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的几个当初是学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已经八年多了,有的大法弟子被邪党开除了学籍,剥夺了宝贵的上大学的机会;有的大法弟子大学毕业后不给分配工作,在家苦苦熬着;有的大法弟子被邪党开除了工职,迫害的妻离子散。不管邪党多么邪恶,这些大法弟子都没有被邪恶吓倒,而是越来越坚强,越来越成熟。大法弟子真的是浊世金光,不管遇到多大魔难,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救度众生。

下面是我了解的几个学生大法弟子。

(一)

在“七·二零”以前,我们炼功点上有一个高中学生,我们叫她刘丫头。她在学大法之前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从学大法以后成绩直线上升,在一九九八年考入省城重点大学。

在大学里,刘丫头成了这所大学里一个炼功学法点的负责人。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以后,刘丫头心里十分憋屈,于是就和一位博士生大姐去了北京天安门。她和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一样,在正举着“法轮大法好”横幅时,被恶警拖入囚车,接着又被恶警非法遣送回学校,后来大学里的恶党组织就把善良的刘丫头非法开除了学籍。

刘丫头的同学有的有了满意的工作,有的继续读研读博,有的出国深造,有的结婚生儿育女过着温馨的日子。刘丫头被非法开除学籍回到了家乡,快三十岁的大姑娘了还没找到固定工作,成天打工。打工是被人看不起的,又苦又累,挣钱又少。她无怨无悔,一边打工,一边学法炼功讲真相,默默做着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我家的电脑坏了,我求刘丫头来到我家为我修电脑。电脑修好以后,我问她:“你被非法开除学籍,你后悔吗?”刘丫头告诉我说:“我没上北京证实法以前,心里挺憋屈的慌,从北京回来以后心里敞亮多了。我总觉的这些事情好象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人世间是短暂的,一晃就会过去。学习法轮大法就是不容易,容易做不了大事情”,她说着,抿嘴笑了。

(二)

小孙是一个重点医科大学本科毕业生,他是一九九七年的暑期在母亲和姐姐的洪法下,進入大法修炼的。因为小孙学了法轮大法,在大学里成了真正的三好学生,学习刻苦,真正的道德高尚。他原来患有慢性肝炎,从学习法轮大法以后就彻底好了,他并且在一九九八年参加了全国重点大学排球比赛,是姑娘们心目中的好帅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学校里就把毕业生分配下去了,小孙和女朋友都被分配到同一所省医院里,同学们都很羡慕他。

“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了,那时,小孙还在家里休假,还没有去医院报到。这么好的大法被迫害,这么好的师父被诬陷,小孙在家里怎么也待不住了,他去了北京上访。那时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大多数都被非法拘留。小孙也不例外,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从此,邪恶对小孙的迫害越来越严重。医院里恶党组织把小孙撵回了家,工作没了,对象也没了,成天在家待着,这在亲戚朋友中简直炸开了锅。大法弟子是坚强的,他顶着巨大压力,一天也没停止学法,一天也没停止讲真相救人。

大陆医院的大夫是拿红包吃回扣的,几乎都能过上舒适的生活,小孙过去的女朋友也结了婚,听说又到国外深造去了。有一天我问小孙:“一个五年本科大学生在家待着,吃穿花钱都是困难的,你觉的苦不苦?”小孙说:“我到北京证实法的时候,真是心里光想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其它什么也没考虑。唐僧师徒到西天取经,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取得了真经。释迦牟尼佛不当王子去修炼,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尽管这样,他们都圆满完成了自己的选择。我们是大法弟子,付出也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自己做的。咱们实际上是最幸运的,最有福气的。”

前年,小孙因为讲真相被邪恶非法判了六年徒刑,现在还在邪党监狱里遭受迫害。

(三)

我们炼功点上有个小庄子,本科大学毕业生,在“七·二零”以前也就是三十岁左右,在外贸部门工作,是个英语翻译。他在学大法之前对名利情看的比较重,自从学习了法轮大法以后完全变了个人。在学法炼功点的路上,小庄子看到有些碎玻璃,怕别人踩上扎坏了脚,就一块一块捡起来放到垃圾箱里去。为了让穷孩子能够读书,小庄子一次就捐了十几万元钱。在外贸部门工作是吃回扣的,小庄子自从学了法轮大法以后领导分给他回扣钱他不要了。

小庄子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为了助师正法,为了救世人,小庄子经常挨门挨户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也经常站在闹市区大大方方的向世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东北的冬天夜里是非常寒冷的,小庄子曾经在冬天的夜里拿着油漆去写大法标语,回到家手冻肿了,失去了知觉。在火车上,小庄子曾经从车窗口向车站内撒过大法传单。

小庄子三次到北京证实法,他也曾经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同修坐在一起高声朗读《转法轮》,他也曾经在天安门广场上扯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

邪恶迫害法轮大法有八年多了,小庄子有五六年的时间是在邪党的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度过的,现在还在邪党的监狱里。你听说过上大挂这种刑法吗?就是把人的双手放到背后,戴上手铐,绳子拴在手铐上,使劲往高拉绳子,人的双脚就会离地,一般人是受不了这种刑法的,小庄子没有屈服。恶警的几根电棍同时电小庄子,全身的皮肤都烧糊了,小庄子没有屈服。小庄子的肋骨被恶警打断过,有一根断了的肋骨把皮肤顶的很高,小庄子也没有屈服。

去年,小庄子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奄奄一息,眼看就不行了,恶警勒索了小庄子的父亲一大笔钱,才把小庄子从劳教所放出来。七天以后小庄子恢复了健康。

有一天,小庄子到我家跟我切磋学习大法的体会,我问他:“邪恶把你迫害的工作没有了,老婆离婚了,房子也没有了,在监狱里遭了这么大的罪,你后悔吗?”小庄子说:“我们大法弟子受到迫害这是旧势力安排的,这是因为我们有很多执着没有放下,我们有漏,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们。恶党虽然猖狂,不就是黔驴技穷吗?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现在该学习大法还是学习大法,该讲真相救人还是讲真相救人。我们都知道,我们等法轮大法等了上千年上万年上亿年了,这中间我们吃了无数的苦。现在我们吃了一点苦不算什么,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缘千万不能错过。我认准了学大法这条路,就是邪恶把刀架到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改变的。”

有人说大法弟子傻,不对,你说错了;大法弟子不执着人世间的得失,追求的是高层次高境界的圆满。有人说大法弟子吃饱了撑的,讲真相没有用,不对,你错了;天就要灭中共了,就要淘汰人了,你明白了真相就有美好的未来。有人说邪党这么坏这么强大,大法弟子不是光吃亏吗?不对,你错了;世界是为大法弟子开创的,邪党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面对邪恶中共的迫害,大法弟子是无所畏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