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农村大法弟子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我是安徽农村的一名大法弟子,我很早就想把我的体悟写出来与广大农村弟子切磋,但因文化程度低,法理悟不透就没敢动笔,看到周刊上同修的文章很受启发,我想即使悟不透,我也愿意与同修切磋,以此找到自己的不足,更快的提高上来。

我是九七年正月十六日得法的,当时城里来了几个大法弟子在我村洪法,我看了大法的简介,又看了他们演示的功法,听讲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我婆婆疾病缠身,我就主动借电视机给大法弟子用,在我家放老师的讲法录像带,他们还送给我《转法轮》和炼功带。在几天的听法中,我想叫婆婆病好,自己没注意听,不知老师讲的是什么,五套功法我倒是已学会了,可他们走后我也没炼。

一天中午我正在床上休息,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红色的大光圈,金光四射,非常漂亮,我惊喜的大叫一声:“这是我的玄关。”其实我根本不知什么是玄关,只是莫名其妙的脱口而出。随后又看到另外空间许许多多生命体和好多法轮在旋转,心想:这不是那天在电视录象中看到的吗,今天怎么没有录象也看到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后听说那些大法弟子又到我们邻村洪法去了,我找到他们,谈了一下情况,他们说:“那不叫玄关,为你祝贺,老师已经把你的天目打开了。但你不要太高兴,更玄妙的东西多着呢,慢慢学就都会知道。”

我又第二次把他们请到家,继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教功录像,我特地坐在最前边,认认真真的一字不漏的听完九讲课,在听的过程中,我时常是泪流满面,老师的法理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一下明白了来世上的使命,我这几十年苦苦追寻的就是这个大法,我也找到了回归的路。我发誓今后不论道路多艰险,环境多恶劣,我都要一修到底,完成使命随师还。从那开始把我家设个炼功点,早晨集体炼功,中午集体学法,其余时间干农活。我们又商量集体到周围十几个村庄去洪法,几个月后周围各村大约有四五百人都炼起了法轮功。乡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们过的很充实。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迫害向法轮功群体袭来,如同晴天霹雳,我失声痛哭,这个江贼民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不行,我要上访!我要把大法的好处向政府反映,不能让江贼民一错再错。主意已定我就准备赴京。家人劝阻说:没用,邪党决定的事,你一个农民的意见能使它改?你会招来杀身之祸。我坚定的说:“现在就杀我的头,我也要把大法的好说出来。”当时我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我和丈夫(同修)商量一同去北京,其余同修很快写了联名信交给我们带走。当登上北去的列车,我俩悲喜交加,悲的是大法和师父受到迫害,喜的实际层层阻截没有拦住我们,我们终于可以到中央所在地反映心声了。其实当时的北京,乌云压顶,黑浪滚滚,全国各地的同修都向北京云集,同一个呼声“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北京的大街小巷,通往天安门的路口到处是警察,天安门戒备森严,去一批抓一批,送走一批,但也没吓倒心存真、善、忍的修炼人。我们要找的信访局也没能進去,只得把联名信寄给人大常委会。

我们又智慧的回到了家乡,开始我们新的修炼历程。原集体学法炼功改为分组集体学法炼功,地点经常变动。心中有法就能坚定正念,正念足就能放下人心,这样就少了怕心,更不存在怕的因素。

二零零零年年初,乡镇派出所开始对农村大法弟子迫害了,对我们村修炼人逐个抄家、罚款、抓人、恐吓。问:“还炼不炼?”我当时也不知道智慧的回答,只一句话:“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三月初,市、县、乡三级开着七八辆警车来我村抓人,先把我们带到村委会审问,我们还是那句话:“炼!”又把我们拉到派出所,有同修问我怎么说,我说:“各人把自己炼功后的真实变化实话实说。”有个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屋审我说:“中央把法轮功定为×教,你是咋想的?”我说:“中央错了,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这样教人能邪吗?”那警察沉默一会没讲啥,又拉我们上警车送到县公安局。一个穿西服的警察说:“我审了这么多炼法轮功的,可我还不知咋炼的呢?你盘腿我看看。”我说:“行!”我就演示了第五套功法,他也高兴的跟着学。后来他说:“你不能说句假话不炼了吗?”我说:“师父教我们讲真话,我要讲假话不就没做到真吗。”他无言以对。后来放我回家。唯有我丈夫和另一同修被关了十五天。

自“七·二零”后,恶警虽然隔三差五到我村骚扰,因我们逐渐的成熟起来,也知道正念除恶,向恶警讲真相,每次都使他们汹汹而来,明白真相而归。

为了更好的向广大群众讲真相,揭露邪恶,我搬到离我家不远的另一个村子去做生意,这样接触的人多,救度的就多,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坏人的监视。我也经常在小店内放真相光碟给群众看,送护身符给有缘人,效果很好。有次同修把师父的讲法送来了,我们约好晚上到我家集体学习。我从店内正准备回家,几个恶警闯入小店,拿着电筒这里翻翻,那里翻翻,我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许乱翻!我店内的所有大法资料都不能落入坏人之手!”一边镇定自若的问:“你们想干啥?”恶警言不对题的哼了几句走出店门,车向我家方向开去。当时村内的十多位大法弟子都集中在那学法,我家里又无电话,同修家的号码又记不太清,怎么办?在这紧要关头我求师父点醒我,奇迹出现了,号码想起来了,我立即试拨一次,几秒钟通了,警车到,人员早散了,家里一切正常象没事一样,一场灾祸避免了。

刚开始讲真相时资料很少,我就自己抄,儿子也帮我抄,同修们利用各自便利条件到处去贴、去散、去讲。渐渐的资料来源渠道多了,《九评》传播开了,我们就开着三轮车,骑着摩托车,自行车,跑遍方圆几十里去散资料,传《九评》,劝三退,揭露当地邪恶。南来北往的行人、车辆路过我店,我都要送上一句祝福的话:“记住法轮大法好,一路平安百病消。”再送上几份资料,请他们传给亲朋好友。七年来从未停止过。有时恶人進村骚扰,没找到任何借口行恶时,就不得不装作伪善的说:“我们也知道你们炼功人都是好人,那你们就在家炼,别去散资料,这样不得砸我们的饭碗子?”我们也真的看到了他们被邪恶利用的可怜样。

在这七年多的风风雨雨中,由于我们信师信法,放下人心,减少了怕心,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也没被邪恶钻过空子,我悟到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在呵护着我们。

请广大农村大法弟子携起手来共同救度广大农村的众生,完成我们的更大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