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八年余,六年牢狱苦

湖南郴州大法弟子郭波琴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郭波琴,现年41岁,湖南郴州化工集团职工。1998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关押五次,时间已达六年,如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郴州市梯子岭看守所。

一、喜得大法,绝处逢生

98年4月的一天,三十刚出头的郭波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父母的陪送下来到郴州火车站,她要到广州军医大看病。她已被病痛折磨了四年,甲亢、心脏病、败血症齐降其身,身体骨瘦如柴,并伴有严重脱水现象,一阵轻风都有可能将她刮倒。“我还年轻呀,儿子才三岁……我要活着。”强烈的求生欲使她在漫漫的投医问药路上没有被摧垮。丈夫这年在广州打工。

第二天,在丈夫的搀扶下,郭波琴来到广州军医大,一位教授会诊完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她:“你多病缠身,且症状不轻,有些药物有相互克抗作用,疗程难预,效果难说呀,医药费你们也难以承受。”听后她与丈夫都绝望了。在这种情况下,教授向他们介绍炼法轮功,列举了一些久治不愈的重病患者炼法轮功后重获新生的事例。郭波琴着迷的听了教授的讲述,迫不及待的炼起了法轮功。一、二个月后,她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全家上下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无不感谢法轮功师父的救命之恩,亲戚、同事见到她都惊奇不已。“修炼大法已是我生命的全部。”她发出了肺腑之言。

二、坚定修炼,灾难来临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中国大陆一夜之间铺天盖地开始迫害法轮功。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炼”与“不炼”的无情选择,郭波琴也不例外。在压力面前,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修炼法轮功,并且坚如磐石。灾难也随之而来。

单位总经理黄永兰无视郭波琴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极力追随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1999年至2001年,她指使郴化集团每月只发给郭波琴200元生活费,而所扣工资却无任何票据。

2000年,黄永兰积极配合当地“六一零”、公安,派人将郭波琴从家中骗出来,非法抓捕并关押在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二个月。在那里,郭波琴被扇耳光,每个月只被允许买一次日用品,而犯人则可以买四次。2001年2月至4月,黄永兰伙同郴州市、北湖区610和公安将郭波琴弄到永兴县氮肥厂进行全封闭式洗脑迫害三个月。每天由四男四女对其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使尽了招数,也没使她放弃信仰。

郭波琴矢志不移,不断的向迫害她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在这期间,黄永兰却三番五次到那里使坏,多次在不同场合恶狠狠的叫嚣:“我就是非要搞她去坐牢不可,看她有多大本事。”

据内部知情人说,2001年2月份,黄永兰向郴州市和北湖区610、公安要求将郭波琴判刑,几次口头要求未遂,便递呈了书面请求。

不久后,郭波琴又被刑拘于郴州市第二看守所,历时十八个月。这期间,她被强迫戴脚镣,被打的眼冒金星。至2001年12月底,由北湖区检察院向本区法院提起公诉,2002年元月开庭,郭波琴被判刑4年。2002年9月12日被送长沙女子监狱,因体检不合格拒收。得知此消息后,黄永兰又四处活动,最后指使车间主任陈健于2002年9月18日与拘留所、北湖区公安一起,再次将郭波琴送往长沙女子监狱。陈健按照黄永兰的意思封了一个大包(金额具体数目不知)给狱方,黑交易告成。可怜郭波琴又一次被推入火坑,在那人间地狱与死神相伴四年。

在监狱里,郭波琴由于不愿被所谓的“转化”,被关禁闭室一个月,遭受了“背宝剑”酷刑连续八个小时,严管队几乎每天逼迫她写思想汇报。她抗议无理迫害,曾绝食三天。她还被强迫劳动,做劳工产品。服役期间,她剥蚕豆65斤多,穿席子9床。

四年后的2006年,郭波琴“刑满”回家时,被监狱迫害的两腿不能行走,仍免不了遭受她单位及丈夫单位(郴州市通用机械厂)两处保卫科、居委会的无理监控。她被剥夺了上班的权利,她要求公司退还她二千多元的股金,也被无理拒绝。由于丈夫已下岗,她家生活无着落,靠干零工勉强维持生活并供儿子上学。这就是“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

三、为传福音,再被关押。

在艰苦的环境下,郭波琴仍然惦记着被谎言欺骗而憎恨“真、善、忍”的人们,她力所能及的告之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让人们明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仇视法轮功则面临着可怕的下场。

7月25日上午十一点左右,由于郭波琴居住的市通用机械厂,前一天晚上被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十多个由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分局雇佣的“维护社会治安”的打手(社会上的地痞、恶人)恶狼一般直闯郭波琴家。见她不在家,旋即转向其做事之处将她绑架,强行搜走钥匙,实施抄家。在抄家过程中,衣服、被子等物品扔了一地,连床铺都给翻转。大法师父的法像被他们从墙上撕下用脚踩,所有大法书籍、资料被洗劫一空。电视机、VCD、收音机、收录机、MP3等都被抢走。这种野蛮之举与土匪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他们的坏事要结束时,一个负责人(可能是北湖区610的或北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才露面。随后几个强悍恶人将郭波琴暴力推上警车,带到下湄桥派出所。恶人们对郭波琴实施了连续9个小时的非法审讯与迫害。

晚上9点多钟,郭波琴与前一天遭绑架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用手铐连环铐上,送入郴州市梯子岭看守所。据悉,市、北湖区公安国保大队与看守所动员执勤武警对他们实施残酷肉体折磨。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下湄桥派出所利用从社会上雇佣来的10多名打手,在光天化日绑架一名弱女子,强闯民宅,抢劫财物。这是地地道道的土匪与黑社会犯罪行径,稍懂法的人都知道,临时人员无执法权,这10多人中无一个是正式警员;抄家前未出示任何有效证件抄家证,执法证,警员证;抄家后没有任何财物清单;至于抄家后的一切程序什么都没有。这是中国“和谐社会”世道的真实写照。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2006年初,郴化集团总经理黄永兰的丈夫李新民身患绝症煎熬百日而亡,她干的坏事已殃及了家人。2005年5月,郴州市北湖区警察刘红星在莽山游玩时,掉入天坑。当寻找人员发现时,其手指、手掌只剩白骨。刘红星为江氏、恶党迫害大法十分卖命,平时不露面,专干跟踪、蹲坑的坏事,收集大法弟子的信息,无知中做了江鬼的垫背,惜也。

郴州的父老乡亲,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普通公民郭波琴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失去了自由,被剥夺了做人的基本权利,不能尽一个母亲、妻子、女儿的责任。在中国大陆,这只是沧海一粟。善良的人们,请帮助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吧,这关系着中国每一个人的未来!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将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毁坏殆尽,而持续八年多的对“真、善、忍”信仰民众的打压,却动摇着人们心中仅存的善良,使社会道德极速下滑,假、恶、暴、黄、赌、毒盛行。善良的人们,为了子孙后代的前程,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立即帮助结束这场还在发生着的迫害吧!您的每一善言、善举甚至善念都会发挥正的作用。

郴州化工集团总经理 黄永兰 手机:13807352651 宅电:0735-2830016
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江勇辉 13807354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