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年弟子修炼的苦与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没有参加过伟大师尊的讲法班,也没有象有的同修那样轰轰烈烈的证实法的历程,我是一个极平凡的、以法为师的大法修炼者。在这风风雨雨、不寻常的十年修炼过程中,我饱尝了修炼的苦与甜。近七十岁的我,在邪党的迫害下流离失所五年多,每月一千多元的退休金全让恶人扣发了,经常吃稀饭、辣豆瓣。然而我觉的能当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点也不苦,谁能有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福份?这是人世间无与伦比的幸福啊!

下面就谈一下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我九六年喜得大法,炼功不久,几十年来使我疼痛难受的胆结石,不翼而飞了,其他病也没了,无病一身轻,尝到了修炼的甜。开始炼功,盘腿对我来说就是一大难关。就是散盘右腿都支起老高,还痛的不行,只能盘几分钟。我苦苦的盘了一年才能双盘。在轮回千百度中,今生能与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正法时期同在,能得到亘古不遇的法轮大法,受到了伟大慈悲的师尊亲自度化,这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甜。

二千年,我两次進京证实法,吃了不少苦。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到警车上,非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地下室内。我市驻京办的警察到天安门派出所来劫人,从表中得知本人是退休教师,就特别的刁难,硬逼我進汽车尾箱,我没怕,進就進(当时没有悟到这也是配合邪恶),心想:修炼人是“死不惜留”的,锁上尾箱盖后,我以为这么小的地方可能要窒息了。这时伟大师尊的“无存”立刻回荡在脑海中,激励着弟子,内心非常平静,反复的背诵《洪吟》。回本市后,因不写保证书,连续被非法拘留三次。后来又被恶警毫无理由的抄家,关黑屋子,刑拘等九十多天。关押期间吃了不少苦。特别是被关進县城派出所几平方米的小黑屋里八天八夜那次,晚上睡在只有几张报纸的水泥地上,十月的天气晚间真有点冷。但不觉的怎么苦。睡不着就背《洪吟》、《论语》、经文或炼功,当时深感学法不足,那时想要能背下《转法轮》该有多好啊!一想到谁能有我们修法轮大法的人这样的福份?我们有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们是将要脱离六道轮回,“圆满随师还”的人,心里就感到甜滋滋的,无限幸福!

第二次進京证实法是六月底,北京那天气温达四十多度,走在马路上热浪袭人,头顶上的太阳火辣辣的。下午三点,我们几人身着前后都写着“真、善、忍”红字淡黄色的T恤衫。在头顶抱轮时,警车快速赶来把我们几个人推上了汽车,恶警拉上窗帘子就动手打人。第三次進京是二千零五年初,一行八人到天安门广场,中南海周围发正念除恶,铲除黑手、乱法烂鬼及共产邪灵。沿着中南海的红墙边走边发正念。心里默念《洪吟(二)》〈征〉。我们返回时,在火车车厢尾部站了一夜,人多挤得无法上厕所,真有点苦,但一想能到邪恶老巢周围发正念,再苦也值得。

我深知修炼的严肃性,经常用法来敲击自己。修炼人面前没有偶然的事,遇事要用法来衡量,所以在被邪恶迫害时,做到了金刚不动,没给邪恶说或写任何保证。

二零零一年七月底,单位上七、八个邪恶之徒来我家硬逼迫去進洗脑班,其他同修都被逼上了汽车,当时脑中发出的第一念就是不能進这个洗脑班,心中求师父帮助,在师尊的加持下,巧妙的翻过了两道二米高的墙,几经周折离开了家门。坐汽车到了小县城,当我独自在去小县城火车站的马路上,行人稀少的马路两旁全是庄稼,想到从此将走上流离失所的生活,一阵凄凉感涌上了心头。转瞬间觉的这不应是修炼人的心态,自己是个修炼大法的人,苦什么苦,那些不得法的常人不能得度才真正的苦呢!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流离失所的初期,那年正遇上秋雨半个月没停,路难行。自己独自住在一个几平方米的小屋里(租的),心里有点凉凉的,这时,伟大师尊的法激励着弟子,立刻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又拿起了《转法轮》这一“天书”读了起来。幸福感又包围了我。流离失所中讲真相,有时会遇到不愿听、不信的人,有的人说××党垮不了。更有甚者黑起脸来说,再讲就要抓起来了,我知道这是自己发正念强度不够所致。当然大多数人能接受,有的接过真相资料、卡片后千恩万谢的,还有的向我要《九评》来看,更有的要《转法轮》,还让我教他功,当场就三退了。

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牢记师尊的教导,做好三件事,修好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