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11月24日】“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正当我们“比学比修”之时,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谎言开始了。起初,我们不知所措,怕心重的学员放弃了修炼,坚定的学员也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怕,一时不敢互相接触。当我们再仔细思考时,认为坚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诬陷师父,诽谤大法,天理难容。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想为师、为法讨回公道。

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精進要旨·环境》)。“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互相讲,我们要求这样做”。(《转法轮》123页)所以我们悟到:大法弟子是整体,我们决不配合邪恶,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坚决跟着师父指引的路走下去。同修们在磨难中渐渐的锻炼成熟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并逐步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整体,资料和周刊都能有序的、及时的传递。每个同修都自觉地把自己当成协调人,有了矛盾向内找。我们虽没有感人肺腑之事,但大家都在默默无闻的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这里写几位同修的小故事与同修共勉。

A同修97年得法,是医生。得法前,身体有多种疾病,最痛苦的病是站起血压低,躺下血压高,这在医学上也是疑难疾病症,曾到处寻医问药无果。后来有人告诉她炼法轮功能治此病,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入修炼,通过炼功确实对他的病有所缓解。《转法轮》也看了,也知道大法好,但对法理解不深。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因她老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觉得能缓解就不错了。所以,虽知道大法好,但一直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后来由于丈夫的去世,给她一个很大的打击,同时也为此猛然醒悟。

她丈夫身体很好,为让她治病,也走入了修炼。99年7.20后,由于怕心、受党文化影响,认为自己是领导,不敢炼了。结果正上班突发脑溢血身亡。A想如果他不放弃炼法轮功,绝不会是这样。于是她把精力用在学法上。慢慢的对法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明白了这个功不是一般的功。而是一部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上天阶梯。特别是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A看后激动不已,下决心跟师修到底。

悟性上来了,A悔恨那几年悟性太差,为了弥补不足,现在几乎全身心都扑在法上。平时腼腆、稳重,不爱多说话,加之身体不好,走几步都得蹲下休息一会儿的她,现在变得开朗大方,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邻居都说A学了法轮功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一次在附近发真象资料,被坏人举报到居委会。居委会去了解邻居,邻居毫不犹豫的保护了A。这位邻居当时也是身体不好。后来这位邻居把居委会调查的事告诉了B同修,要A发资料时一定注意安全。B同修当即表示:谢谢你!你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你会得福报的。不多久,B同修见这位邻居气色好了。就说:“我看你比过去有劲了。”她说“是的,我也感到比过去有劲了。”B说:“这就是你为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得的福报,你相信吗?”她恍然大悟的说:“是吗?我相信大法好,从A身上我看到了,她不学大法早就没命了,我也要跟你们学大法,要书看。”

C同修多次被恶人迫害,2003年因几位同修出事,均说出是C给的资料,C再次被抓。60多岁的她被邪恶打耳光,往脸上泼水,吊绳,用拳头砸头等酷刑,逼迫她承认资料是她给的,当受不住这种酷刑时,冒出了人心,承认了此事。这一念之差,被邪恶钻了空子,抓住了把柄,准备非法判刑三年。后几经周折,多方努力,C闯出了魔窟(受害6个月)。回来后,身体一度虚弱,就在家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待精力和体力恢复后,没有任何怨言,仍把自己视为协调人,主动找周围同修切磋,要他们不要泄气,“跌倒了爬起来”,吸取教训,更加精進。

一次“610”闯進她家,刚好她下乡看老母亲,恶人将老伴带走非法审问(也是修炼人)。老伴回来后,产生了怕心,想躲避邪恶离家出走。当她得知后,马上回来说服老伴,只要咱正念正行,邪恶就没办法,再说咱离家出走不利于救度众生。当放下这颗心面对恶人时,恶人也不敢骚扰了。因老伴的怕心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让他腰痛,而且越痛越厉害,后来心性上不来,没办法老伴不让C知道去医院检查、拍片,结果是:腰椎倒曲(原来有这病,炼功后好了)。不拍片时还能坚持走,医生确诊后,腰椎压迫住坐骨神经,致使左腿痛的不能行走。医生让准备2万元准备手术,而且还说:万一手术不成功,会引起下肢瘫痪。又有人建议保守治疗按摩,还得去大医院,这也得有笔资金还得有人陪伴,怎么办?C帮老伴共同学法,切磋说:你好好悟悟,漏出在那儿。师父说:“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77-78)老伴也悟到了,于是在家静心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好了。

D同修年轻,法学的好,面对面讲真象是她的强项。她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讲真象上,用她自己的话说:要想让世人明白真象,首先要自身学好法,把法溶在自己的脑海里,给人讲时就会得心应手。你那救人的心很纯正时,师父就会源源不断的给你智慧。她几乎把有限的时间都做了有序的安排,生怕时间浪费一点。一次约好给同学讲真象,见其爱人在家就说:让你那位也过来听听吧。同学说:他不听,他就不信这一套,别管他。D坚持非让其听,说是缘份。同学的丈夫出于礼貌心不在焉的听。D发着正念,抱着纯净救人的心态,耐心细致的从古代预言讲到南亚海啸,目前的禽流感,人类道德的败坏,以及现在天体的变化。讲着讲着,发现这位丈夫神情专注,并不时还说,有道理,有道理。后来给他讲三退,他接受了,退了。

前些时,因一资料点被破坏,恶人从D手机上听到一些可疑现象。D被人盯梢。一天她出外找同修,发现有一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跟踪。她一路发着正念,正骑着车猛停下来向后看,看见这个人正全神贯注的看看D。“神目如电”,这人马上低下头停下车,站在一小卖部旁不敢动,一会伸头看,见D还在看他时,他头又缩回去了。这时D调头骑车向相反方向走,当D走有百米时,他又尾随身后。D又猛然下车面对时,他猛一下拐到一条小胡同,D急忙到胡同口,看他怎样出来。一看还是一条死胡同,路窄的下不来摩托车,真是慌不择路。那人出来时,只好骑在摩托上一点一点向后倒,D一直看着他,那人象做了错事一样,连头也不敢抬,倒出胡同,骑摩托飞快离开。D顺利的找到同修。

由于笔者水平有限,我只是把同修的故事平铺直叙,和大家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