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严重心脏病患者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我曾经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找过中医、西医、甚至其它气功,都没有用,到最后只能躺在床上,真是生不如死。可那时我才二十岁呀!幸运的是我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从此整个人脱胎换骨,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零七年一月份,我怀孕了。家人在为我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担心,因为患心脏病的时候医生明确说过我不能生育,心脏承受不了这个负担,会有生命危险。

我在得知怀孕的那一刻时,我就抱定一念,我一定要顺产。怀孕期间,我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每天三点五十分准时开始炼功,一直坚持到生产的前一天,我还认真学法、发正念;我坚持工作一直到怀孕八个月,并且利用上班之便讲真相救世人。

怀孕八个月后开始在家休息,就和同修相约,每个星期去看守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尽管每次去都要搭很长一段时间车,因为怀孕后身体发胖,体重接近一百七十斤,别人看我走路都很吃力,可我每次去心里都非常高兴,身体也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

九月十二日晚上,我正在睡觉,突然觉的很热,就将身子调过来,让头直接对着吊扇睡。到了深夜一点钟左右,就听到“咣当”一声响,黑暗中我只觉的有个东西轻轻的落在我的右上臂处。我下意识的用左手的手指一捏,感觉像是一块铁片。慢慢的,它在往下滑,我就有点抓不住了,赶紧叫我母亲把灯打开。一看,原来是整个吊扇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了,一片扇叶拍在我的右上臂上,正被我捏在手里。母亲急忙用两手将吊扇接了过去,再看三片扇叶中的两扇已经弯曲变形,可吊扇在下坠的过程中并没有撞到硬物上,也没直接落到地上。再仔细看我床上支起的蚊帐上,在距离我头部一尺高的地方,有吊扇在下坠时留下的划痕,也就是说,吊扇本来是朝着我的头部砸下来的,而在距离头部一尺的地方被一股力量推向我身体的右侧,所以扇叶才会拍在我的右上臂。而从两片扇叶的弯曲程度来看,这股力量是相当强的。

看到这些情况,我和母亲愣在那里好长时间,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心情。虽然我是闭着修的,但我知道,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我又怀着孕,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随着预产期一天一天的临近,我身边的亲人也越来越担心,有的还劝我说,到时候还是选择剖腹产吧,风险小一些。我是修炼人,我坚信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一定会顺产。

十月五日半夜(刚发过十二点正念),我觉的有些不适,就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我和父母亲刚走到小区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而车上的司机还看着我笑,好象是专门在等我们,而平时这个地段,尤其在这个时间是很难打车的。上车后沿途都看到有人在等出租车。

到医院,护士说床位已经满了,只能直接進待产室。当时我就想今天一定会很顺利的。接着,护士开始给我做检查,一会儿说胎儿缺氧,胎音不正常;一会儿又说胎盘老化(因为当时比预产期推迟了十来天)。母亲(同修)在一旁鼓励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别动心,一会儿就正常了。这时值班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说只开了一指,还早呢。可只过了个把小时医生再检查后说已经全开了,护士还不相信,说怎么可能呢,哪有这么快。在我旁边有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产妇,从一指开到三指就疼了一天一夜,而我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全开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换了一位医生来检查,说是全开了,而且已经入盆了,护士一听这才着急了,赶紧把我扶起来往产房里拖,当时是下半夜三点五十分。進产房后也没觉的怎么疼,很快就生出来了,小孩体重有七斤二两,满头的黑发,很健康,一看时间是四点零五分。过后一算,从進医院到小孩出生不到四个小时;而从進产房到小孩出生只用了十五分钟。亲戚朋友知道了都说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每一个弟子,所以我才会出奇的顺利。

我想告诉同修们,今生能够得大法,走入修炼中,我们就是这个宇宙中最最幸福的生命!我本人其实修的并不精進,而且在过去的十年修炼路程上多次摔跟头,甚至产生过动摇,可慈悲的师父始终对我不离不弃,就象慈父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着弟子,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懈怠呢?师父真的是慈悲呀,师父什么也不要,只要我们那颗修炼的心,我们要以无比坚定的信心,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