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要求自己 不混同于常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碰到矛盾,不要跟对方讲道理、争对错。争对错不就是在争常人的理吗?

学法时,周遭环境很吵,不正是在考验自己是否动心吗?集体学法时,有人念太快,有人念太慢,不正是在考验自己是否动心吗?当自己把心完全放下,不管是快或是慢或是吵,都能读的進去。一定要先想到别人,成全别人。

讲真相时,附近商家不让我们如何如何,即使表面上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意,我们也要向内找,看看自己是否有争斗之心,是否有一颗容易被带动的心。一定要先考虑对方的立场。为了众生、为了他,我们处理问题时内心一定要慈悲祥和。平常可以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不让他被邪恶操纵而干坏事,这是慈悲他。

这次在香港,一常人不让我在他的店门口讲真相,还说我们在搞政治,当时我的心被带动了,演变到后来他动手要推我走,我的心更是被带动的很厉害,最后他气的要我滚,还阻止别人听真相。我一下子清醒了,懊悔的不得了。之后在另一个景点,我吸取教训,修去争斗心,慈悲对待管理人员,结果真的很好。同一个地方,其他同修站不行,我站就行。问题出现真的不能看表面,不能争对错,我们是修炼人,有更高的理在要求我们。问题发生通常可以找到表面的原因,但是通常那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就表面原因来解决是解决不了的,从自己的心性上着手才是正途。

网上聊天也是一样,不能有争斗心、欢喜心、自满心,要顺着对方能理解的方向讲,一定要考虑到他的感受。以前我认为对方应该知道哪些东西,我就把那些东西塞给他,结果常常自说自话,对方跑掉了。现在我认识到,不要操之过急,要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来给他东西。问题发生要先查找自己。另外我发现,常人的话有时是假相,是邪恶干扰,比如聊到一半,对方突然说出难听的话,当我问他,他却说没有呀,好象刚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在家也是一样,我以前常常对孩子讲道理,觉的自己为她们好,可是她们却说我在说教,不喜欢,不接受。后来我才认识到,要以她们希望的方式来爱她们。对父母也是一样,以前我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孝顺,还自以为孝顺,后来才认识到应该以父母亲希望的方式来孝顺他们。当然若父母亲或孩子希望的方式有不妥,我们可以本着为他们生命的永远负责的态度与他们讨论。毕竟常人看不透因缘,我们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为他们好,但是也只能劝善,不能执着结果。

矛盾发生一定要看它是冲着我们哪颗心来的,只要自己动了心,一定要查找自己。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身上,否则矛盾绝不会发生。当我们修的执着无一漏,走在路上,旁人都会对我们笑,哪来的矛盾?没有了怕,哪来让我们怕的因素呢?

最近几次在香港发报纸,当报纸不好发时,除了查找自己,我认识到,即使我有不足,邪恶也不能以此为借口来所谓的考验我,来阻碍众生明白真相,我的不足自然会在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路上修去。当发出这一念,报纸明显好发多了。发报的过程是一个清除自己人的观念的过程,什么上班族不好发,哪个时段不好发,哪个地点不好发,发这么慢要发到什么时候 …等等一切观念通通要破除,越是不好发越要乐观、心情越要轻松,什么都不想,就是慈悲的看待众生,就这样,我坚持了下来,报纸发的很平顺。

立即结束迫害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回想自己以前讲真相的过程中生出欢喜心、自我价值肯定的心,不就是为了“证实自己”而希望“在迫害中讲真相做好事”吗?不就是在“求迫害”吗?讲真相不是大法弟子存在的目地,我们是来证实法的,是因为迫害发生了,为了救度众生,我们才需要讲真相,而我以前却利用“迫害中讲真相做好事”来肯定自己的价值,求迫害而不自知。

修去不足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不是求层次的提高。在我们做不好而自责丧志中,邪恶在高兴。若我们真的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发生任何事,我们都不会动常人心的。我们会立刻爬起来从新做好,并坚决否定邪恶利用我们的不足来钻空子。证实法过程中,任何常人心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求“迫害延续”。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