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师父呵护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晚,我的大脑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要是有一个好功法,去到外边炼一炼多好。念头一闪就过去了,也没在意。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钟我就醒了,翻来翻去睡不着,心想干脆起来吧。洗漱完了就走出去了,没有目标的走,不到十分钟,走到一个炼功点,六、七十人,听到炼功音乐一下就把我吸引了,这场太好了,心里非常舒服,我一直看到他们炼完功。

那天,我请了七、八本大法书,回家就看,两天一宿就看完了《转法轮》。我决心炼这个功。第二天,四月二十三日,我早早就起床了去炼功点。当天我随着大伙炼,炼头一遍我就能随下来,心情非常激动,我有一念,师父就把我带到炼功点,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想啥师父就知道,这里有神的。我坚持炼下去,一坚持就是十多年。

二、学法

从请到《转法轮》这本书以后,这十多年中,我走哪带哪,无论是走亲访友,无论坐火车、坐汽车,总是不离身边。家人不让我坐火车带,他怕被查出来,我说不怕,这本书每个字都是佛道神,还有师父呵护,不会落到坏人手中。

我给自己规定时间学法,每天上午必须看《转法轮》一至二讲,每月必须看三至四遍《转法轮》,有时一个月看五遍。上午不能看时,晚上补上。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老花镜四百度,前三、四年,我戴眼镜看书,看着看着书眼镜就掉下来了,不是摔坏就是压坏了,一共坏了四副眼镜,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这眼镜不能戴了,我是炼功人,怎么还戴眼镜呢,抱着试试看,把眼镜拿下来,看看《转法轮》,哎呀!怎么看这么真切呀,真高兴,真后悔坏那么多眼镜,为啥不早悟一悟。姑娘来了,看到我不戴眼镜看书,说:哎呀,真神啦。第二天,我不戴眼镜看《转法轮》时,书中出现五颜六色的玻璃球球,看看又出现透明的樱桃,我不动念继续看书,翻过第二页再看去,哎呀!怎么这书变成大楼层啦,真好看,心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家是这个炼功点的五个学法点之一,有八、九个老太太,年龄不等,文化成度不一。有的念《转法轮》很流畅;有的念一句话半天也念不好;有的不认字,大家就互相帮助、互相切磋、互相讨论。有一天,某同修一進房间就喊:哎呀,你家房间有个大法轮在那旋转!我说:快好好学习,师父来啦,师父看我们来啦。

后来大家背《转法轮》。每遇到魔难时,就能想起师父是怎么告诉我们的,一悟到就顺利过关了。目前我在背《转法轮》、《洪吟》、《洪吟二》,我都能背下来,《精進要旨》也背了一半多。

我经常看《明慧周刊》,有的看几遍还想看,看到同修心得交流,久久不能平静,对照检查自己,促使自己更加精進。我们要经常看明慧周刊,它是大陆和全世界同修交流信息的纽带。

三、洪法

在这末法时期,师父来啦,来挽救众生来了,并且给我们留下一部上天的阶梯《转法轮》,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洪扬大法,不去宣传大法,不去捧给众生看。

所以在九六年至九八年这三年中,我一心一意投入学法、洪法洪流之中,真是轰轰烈烈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同修讨论炼功要多设几个点,应该设在火车站、汽车站附近,上下车的人特别多,这是洪法的好地方。当时有讲这地方太乱,晚上游人多,小狗咬人,小孩子吵闹乱跑,周围饭店放录音,影响炼功。

当时我想:这地方客流量大,影响面大,是洪法的好地方,我就召集几位同修。于九七年三月十六日早五点钟去炼功,当时只有六个人,东北的三月还是冰天雪地呀,小风飕飕的小雪飘飘的,炼完功互相看看,哈哈大笑,头发、眉毛都变成白色的。我们早晚两遍炼功,人一天比一天多,到五一节后这个炼功点由原来的几个人发展到七十多人。我自觉的承担起这个炼功点的联络人。学法、洪法、法会、请书、请录像,一天二遍背书,拿着横幅,拎着录音机,从不叫苦不叫累,全部身心投入洪扬大法的洪流中。

四、走出去

可是正在同修们学法、洪法高潮中,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国大魔头江泽民出于妒嫉心,为了个人争权夺利的政治需要,动用媒体搞假宣传,蒙蔽十几亿人,迫害逐步升级,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抓、判刑、劳教、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政治上搞臭,在经济上截断,在肉体上消灭,纯粹是耍流氓行为。

炼功权利被剥夺了,同修见面拥抱一起,泪流满面,互相鼓励、坚持。后来我开始召集同修走出去,让邪恶消息封锁不了,让广大众生知道迫害的真相,讲真相,撒传单,让中国大陆众生得救。

五、我不怕

第一次走出去发真相传单是二零零零年八月六日,当时资料少,我们三个人一人一张,坐汽车走四站地三人下车了,并约好在江边集合,这张资料我发半个小时也没撒手,公安、银行、医院,发哪家呀,最后发到医院离休病房内。跑到江边时,这两个同修早就发完了,看到我,三人哈哈大笑,这是完成任务后高兴的心情。

从那天以后,我发真相资料每天都没有间断,不分黑天白天,有资料就送,走出上百次资料数千份,根本不想抓不抓的问题。再后来,邪恶打压升级,到处抓捕撒资料的大法弟子,还判刑教养劳教,关洗脑班。

后来读了师父的新经文《洪吟二》〈怕啥〉。这样,我在发资料时发正念,走在路上也发正念,碰到恶警,也不理它,尽管发正念,有适当的地方就发一份。有时也遇到不少危险,尤其夏天发资料困难大一些,夏天天热,人们在外边十点钟才回屋睡觉。有一次,我往报箱内放资料时,报箱漏了,资料掉在地上,惊动乘凉人,他们边喊边追我,我拐一胡同上楼了,他们没发现我。有时上楼发资料碰到人,他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也不理他,不慌不忙下楼了。

我撒资料先想一想这个楼有没有认识人,如果有认识的,一旦被发现就说找某某。一次到有警察的楼发资料,走到二楼时,碰见一女人问我找谁,我说找某某,她说在四楼,我说知道我经常来,我一直上到四楼,往下发资料,到一楼也没遇到人,这个楼是马蹄门型的,有八个楼门,都发到了。

有时到小区有三十多栋楼,有的是防盗门,随便按一个门铃,请这家给我开一下门,我是哪楼的。门就开了,上了楼往下发,真恨自己资料带少了。

有的资料是有针对性的,是写给警察和街道委主任的,我想这资料太好了。不能随便发,必须发到警察和街道委主任手中,劝他们觉醒。发完正念我就走出去了,直接走到派出所门前,看到有辆警车玻璃没关,我顺手就扔進去三份,刚走不远,司机出来了,他不先开车,他擦车,这样我已走远了。

每当我接到资料后,都非常珍惜,我知道一份资料来之不易,同修用自己省吃俭用钱印制的,不能积压,不能丢失,不能浪费,印一份资料需要多道手续,如果我有事不能及时发出,我就发动女儿帮助发出去,我现在取资料送资料都是女儿去办,这样对她也有好处,能为大法救度众生做出贡献,这样对他们未来得法打下良好的基础。

六、不二法门

某同修从北京回来,打电话让我去她家,晚上我去了,她告诉我北京有好多炼法轮功的人都转炼别的了。当时我听到后心情很不好,不太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些人都是学法不深,或者怕迫害,或者出于家庭的压力。同修,当你得法时是怎么一个心情,发誓要修大法时又是怎么一个心情,当你身体受益时,你的心情又是多么高兴,念念不忘谢恩师,现在大法遭劫难你溜了,这是何等不义。你错过机缘,忘掉了史前大愿,师父讲的不二法门针对性多强,老早就给我们打了预防针。为什么这些都忘了?真痛心哪!

七、讲真相劝三退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要遵照师父的嘱托利用各种方式、各种形式做好“三件事”。

零四年十一月份,我接到三退资料和师尊退团的声明。师父都退团了,我们还考虑什么。我拿起笔就写了退队、退团、退党的声明,郑重声明在此期间在队内、团内、党内所担当的一切职务全部作废。紧接着儿子、媳妇、女儿、孙女、外孙女、外孙子退党退团退队,而且他们都是用真名写的,全家人退的干干净净的,没有死角。

劝三退首先从亲戚做起,摸索一套经验后,再向外扩大,我的亲属中有上百人口,分布在各大城市及乡村,我在亲属中很有威望的,说啥他们几乎都相信,这样我利用孙女上大学的好机会,把他们都请来,名义上请他们来城市游山玩水,等他们酒足饭饱后,晚上我开讲。规定三条:第一条我讲时不准污蔑大法和师父;第二条有疑问的问题提出,我悟到给大家讲一讲;第三条不准中途退场,坚持到底。这些亲属有十几年没见面,他们有大学教授、医院院长、党委书记、公务员、车间主任,都是党员。

我首先声明,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是李洪志大师的忠实弟子。他们互相对视没有吱声,我讲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八十多个国家,有一亿人在炼法轮功,译成三十多种语言,邪党中央有十几名迫害主犯被外国炼功人起诉到法庭,还有“四•二五”“七•二零”、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千多人,判刑、教养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至少五百孤儿失去父母,修真善忍的人有家不能归,等等等等。

这时三个弟弟拿起笔来写退党团队声明,这时我姐我妹都退团,其中有一个姐来之前就退了,我姐夫退党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屋内人给他鼓掌,这种气氛我能不高兴吗,我流泪了。他们说:怎么啦?为什么哭?我说:我太高兴了,你们的生命得到了永远,以后遇见危险时,喊法轮大法好!

八、师父时刻呵护我

一九九七年春季,我家修理房子,我上下楼搬东西,不慎把法轮像章弄丢了,到处找哇找,也没有找到,真叫揪心一样痛。第三天下午买菜回来,走到楼的东头,老远看见有一个小东西发光,到跟前一看,哎呀!法轮章,跪下来双手捧起法轮章,我流泪了,大声喊道:师父,是您给我送回法轮章。

同年夏天,我把师父的法像请回家,挂在什么地方好呢?挂在北面一抬头就看见,挂北面吧,我把二个凳子叠在一起,上去钉钉时,轻飘飘的掉在地上,从两个凳子那么高掉下来,哪也没有摔坏,我坐地上笑了。

前几年,被邪恶迫害的同修之间长时间见不到,心想出去走一走吧,边走边想,要是看见某某同修多好,没走几步,一抬头看见她们俩人走过来,三个人抱在一起非常激动。这是师父安排的。

二零零四年夏季,我参加一婚礼,坐汽车十站地,在到达饭店的前一站,我突然想要下车,旁边一个女孩告诉我:阿姨下一站才是你要去的饭店。我说不行,我要下车,只有一站,我可走一走。下车后我想,这要遇见某某同修多好。没走几步,某某同修骑车子来了,哎呀,俩人拥抱,泪流满面,她把我送到饭店。我俩一同说:师父安排的呀。

二零零四年秋季,我发真相资料传单,不知不觉走到郊区去了,一趟平房全都开灯了,我就一家一家的发传单,再往前走,哎呀,这是什么地方,不认识,傻眼了,咋办吧!忽然想起师父来了,师父呀弟子撒资料走丢了,请师父把弟子送回家吧!刚说完就想往右拐,走二十分钟转过方向,到家啦!谢谢师父呵护弟子。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我在家炼功,每天早起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时睡过点,保证有声音响,提醒我起来炼功。有时是电话铃响,有时是孩子喊奶奶、姥姥,有一次好象有人使劲捅了我,我一下子就醒了,睁眼一看,正好是炼功时间,我边起床边笑:师父哇,我起来啦!

二零零六年春季,我要去单位同事家讲真相劝其退党,这两个人一个管组织发展,一个劳资员,我一下车就碰见他们俩人从饭店吃饭回来,这绝不是巧合,是师父安排的,当时我有说不出来的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今年十月份上午,我在家学法,脑海突然闪出要下楼的想法,穿衣服下楼了,走到第四单元门时,看见有七、八张《明慧周报》,扔了满地都是,我边捡传单边想,这是师父叫我下楼捡真相资料的,不能随便掉了,太可惜了,正捡传单时,一对老年人走过来说:你捡那个干什么?我说拿回去看看有好处,知道国家大事。晚上我把资料发出去。

我发资料不乱发,有目标的发。一次我鼓起勇气把《九评》、《江泽民其人》发到副市长家去了。两个月后我去取书,想看看他们看没看这两本书,结果他们不给我,说是给别人看着呐,还说这也是历史资料,得保存。我又问他们:退党吧,对方说没看完这书就退了。当时我不知有多高兴。我送出去二十多本,都送到家。

我的弟弟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三个月,邪恶迫害时他就不炼了,又加上在外地打工,因为我总想这件事,总想让他接着炼,结果他在外地工作心情不好,不想干了,总想上我家来。他回家的路上就先到我家了,师父把弟弟招回来了,我告诉他真相,接着给他看书,他为了看书,在我家多呆了三天,之后他清醒了,后悔了,接着叫我教他炼功,他妻子也跟着炼。

当天晚上我做梦时梦见,看满山遍野的绿地、绿树、绿草,里面夹着各种各样的小野花,红的、白的、黄的、紫的,五颜六色的,被阳光照射闪闪发光,有上百人站在草地里炼功,有年老的、年轻的,有男的有女的,有大人有小孩,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教他们炼功。醒来后,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去教众生炼法轮功。

师父放心,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永不停步,我要牢记:救度众生是历史使命!圆满是修炼目地,随师正法是史前大愿!到最后时牢记恩师教导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麻木。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