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幸福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我已年逾花甲。还是在高中读书时就对气功感兴趣,并开始练气功。三十多年来,接触、练了许多种气功,正如师父说的,“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转法轮》

有幸的是,我最终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功法—法轮功,并于一九九四年先后参加了师父在济南、哈尔滨、延吉三个传功讲法班。

九四年的六月下旬我参加了师父在济南的第二期传功讲法班,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师父的讲法班。

师父每次讲法之前都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师父说:我这个人说话,没有废话,希望大家注意听,不要记,你是记不全的,还影响听课。我们开始静下心来听师父讲法。师父说:“你能够直接听我传功讲法,不是祖上积德,也是三生有幸”。虽然开始时,我不了解法轮功,但是我听到“祖上积德,三生有幸”这八个字,对我震撼很大,感觉不同寻常。果然,一个班下来,以往形成的许多思想观念,尤其是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心灵的天窗打开了,无比敞亮,庆幸自己,幸福至极。

在学习班上,学员拾到任何物品,如手表、项链、金钱都主动交到师父那里。讲课前,师父拿起这些物品让大家看,以便认领。其中一个信封中有几百元钱,师父念了上面的地址和姓名,让失主去取。

六月的济南,天气炎热,会场座无虚席,中间的比赛场地的一半也都坐满了人,许多人扇起了扇子。师父说,你越扇越热,你放下扇子。当人们放下时,凉爽的微风,习习吹来,大家热烈鼓掌。师父的讲法太受欢迎了。师父的讲法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师父常说,不要鼓掌,耽误时间,影响讲法。

我们住在历山宾馆,那几天经常下雨,神奇的是,每当我们去听课时,或听完课回来时,雨就停了。参加这次讲法班的学员约有四千五百人,来自全国各地。一个郑州的老学员问我,以前练过什么功?当时我正在练一种被认为挺好的功(后来才知道是附体功),这位老学员告诉我,学了这个功,再学法轮功,是非常幸运的。我问为什么?他不说,但他说你认真听课吧,到时候就知道了。果然,第三天师父讲完附体,我全明白了,假气功坑害人,人都不知道怎么被害的。我们太幸运了,师父把我们的附体全拿掉了。

我们是开班前一天到济南的,安排好住宿后,我们就到皇亭体育馆,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谁知道回来后,我的脖子就开始疼,一连好几天,疼得不能枕枕头睡觉,夜间不得不坐在床上睡。后来才明白,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呢,过后真是一身轻。在这个班结束前,师父让每个学员写心得体会,师父说,每个学员写的我都看。并说,你就是画上一横,我都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济南班结束了,七月一日师父在大连开班。一些学员买了三十日去大连的飞机票,跟班听法。师父告诉大家,不要坐飞机去,买机票的建议退了。我们同坐火车回来的一个锦州学员说,退机票手续费五十元,有点不解。当时我们议论这件事,定有原因。后来才知道,三十日济南去大连的飞机没起飞。慈悲的师父为学员考虑得十分周到。

八月五日师父的哈尔滨讲法班在冰球场开班。有一个星期天,学员们到太阳岛游玩,巧遇师父,大家异常高兴,这时有学员提出和师父合影留念,面对二十多名学员,工作人员有些为难,师父欣然同意,并安排专人负责给照像。这些珍贵的照片,永远激励弟子们勇猛精進。

八月二十日延吉讲法班开班,最后一天师尊解答问题,我提条子问师父:法轮世界的主持是谁?企盼师父回答。师父念了条子,法轮世界的主持是谁?没回答,就放在另一边了,然后拿起下一个条子。当时我挺失望,左想右想也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不回答。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明白过来,我提的问题实在是悟性太低了,不应该提,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心里很惭愧,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应该多学法,学好这个法。

延吉班期间,一场特大的狂风骤雨酿成了延吉百年不遇的大灾,当时我们住在延吉医学院,那天上午,一个个大闪电连接一阵轰鸣,持续不断,瓢泼大雨一阵紧似一阵,暴雨、狂风、闪电、雷鸣交织在一起,好象比赛一样,你比我强,我比你更猛,眼见上百年的大树劈叉,许多大树被刮倒,马路上积水越来越深,轿车不能行走……。晚上我们去听课,一路上所见一片狼藉,那么多广告牌被吹掉,有的在地上,有的歪歪斜斜,合抱粗,几十米高的大树,刮倒的太多太多,横七竖八躺大路上,所有车辆全停,一辆公共汽车被大树压在下面,车棚压瘪,玻璃碎了……。我们大法弟子心里明白,这场突如其来的重灾决非偶然。

我们大慈大悲的师父把延吉讲法班仅剩的七千元钱全部捐给了灾区。

结束仪式上,师父赠送给延吉每个炼功点一面功旗。许多地区学员集体或个人向师父赠送锦旗。我和一名同修代表本地学员向师父敬献锦旗,有幸和师父握手。师父的大手异常绵软,比棉花团还软,无法形容。

不久,师父的《转法轮》正式出版了。师父说:“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又说:“我想我传法的时间基本快结束了,所以想要把真正的东西给大家留下来,以便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有法来指导大家。”(《转法轮》)每当我读到这里,倍感亲切,不由得想起当年参加师父传功讲法班的日子,虽然十三年过去了,但是仍然历历在目,这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日子,永世不忘。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们生逢整个宇宙正法的特殊历史时刻,全世界六、七十亿人中,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有幸得到伟大师尊的亲自度化,随师正法,真是“万载难遇”都无以形容的无比珍贵的机缘,师尊佛恩浩荡,弟子无以为报,我们只有遵照师尊的教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