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于人就会被人的状态所制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前几天听同修说有人要找头十年得法、正念强能闯出来的学员,要搞什么大行动。据说其人已经神神叨叨、有许多不符合法的言行了,还带动了几个不精進的学员。就此我针对自己的经历思考了一些问题,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的路上我跟头把式的走过了八年,一直被丈夫“魔”着,而我却一直是含泪忍着突破不了。虽然三件事一直坚持做着,但觉的很累。去年秋天的一天,丈夫又找借口骂了我一场,骂的很脏,当时的感觉是欲哭无泪,象有块东西堵在心里。一连几日,睡觉都在长出气,心里连连问着为什么?

从我走入大法修炼起,丈夫的脾气见长,什么责任也不想尽,做什么都只做点“面上的”,本来挣的不多的工资拿回家来还要时不时的计较一番。因得法当初是丈夫给我拿回宝书《转法轮》,我一直心存感激。丈夫不愿做的事我做,丈夫不愿干的活我干,家里家外一应百事都压在我身上,甚至建厕所砌砖墙都要我来干。时间长了也就形成一种“无奈的自然”,只维持着一种表面的安宁,心里那份委屈呀真的很苦。八年来一直也深挖根源,有时认识到是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但发正念清理也没变化。(其实当时是站在私的角度想改变自己被迫害的现状而发正念,骨子里带着委屈与怨,根本没有对被利用的人的慈悲)

我心里苦就背法,“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一遍一遍的背,突然心里一亮,这“委屈”不就是自谓不公吗?不就是“妒嫉心所致”吗?越委屈邪恶因素就越时常利用他来“魔”你,就越发委屈,也就越加强“妒嫉心”,使丈夫常被邪恶因素利用造下迫害大法弟子的业而处于危险边缘,真正委屈的是他哎!都是为法而来,同是万古机缘,决不能让他得救的机缘因我的因素而毁掉。

我于是赶紧盘腿立掌,求师尊加持:彻底清除一切参与迫害的邪恶,清除妒嫉心。那一刻真是身轻体透,对师尊的愧疚对亲人的愧疚和在法中的愉悦使我热泪奔涌……。自那以后,丈夫象换了个人,我们的小家一片祥和宁静,这是人求不来的。

静下心来自问:自一九九九年修炼至今一直要求自己努力的“精進着”,哪怕不吃饭也要把大法的事、同修的事放在前头,生活环境中尽力让自己做好、不要影响众生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为什么常觉的累?为什么有委屈?为什么妒嫉心没去而不自知呢?为什么我并不洒脱?差在哪呢?原来是对人的根本执著没去,才被人的观念左右着,“人”永远被人的一切因素牵绊着,被情左右着,因为这一切就是为人安排的。

由于执著“人”,才对“人”有所求,才用人的观念衡量事物,因为心在人中,不在方外。

每个人都有对各种角色的“人”的认识,这就是人的观念看人,得到了就心安理得很踏实,得不到就委屈怨恨很失落。人就是在这种欲望的感觉状态里生活的。做好了也只是做到了人符合了神给人的道德规范;做不好或做不到都是破坏人这层的理。说白了这是“人”的标准,大法弟子是超出这一切的。大法弟子做好这一切是要维护宇宙大法在人的这层法理,但必须心在法上。做到心在法上才能大自在,“觉的累”是没有放下“人”而被人的因素制约。

如果对人中的一切无求,那还有对“名利情”的执著吗?师尊也告诉我们“名利心”是最难去的,那我们就该时时注意了。记的有一次给明慧写了篇稿子,写好了就琢磨用什么笔名好,琢磨两天也没想好,晚上一家人一起看《师恩颂》光碟,关贵敏唱歌唱“真善忍”——而节目名录演唱者的名字报出的是“大法弟子”。哎,在人中大名鼎鼎的关贵敏先生却放弃“关贵敏”三字,而只要“大法弟子”,那才是认识法呀,而我,一个从来就无名的农家妇女写了篇稿子,竟费了两天时间找一个“名字”,对自我的那份执著呀,真是,差距何其大也!

由于心在人中,做事心,好事心,做大事的心时不时的带动自己的行为而不醒觉,以至于二零零一年秋,我被邪党利用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其间常梦中去撒传单贴真相,甚至一次梦中与同修一起开着大汽车去撒真相传单。白天,我与一起关押的同修津津乐道梦中做的“大事”(因我常发正念,邪恶不敢利用人来阻止我随时开口说话),自己泡在那种做事的满足感当中而不醒,却不知这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快放下“做事”的人心、发出否定关押、出去救人的正念。以至被劳教所迫害一年之后,却被我中学时的老师、同学及同学的哥哥(“六一零”人员及村支书)接出,送去洗脑班迫害。

那时毕竟走出“人”修炼的时间不长,还不成熟,回家以后也没深挖根,一直被“情“干扰着,回家时正是数九隆冬,家里吃的、烧的几乎没有,丈夫无心过日子也没好脸色。回家当天,两间屋子光灰土就打扫出去两筐,当时真是感慨——自己没修怎么样,这家却有如千年古庙,灰尘到处都是了。十岁的女儿眼睛里时常流露出孤独凄楚的神色,那个在劳教所接见室窗外大声告诉我——“妈妈,多发正念,多吃饭少干活,别忘师父”的小弟子神态不见了。作为母亲和同修,我的心痛的流血: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时值今日方知是对人的根本执著作怪,如果能早些找到对人的根本执著去掉,何至给师父增添麻烦,给自己及小同修增加修炼障碍?

教训应该使我们更清醒,真正的成熟起来才能减少损失,才能让伟大的师父少为我们承付。如果没有对人的根本执著,“名利情”就不会起作用,如果放下了“人”,那“情”还敢来管你吗?如果没有利益之心,何须顾虑、猜忌、怕这怕那?如果骨子里没有求名的东西,何须时不时的就要想轰轰烈烈做点什么“大事”,又何须崇拜他人、依赖、欢喜?

长春绿园地区不就已先“拜”倒了一个个同修吗?如都能理智清醒时时用法衡量,也许今春长春地区就不会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抓了。不是指责,我们不能再被“名利情”带动的颠三倒四了。

八年的助师正法之路,我们的教训太多了,走出人来吧!放下自我时时用法衡量自己,就不会被“心魔”所制!特别是做协调的同修,很容易被名利带动处于做事状态中,这一点我有过很深的感触和教训。接触的同修多一点,事情多料理了一点,感觉法理清楚了一点,就越来越底气十足,有人夸一句“你真行”,那嘴上没乐、心里没乐,脸上的肌肉自己都在蹦,心里受用着呢!这时再不能惊醒,那捧你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来找你“解决”的事也越来越多,其实捧人的和被捧的人都已经是“一只脚已经踏空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同修们哪,让我们找出对“人”的执著,从根本上走出“人”来吧,让我们放下自我吧!时间有限,众生损失不起呀!那天听同修说在网上看到师尊已经苍老了不少,做弟子的快成熟起来吧,少让师尊操些心,也许这就是对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尽心了!还要做什么“大事”呢?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要做的最大的事,就看是不是心在救人上。我个人认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没有大小之分,只有轻重缓急,无论听到看到的,只要是大法弟子该做的就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圆容补充。法是圆容的,只要都心在法中,各层次的大法弟子都能发出各自的能量,我们自然就是坚不可摧的整体粒子。我们的同修说的很好,是师父在做,我们在修。师尊正法是必成的!麻烦都是抵触正法的不纯物质造成的,我们只有不掺入“人”的东西,才能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