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正念显神威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看到《明慧周刊》(二九六号)有同修写正念显神威的故事,也想把我的故事写出来。

我们早上吃过早点,就到边远的山区发真相资料,正念正行救众生。快到最后了,被恶人举报,被公安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当时看到山区的人因为从来没有看过真相资料,对我们不理解的行为,我感到他们太可怜了,心里就对师父说:“师父还有这么多人没有救度,我们还要救人。”

在国保大队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什么也不想说,我们要吃饭(因已经到晚上十点多),还没有给我们吃饭,然后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叫人去买饭,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人有名。”一个出了名的恶警听见,从外面冲進来,掐着我的脖子,反扭着手用力砸到走道上,还破口大骂。我母亲说:“你不能这样对待她。”恶警就反手打了我六十二岁的母亲,其他大法弟子正念制止,他才住手。但他叫其他警察把我双手反扣在走道的栏杆上,手铐怎么也扣不上,他们又换了一副手铐才扣上。当时我也没有气恨,笑着说:“这就是你们警察的形象,难怪连把你从小带大的人,你也要迫害。”(因他迫害过一个小时候带过他的同修),他赶快灰溜溜的走了。

过了一会儿,饭买来了,我们在吃饭时有一个同修叫我的名字,问我打伤了没有,我说没什么,就是打了我母亲。

吃完饭后,有两个警察又开始问我叫什么名字,叫我要说实话,这时我悟到不应该说假话,我说我有名字,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你们到我家会吓着孩子,叫我说实话,某某人打我,我要告他,你们写上吧。他们说这不属于一个案子,然后他们再问什么,我就什么都不配合,叫我签字,我说:“我什么都没说,签什么字?”整个过程他们都对我客客气气,我也面带微笑的对他们,那个恶警也没有再来问我什么。他们副局长等来问我:你名字都不敢说,我说那你们叫什么,他们不敢说,而且他们一听说某某人打我,我要告他,他们就赶快走了。那个副局长是长期策划迫害大法弟子的。

然后他们把我扣在走道的栏杆上,手铐也是怎么也扣不上,我说你们扣不住我,他们说但愿我们明天来,你不在了,我笑了笑。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当时我是随口说出来的。他们又换了一副手铐才扣上。以后我一直在走道发正念,背法,我和手铐说:“手铐你是扣坏人,扣不住我。”身体也不知冷,眼睛也不困。当时是冬天,警察坐在屋里烤火,还连打喷嚏。

过了不久,手铐自然松开,我把左手拿出来,右手拿不出来。我脑中一下想起师父讲过另外空间的身体可以变大和缩小,我想我的手可以缩小,这样我的右手就拿出来了。到了全球六点发正念过后,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正念走脱。

只要真正信师信法,就会有正念,就会显神威。

写心得也是修炼的过程 ,以前我总是觉的自己文化低又是新弟子,做的又不好,没有什么可写的,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和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我要提醒同修注意几个问题:

一.站正基点:旧宇宙的理是为我为私,新宇宙的理是为他的。
二.是要注意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说了假话恶警才敢打我,我说你们到我家会吓着孩子,就已经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后来警察非法抄家,因是资料点,损失还是很大。
三.警察是害怕曝光他们恶行的。
四.同修平时注意修口,不要把同修的名字叫顺口(我们因不知道审讯室有监控,平时叫顺口)。
五.真正做到信师信法。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