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同化真善忍 遇车祸安然无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河北省沧州某企业职工,一九九九年五月一日晚八点多,我骑自行车往家赶,因那天天气比较冷,我穿的衣服不多,所以车骑的很快,快到家时对面来了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没等我反应过来,两辆车已撞在一起。我就觉得自己被撞的飞了出去,后脑重重的撞在地上,摔在地上那一瞬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很快我有了意识,第一念就想:法轮功,我是大法学员,要与人为善,不能吓着人家。我利索的从地上站起来,当时也没想自己是不是被撞坏了,就是想要按大法的要求做个好人。

撞我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他吓呆了。我说:“你没事吧,不要害怕,我没事。”小伙子说:“我送你去医院,快检查检查,哪有伤我得给你包治。”我连忙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你放心。你是不是有急事,快走吧,办事去。”小伙子说啥也不敢走,这时本厂的一个同事正好从这里路过,他认出小伙子也是我厂工人,一看我被撞了,就跟小伙子急了,一个劲的埋怨他,也要我马上去医院。

我说:“大哥,别吓着他,我没事,我回家了。”说着我就转过身想扶起地上的自行车,看到地上的自行车,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自行车把儿变形,前车轮拧成麻花,着地的脚蹬腿儿弯了。我的一只鞋飞出去十多米远。

回到家里,我一边给同修打电话诉说此事一边哭,我说:“要不是修大法有师父保护,今天我不死也得脱层皮,摔得那样重。原来(修炼前)我一身是病,师父不但去了我的病还教给我怎样做人,今天师父又救了我的命。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好的功法有人还要造谣诬陷,我们做好人还要被抓?不让我们炼了,那不是让我们刚脱离苦海再跳下去吗?”(一九九六年中宣部查禁《中国法轮功》等书籍;同年《光明日报》、《齐鲁晚报》等十几家报刊相继对法轮功发难;一九九八年公安部将法轮功内定为某教;一九九九年四月伪科学家何祚庥在天津一刊物上污蔑法轮功,天津学员自发到有关部门讲清真相,天津公安无理抓捕四十多名学员,引发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

当晚,小伙子不放心,同朋友又来我家看我,一再要带我去医院,我就给他讲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更不会要他的任何赔偿。得知他今晚还要上夜班,就让他回去休息,并嘱咐他不要多想,工作时注意安全。后来他又买来礼物看望我,礼物我都让他带回去了。

晚上我脱下衣服,看到全身又青又紫又肿,一块儿挨一块儿,简直就是体无完肤,那天丈夫因值班没回家,第二天为了不让家人看到我遍体鳞伤去找人家麻烦,就回娘家住了,一个星期后所有的伤痕全部恢复。

时至今日说出此事,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告诉沧州父老:法轮大法好,在历史的今天明辨善恶、是非,认清中共迫害大法是多么荒唐,赶快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