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奴役摧残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我们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而遭当地公安、国安绑架、非法关监狱、被恶警殴打、非法劳教,关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当时以恶魔队长张小芳为首的恶警们的酷刑摧残折磨、身心侮辱。

恶警们上班就议论,再用怎样的恶劣手段来残害我们。在恶警们的教唆下,吸毒卖淫劳教人员为了减教期,而向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残暴至极。善良好人每天遭殴打、背铐、吊铐、电棒、绳绑、老虎凳、泼粪水脏水、罚蹲罚站很长时间、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洗漱等等。

在这种非人的暴虐下,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奴役,没日没夜的给恶警们钩花巾,创外汇,被奴役迫害的手段多样。

1.不让睡觉

被奴役有时每天能睡2至3小时,有时三天三夜才准睡1至2小时,有时全体人员罚加班,不准睡,有时轮番罚。

2.暴打、长时间苦役

遭受苦役,累得头昏眼花,还遭骂钩花慢了,时时挨恶警恶徒们暴打。安岳英语教师大法学员王红霞长时间被吊铐,遭殴打,坐老虎凳被迫害得数次昏厥。大法弟子朱银芳遭恶警唐敏、潘某与恶徒们在坝里殴打,拖入澡堂迫害而死。恶警强迫大法弟子长期坐在小塑料凳上不准动,大家臀部都坐烂了,而还被逼迫继续,为恶警们无止境的挣钱,包括绣花婴儿装出口、挑猪鬃毛,经常是没日没夜的连续干活,几天都不准睡觉。

有一次听见恶人张小芳在值班室跟同伙说:这次交花得了29万元,给所里上交14万,15万大家分,恶警们高兴的狂笑。

3.遭恶警勒索

大法弟子遭奴役,没有经济收入,自己坐的小塑料凳、饭碗、脸盆等等日用品都必须由家人寄钱来,在劳教所高价买。当时大家的钱账都是张小芳管着,她有时对大法弟子说:“你账上的钱,老子(嚣张的指其自己)下了贰佰元,她账上老子下了叁佰元,罚款了,充公了,有谁敢不服?!”大家却敢怒不敢言,连家人的辛劳钱都遭恶警明抢。

4.不准吃饭

有时全中队遭不准吃饭,把饭倒进下水道说喂老鼠。的确老鼠是太多了,室内室外常见老鼠跑,咬烂我们的被子衣服等物品,在衣包内拉屎拉尿生下小老鼠,(劳教所不治老鼠)恶警们说就是让它咬,说老鼠需要磨牙齿。

有很长时间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罚扣饭,每次只给一小点,全天加起来每人也没有一两粮,也不给汤水喝。法轮功学员又饿、又渴,还被强迫干担粪、担水、提粪、提水、抬垃圾等重活。

恶警张小芳得意的说:就是要看到你们又黄又瘦,老子才高兴。这时其中一名广汉法轮功学员许平抗议说:“每天干重活,而给的食物还不如一只鸡的食物份量,那有人的生存权?!”立即被拖入值班室,遭张小芳等恶警殴打。出来时,许平被打得脸变了形,全身是伤。张小芳还用穿钢钉皮鞋的双脚又在许平的脚背上跳踩,只见许平双脚遭踩烂,还罚面壁长时间站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合眼,被恶徒们拳打脚踢守着,恶徒们换班睡。

5.不准喝水或灌水又不准上厕所

有时罚渴,不准喝水,有时遭灌很多水,又不准上厕所。乐山市法轮功学员高燕遭酷刑摧残,精神失常,月经流下裤子、地上都是,不准上厕所。很多学员大小便拉在裤内,而不准上厕所,恶警恶徒们还狂笑骂你脏。

6.强迫唱歌颂恶党的歌

恶警强迫每天全体人员必须唱几次歌颂恶党的歌,恶警们还伸长耳朵到学员嘴边来听有没有声音,若没有便立即遭拖出群殴。还逼一些学员跳文革时的“忠字舞”,逼大家每天写思想汇报,感谢恶警们的“教育”。如有谁被“教育转化”后开始对其他法轮功学员动粗、骂人了,恶警们会得意的说此人进步了,表现好,而被提当室长、组长,帮其行恶。

邪恶魔鬼队长张小芳常说:老子代表警察!代表国家!代表共产党!谁敢反对老子就是反对警察!反对国家!反对共产党!这时一名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谢文英大声说:“你代表不了。”话刚出口,就遭张小芳拳打脚踢,揪住头发拖入澡堂,遭暴徒们群殴。一名广汉法轮功学员苏世辉遭恶徒们用木桩砸烂双脚不能行走。

中共劳教所的罪恶是数不完,今所诉也只是冰山一角。我们所遭受的黑暗暴虐已持续八年之久,如今邪恶的罪行还在延续着。在家的学员们遭监视、被时时骚扰,很多学员被逼迫有家不能回,而流离失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正义团体、善良人士等抵制中共对人权的无法无天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不受限制的进入中国四川劳教所、各监狱进行独立调查取证,结束这场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