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向往所谓美好爱情与人生”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在我人生途中有两种理想始终贯穿其中:一条是追寻生命的终极意义,也就是自我修炼继而达至返本归真的佛性召唤;一条是寻求所谓美好爱情美好人生的后天观念。它们是我正法修炼中的最大障碍也是我的根本执著。

小时候家境清贫且“家庭成份不好”,在邻居和小同学之间很受歧视,所以很小便认为人生不美好,养成自卑、胆怯、避世、抑郁而默默努力的秉性,同时更加向往美好人生。“我们打哪来?去哪?”一直是我生命中的追问与终极关怀,深知皇帝和乞丐最终的结局和命运是相同的,对于人生百年的得失我似乎更关注一个人死后真正生命的去向和归宿。所以一直向往修炼、向往寺院里的清静、安详。每每感到“人生不如意便有出家的愿望”,又深知如今的寺院不是清净之地,内心渴望遇到真法。

婚姻使我从失望到绝望。他偏狭自私视钱如命且暴躁多疑,又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时常酗酒泡OK厅,深更半夜回家吵闹。我是极自尊爱面子的人,对家庭的不幸怨恨埋在心里多么痛苦也不让同事亲友知道;在社会上因自身的才华被妒忌深受伤害;而教师坑学生、医生宰患者、警察公然强盗似的社会现状更使我义愤。想好好不了,又不甘心随社会堕落。又因丈夫的多疑、变态给我带来太多的伤害和屈辱,观念里认为丈夫的所为根本不配我对他忠诚,因受一些中外文学名著影响,内心一直渴望着能遇到给自己带来幸福的所谓真正爱情。那段时间,曾与人有段短暂的婚外感情,但深觉其不是理想中人而匆匆分手,同时对寻求所谓的真爱也倍感绝望。

就这样,带着对感情婚姻人生的绝望、逃避社会、向往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不受伤害的人生理想,我走入大法。决心修成圆满,根本动力是解脱人生苦难、为寻求天国世界的安宁美好的为私目地而修炼。

在个人修炼期间,我没有认识到吃苦是在还业债,而是“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转法轮》),内心里一直用人心怨恨丈夫对我的伤害,认为他毁了我一生的幸福。同时视大法为救星,每天积极的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内心对他冷漠甚至躲避。丈夫感到我内心对他的远离,曾试图想挽回什么,可我义无反顾不在意他的感受如何。他开始阻拦我修炼且矛盾激化。我没有在矛盾中反观自己的执著在实修中去掉它。而是把他当作魔更加恨他。

“七•二零”大法遭迫害的当日,我曾去市政府和平请愿,之后他更加疯狂阻拦,每天看着我不让我与同修往来,甚至撕书、对我打骂。我与同修冲破层层拦截去往北京上访,内心掺杂着不能被落下的不纯心态,回来后被非法劳教。期间他提出与我离婚并将财产占为己有,我更感到世态的炎凉,对痛苦婚姻的解体不以为然,同意离婚,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在劳教所后期大批学员被转化,内心极为担心自己被转化,实质是担心自己不能圆满。虽然也看了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和《导航》,可是骨子里为私的个人解脱求自我圆满的主观索求,使我根本认识不到正法修炼的内涵与伟大意义。释放后不久,因我未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抱着自我修炼个人提高圆满的为私目地修炼,被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而被迫流离失所。

流离失所后内心不是为反迫害而积极投入正法洪流,而是带着怕心躲避的心态做事。其间当地一病业很重的学员安排在我的住处,此学员不炼功、不积极学法,生活又需我照应,最后此学员被病业拖走,我也被彻底拖垮,状态很不好。就在这当口上邪恶又做了更为险恶的安排,曾一度对我表示亲昵被我拒绝的另一学员,此时我竟稀里糊涂的半推半就的与其犯下了一次作为修炼人绝对不该犯下的重罪。清醒后极为痛悔,此后明显的精進不起来。事隔不久,当那个学员再次来电话告诉我已经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时,我流着泪给师父上香,请求师父加持我们不再犯罪。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感到异常的平静、冷静,制约了一切,自此我和那个学员不再往来。

几个月后师父发表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痛苦的生不如死。旧势力想置我于死地又利用学员们的人心制造和误传了一些谣言,一时间我四面楚歌举步维艰。此时,另一地方的学员让我去他们那里,我去了。那里的学员不炼功不学法,只是一味的做事,我提出学法炼功他们不听,而且我当时内心压抑,正陷入另一种执著中不能自拔:觉的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觉的师父不要我了,头脑昏昏沉沉的学不好法。不久我们都遭到绑架,所幸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出黑窝。

闯出黑窝后,我感到自己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修炼历程,我找到了部份根本执著:就是没有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认识到自己抱着个人圆满的为私目地在做着正法工作。

基点摆正后,我真的体味到柳暗花明的境界。那时在公共汽车上给上下车的人发放光碟、与路遇行人讲真相,似乎想不起来什么是怕,有的人还主动要资料,一切似乎都被我正的场制约着。

通过学法,我知道流离失所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体会到“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转法轮》)我打算回家乡归正修炼之路。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与慈悲呵护下,我从新回到工作岗位。

可是对丈夫的怨恨对痛苦婚姻带来的伤害依旧折磨着我,在反反复复的摔打中,我终于找到了最根本的执著:执著于怕受伤害 ,执著于所谓的爱情、夫妻恩爱和人生的美好,在利用大法解脱人生的苦难。

找到根本执著后怨恨他的心渐渐淡化,升起救他的愿望,更认识到修炼中之所以走了弯路,也正是因为我的根本执著及观念里认为丈夫不配我对他忠诚所致。我几年来虽也做着讲真相工作,心却一直在人的得失中沉浮。我没有以一颗最赤诚、最纯净的心来对待神圣的正法修炼,甚至借助大法修炼,报复那个给我带来不幸人生的使我对生活绝望的丈夫,更没有摆正自己与师父与大法与众生的关系,未破除旧势力的险恶安排,给法带来损失,也给自己正法修炼路上留下太多的遗憾。

如今,那些情啊爱啊所谓人生的美好啊修掉之后,身心感到无比清静。回望曾经为之向往、为之痛苦的那些执著,觉的淡远而不可思议。

以上是自己的一段修炼经历和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