安静的学法环境了。

每当社区游行或其它集体活动,孩子们的积极参与和配合,通常会使洪法效果更好。孩子们认真的功法演示,不断的赢得观众们的赞叹:“法轮大法,太好了,这些孩子太美了!”孩子们的炼功照片也被多次登载在本地的报纸上。今年五月是我们所居住城市的建市一百周年,市庆活动需要义工帮忙,我就和两个大孩子报名参加了,并且向安排节目的负责人提出可以演示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功法。节目主持人答应说,在市庆活动的开幕式上,可以给我们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和先生一商量:功法演示用不了四十五分钟,多余的时间不用也太可惜了。怎么能够充份利用时间而给众生更多的机会了解大法的真相呢?想起了师父用新年晚会的形式救度众生,女儿们很喜欢看新唐人新年晚会的节目表演,再加上她们也学了一段时间的舞蹈。我就又加了一个节目:中国民族舞蹈:彩带舞。主持人高兴的答应了。

当天是星期四,开幕式是星期六上午十点。我很快在《天音》网站上找到了合适的舞曲,准备好了彩带。下午,等孩子们放学回到家,告诉了她们我们的想法,问她们能不能辛苦点排出一个舞蹈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三个女儿立刻同意了。我们立刻就在后院里着手排练,一直练到天黑,晚饭也没有来得及吃。看着她们满脸的汗水,我心疼的问她们是不是累了,孩子们抹着汗水说:“救度众生,不累!”第二天放学后,接着练。星期六上午,孩子们身着传统的民族服装,合着“法轮大法好,天地也震撼。人人同化真善忍,苍宇换新天……”的大法弟子的歌声,翩翩起舞,彩绸传播着美好的祝愿。整个场地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观众们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在市庆活动的闭幕式上,孩子们再次表演了“法轮大法好”彩绸舞。接着,她们又在一同修公司举办的亚洲文化节上、另一同修的婚礼上、劳动节期间邻近一城市的庆祝活动中,再次表演。她们做的小莲花也伴随着她们的舞蹈给观者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先生高兴的说:我们的小舞蹈队也该有个名字吧?我看“小莲花舞蹈队”这个名字挺好的,我们一致同意了。

今年,本地一家文化教育单位在《大纪元》报纸上做了一个月的广告。最后一期广告报纸出来后,我带着报纸找到了该单位负责人,谢谢她们与我们的合作。并且说:这是第四期广告,但我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期,因为,贵单位的致力于文化、教育是与《大纪元》报纸的宗旨一致的。日后,如果她们举办任何文化方面的活动,我个人都愿意支持。我有一些中国物品可以借给她们做展览,我的三个女儿也可以表演中国传统的功法——法轮大法,还可以表演中国传统的彩绸舞。那位负责人惊喜的问:“多少钱?”我说:“免费!”她立刻就告诉我,每年的除夕她们单位都要组织文化庆祝活动,并且立刻邀请我女儿今年去表演。我立刻就答应了。她接着说,等下一年的基金下来,她要在《大纪元》报纸上继续做广告。

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一讲〉)但是,在难中时,很难意识到自己的执著。前一段时间我和当地的一位同修间的矛盾很大,让我很难静下心来。又不愿意和先生说,免的被他批评。有一天,我忍不住和谦谦唠叨起来,诉说着自己如何对。谦谦听了一会儿说,“妈妈,你这样怎么能修的上去呀。你们象小孩子一样斗来斗去的,师父看了会很伤心的。”我立刻清醒过来,看到了自己强烈的争斗心和妒忌心。

现在,我已经能较平静的面对和处理矛盾。前一段时间平静的处理好了与另外一位同修的矛盾,谈笑间帮助其他两位同修消除之间的误会。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深深体悟到师尊所说的:“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