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郑州传法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十几年过去了,参加伟大师尊郑州传法教功学习班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铭心难忘。近期看到许多同修忆师恩的文章,引起我的共鸣,要把自己珍藏的美好记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并谢师隆恩。

大法洪传 众望所归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日至十八日,师父在郑州举办法轮大法学习班。

月余前我已经向主办单位郑州市气功协会汇去了五十元学费。六月十日那天一大早我就赶去报道,拿到学员听课证时得知,师父受郑州各界恳请,决定就在十号下午举办一场法轮大法报告会。这样在学习班之前,我幸运地先聆听了师尊当天的那场报告。

我提前二十分钟到场,看到报告会会场人已爆满,只有会场中间人们自动留出了一条小道,通到讲台边。我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心想,自己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人、这么挤的会场,同时又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详和宁静。会场是一个五十年代修建的中间仅有个篮球场、四边各有十几层台阶的那种旧式废弃了的体育馆。大家都在恭候师父的到来。非常准时,坐在后边的人开始往前传话“师父来了!”大家不约而同地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热烈鼓掌,欢迎师父。师父高大英俊,离我们很远都可以看到。师父从我面前经过时侧首微笑,使我顿感一股热流通遍全身。

师父站在讲台上的第一句话就是:“现在开始讲课”,没有任何一点常人的客套。师父在课堂首先讲的就是师父要把“真、善、忍”的美好带给全人类。师父要做的事就是要让坏了的应该扔掉的烂苹果变成好的、完全新鲜的苹果,师父说,对这件事完全充满信心,一定会做到的。师父的话迎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师父又满怀信心的告诉人们,道德回升、万物更新,大志者得正法成正果,升华上去是必然的,大法洪传定会全面净化宇宙、社会环境,使人们明白法理做个好人,健康生活、服务社会。

师父讲了三个小时,特别提到:这么高层次的佛家大法修炼学习班,决不可能这么长期办下去,郑州学习班后再办济南班和大连班,之后计划不再办班了。九五年以后要到世界各地去讲法,因为全人类各民族都应该得度。到国外也不会再这样讲法传功办班了,只是作辅导讲法。参加学习班的学员要珍惜今天所得。

大家对师父的报告不时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郑州市气功协会及当地有关负责人在报告会的致谢辞中一再感谢李老师给当地民众、社会带来了福音,并用最美好的语言预祝学习班圆满成功!并且对在废旧体育馆办这样高层次的学习班,人气这么兴旺,很感动也一再表示谢意、歉意,并当场知会所有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在旧体育馆学习两天后,第三天一定会在新体育馆上课。

六月十一日大法学习班正式开课,有一千四百多人参加。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其中郑州市一百一十多人、河南省九十多人、山东省三百多人、湖北省三百多人、河北省一百多人、北京市二百人左右,还有成团组队的贵州及各省地区和香港学员,男女老少,就连出家道士都有,大家济济一堂,同心向法。

学员中不少人是多次跟班听课的老学员,他们只交一半学费(二十五元)。我从和老学员的交流中得知,他们当中有的已经跟了师父六、七个班了,也有的跟了十多个班了,还有老少三代自带灶具要跟到底的。有的是到了办班的地方住下后再由家人电汇生活费来的,大家都喜气洋洋。看到这种场面真是非常感人。当时我好象有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心里想着我能進这个学习班真是万般幸运!

每天早八点,师父准时出现在讲台上。师父讲课平缓、流畅、声音清晰洪亮。师父没有讲稿,也不停顿,似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真是象给众弟子在解读一部至高无上的天书,令众心向往。当我刚拿出笔想记点什么时,就听到师父说:“你们不要记,会影响听课”。尊师父教诲,方静下心来听讲。

师父讲的都是我从来都没听到过的,从来都不知道的,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好象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师父的声音在脑际回荡。第一课听下来,思忖良久,我终于明白了,师父度人的能力和威德世间已无人能及,师父所讲的法决不是随便谁能讲得出来的。我心已定:好好学,坚定修炼,同化大法,少走弯路。

六月十二日以后就改成了上午自己炼功,下午二点半听课。师父每天讲课二个多小时,中间休息十五分钟,中间遇到星期天上、下午都讲课。师父说:很多人要上班,请假都很不容易的。我觉的老师为学员想的真周到,很感激。从开班后第一课起,学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很连贯,第一天教一套,第二天复习第一天的一套学第二套,五天后慢慢的都会了。每天教功时,都是由师父带的两个青年弟子在台上示范动作,师父在学员间走动着纠正动作,查看学炼情况,非常仔细。

六月十二日,阳光明媚,清爽宜人。这是在旧体育馆上的最后一堂课。开课后师父说了要讲的内容,突然说了一句:“我看到很多学员是有病的,现在我就给大家治一下病,你想一下你有什么病,不要多想,半秒一秒就行”。当时我没反应过来,想不起自己有什么病,就想让妈妈的眼睛好,师父叫大家随师父的口令,男左女右跺三脚后,师父说:“也许有人刚才没听明白,我们再来一遍,你想一下你有什么病或你的亲人有什么病。”我还是想让我妈的眼睛好。

大家坐好后,老师开始讲课,大约过了四十分钟,明亮的天空突然黑了下来,大风骤起,电闪雷鸣大作,接着直径两厘米大的冰雹从四边的破窗子砸了進来,到处飞滚,灯熄了,随即倾盆大雨倾泻到房顶上,靠窗边旁的人开始移动。这时听到老学员提示大家要稳住,大家又静下来了。这时只见师父一动不动的静立着,突然一挥手,所有的灯全亮了,真是不可思议!那么恶劣的天气,风雨交加,雷电闪灼,谁能修复电路呢!?在暴雨、冰雹狂砸屋顶的轰响中,只见师父双手又做了一个快捷而漂亮的动作,象是抓到了什么东西,往桌子上的饮料瓶里一放盖了起来,这时我看到那瓶子居然在桌子上跳动,师父好象说了句什么,随即用手往瓶子上一按,瓶子不再动了。雷电瞬间停息,风嘎然而止,只剩下雨的刷刷声。师父沉静地大声说了一句:“现在开始讲课。”师父的声音在馆内回旋,清除了所有的干扰,馆外的天慢慢放晴,师父的讲法不断的博得一阵阵掌声。

下课时已近五点半钟。走出门外,空气分外清新,天空飘下点点雨滴,使人觉的心旷神怡。路边、墙角的冰雹还一堆一堆的尚未化尽。大雨刷过的地面分外干净。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晴天”,是啊,看看天空,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师父在这天讲课时,为学员拿下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干扰反映到我们这个空间的表面太强烈了。当学习班结束后,我乘长途汽车过黄河向北去,看到公路两旁密密麻麻的大小树木,齐刷刷的都从一米高左右处折断,似乎没留一棵,而且一路下来都是如此,直到天黑看不清外面为止。

十九日下午我到哥嫂处探视八十多岁的母亲,迈進院门,我就喊了一声:“妈,你的眼好了吧?”妈在椅子上坐着,说:“好了!”我让妈在四、五米处数我的手指,一点不差。我问了一句:“有十天了吧!”妈说:“还没有。”我一数也是,这时我快步走到母亲面前说:“妈妈,我请师父给你治好白内障的!”妈说:“你师父是佛吧,咋能这么神呢!”这时我从包里拿出《中国法轮功》打开师父的像让妈看,妈说:“你师父这么年轻,咋这么好的人。”这时我要收回书,妈怎么也不肯给我,我说你一个字不识,怎么看?妈说:“这书有灵气,是宝书,你一定得给我留下,我让你大嫂念给我听。”母亲一直敬信师父,她晚年受到了大法的恩泽。

师父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

学习班第三天挪到新体育馆上课。这里宽敞明亮,音响效果很好,坐在任何位置都听的非常清楚。师父传大法于我们,开宇宙亘古未有之先例,改天换地,运用“真、善、忍”的最高佛法来唤醒我们迷失在名、利、情中、坠入地狱当口的芸芸众生。师父第一次明确告诉我们自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越下落、越迷失、罪业深重,没有师父传大法度我们,我们就谁也回不去了。师父讲,在十堂课中,要把高层次的理都阐述出来,我们才能够修炼。并还让我们明白炼功重在心性修炼,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在课堂上特别告诉我们,师父讲课时打出的能量很大,实践证明办七天班不行,有的人反应太大,受不了。为了给大家节约时间,办八天班还比较合适,不能再少了。师父说,过多少年后,你都会发现,这里我讲过课的地方,墙壁上还会有很大的能量存在。

在学习班上,师父给真修弟子的东西是很多很多很全面的。当然,首先弟子要信师信法,要有往高层次修炼的愿望,这一念最珍贵。师父要的是弟子们的得正法、成正果的坚定的心。师父给弟子的是历史上修炼者可望而不可及的宇宙大法。“谁悟谁得”,心存“谁能修得上去呀”的人是什么都不会得到的。我们在心里叫师父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有请师父给自己祛病那一念的。欲正其心,先正其念,这一念之差就会天差地别。师父在讲课中让学员平伸出手来,掌心向上,叫大家都来感觉一下法轮在掌心旋转的感觉,大家都异口同声,一个“有”字声震九霄。

当听到师父讲要把我们每个学员都当作弟子带的那一瞬间,我心潮激荡不已,两行热泪滚滚而落。因听课前我一直在看《中国法轮功》(九三年三月版),这本书的章程中提到:法轮功弟子必须由本功法掌门人——师父亲自考察两年以上合格才行。突然间听师父一讲,遇恩师明天理的心怎么也无法平静。

后几天的课,越听越想听、越听越爱听、越听越明白、越听越清楚。

郑州学习班是我第一次参加的大法学习班。交流中我结识了全国各地的一些老学员,一些地区的大法负责人,都给了我许多帮助。真正溶入法中就会体现到一种常人无法享受到的美好感受——这里是一片净土。

当听师父讲法,我觉的一直都象在说我,洪大的法理教我做好人,做修炼人,做真修弟子,勇猛精進,不断升华。

得法前一次出游,遇一云游道长,他对我讲:“那么多人,我只叫住你,咱俩有缘,我在此等你多时了。你要记住,你将来是佛家中人,你是神不是人,可你现在是人,很快将有高师带你。”并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叫我以后对照看。那时听道长说我是佛家中人,我并不以为然,显得无奈,因我那时并不愿接受佛教,总觉着那乱七八糟的不是个味,并不知佛教代替不了佛法。只有见到了师父我才真正弄明白,佛教仅仅是佛家无边大法中很小很小中的很小部份。主佛下世,洪传宇宙大法,惊动了整个天体宇宙、大穹和众生。师父说,释迦牟尼当年对弟子多次讲过:末法末劫时期,法轮圣王将下世度人。师父并反复提醒我们,师父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层层转世,层层下走的前后,连最细微变化都清楚的佛、道、神他们都知道了,都跟下来了不少,都是为这个法而来的,今天的大法弟子不正是当初随主佛下世得法而来的吗。

从师父讲天目的那天起,我就觉着师父一直不停的给我往身上加东西,整个人体觉着每天都在膨胀,一股一股的能量充满了全身,我平时是个非常不敏感的人,师父在班上就改变了我。我感到了师父对弟子是真正负责任的,这种无私给予已经不是人类的语言能够表达的了的。

六月十五日那天下午,各省、区分组与师父合影时,我突然觉的自己身体轻飘飘的象飞一般了,可功长的很高,感到头上的压力很重,也很大,可以说是巨大无比。我已经加入了几个组的合影,快结束时不知不觉中已经站到了师父的面前,师父看着我微笑。我像孩子到了母亲身边一样和师父说了几句话,师父问了我两句,让我站在身边,同时递过两部相机,由师父身边带的青年弟子按下快门。

目送师父离去,我的心情无以言表。从六月十日下午起,我一共听了师父十一堂课,师父一直耐心召唤迷失中的我们,告诉我们是该醒过来、回家的时候了。

第十堂课,师父在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后要求弟子珍惜所得,一修到底早日圆满。师父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们“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师父这段话已永远印在我心中。

学习班最后结束时,来自郑州市各界的高度评价、谢意和祝贺,给师父褒奖的鲜花和锦旗满台如花似锦。当主办方宣布结束时,师父从讲台上下来,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别,直到学员散尽,师父才离开。

最后由大法研究会主持,召集各地联系人开了一个碰头会,由此我得以更快更好的溶入了大法弟子洪法的整体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