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对师父的真信来让自己神的一面复活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

一、师父为我们创造了最好的环境

从我还未走上修炼的道路,到得法至今,回首往事,不论环境如何变化,师父都在引导着我。而只要自己能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无所不能,就会拥有最好的修炼及正法的环境。

回首得法的经历,我其实已经见证了师父的威德及良苦用心。在我还没有得法的时候,师父就已经在保护着我,让那些试图伤害我的低灵生命离我而去;在我仍执迷不悟的时候,已得法的母亲一直在启发和劝导着我;而师父更是一直在点化着我,给了我很多超常的体验。

我是在迫害发生之后走入修炼的。伴随着工作及生活中的变化,各种各样的干扰在不同的时期出现。回过头看,只要自己能坚定正念,那些貌似强大的干扰都会烟消云散。

我在修炼后认识了妻子,她的父母在得知我母亲修大法后便不同意我们俩的来往。我明白大法弟子不能执著于常人之情,同时我也想到不能允许邪恶因素干扰世人,采取这样的方式来迫害大法弟子。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终于她的父母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我的工作特点需要经常出差,在外的时间比较长,一开始很担心因此而影响到自己获取大法的资料。但后来发现每次都能够得到合适的上网条件,从未因为出差而无法看到师父的讲法,从而得以能跟上正法的進程。最近的一次,我为在外地的暂住处办理网络开通,在这之前,已有同事去电信部门申请,得到的答复是我们的住处附近已没有可用的网络资源;我当时想一定要设法上网,否则不但看不到师父的讲法,也无法帮别人办理三退。于是我自己想办法去办,结果一切异常的顺利,不到一周的时间,网络接通了。开通的当晚我下载了最新的破网软件,在大纪元上为两个常人办理了退队声明,同时还向明慧投了一篇文稿。文稿居然第二天就被发表了,当时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网上经常谈到网络封锁的问题,我依靠破网软件或是代理服务器上网已有四、五年的时间,在自己心态正的情况下,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能上网的情况。偶尔上不了网,都是因为自己起了常人之心,想要多看看那些常人的文章。这时只要能够静心学法,加强发正念,都能够再上的去,即便是在网络封锁最猖獗的时候。

我明白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并不是说自己当时做的有多好。而是当作为弟子的自己有了符合大法要求的意愿时,师父才会什么都可以做。而当自己心态不好的时候,事情就不会是这么顺利了。自己也发现当觉得环境变的不好了的时候,往往是自己学法、讲真相都不好了的时候。

二、各种执著的干扰是来源于“为私”的根源

在很早以前,我已经体悟到,师父的法其实已说的越来越明白,现在就是看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如何在正法时期做好。道理虽是早明白了,但很多时候自己却仍旧会表现出来不精進。这里面固然有着旧势力的干扰因素,但我明白一定是自己还有着一些执著不放的东西,而给了旧势力以干扰的借口,虽然也知道不能承认它们的这种干扰,但没有修去的人心使得自己会在有意无意中为旧势力的理所困。

在我写这篇心得体会的过程中干扰尤其明显,困魔的干扰,家庭中的琐事,神性的一面被抑制的很厉害。虽然我知道带着目地去学法是不对的,仍想通过加强学法和发正念来破除这种干扰,但效果却依旧不明显。好在我这次有了坚定的一念,一定要及时把体会写出来投出去,这一念也使得自己能头脑清醒的思考及写作,更使得一些深藏着的“为私”的念头在写作过程中慢慢的浮出。

一个最大的执著是怕自己掉队,过不了关。我悟到有这样的想法本身并没有问题,我想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有紧迫感。但如果把它作为目地就是本末倒置了。就象一个学生好好学习的话,肯定能得到好成绩一样,只要自己对于遇到的一切问题都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肯定不会掉队;而琢磨着如何不会掉队时则恰恰是走偏了。我更是体会到这也是我之前一直写不下去的一个主要原因,内心深处实质想着的是如何去写一篇文章,而不是如何真正的把自己的感悟提炼出来。前者更象是完成任务,而对于后者,我悟到其实就是一个提高和升华的过程。作为大法弟子,所思所想都应该是圆容于法的,而不是遵循某种俗世间的规则。此时此刻,感悟从心而来,并没有之前那种绞尽脑汁的思索。而之前写体会时总是想着能表现出自己做的好的那一面,其实不好的一面恰恰是最需要写出来并修正的,也是值得提供给其他同修以借鉴的。

这种怕心派生出的又一个问题是对于“梦”的执著,虽然有时师父会借用梦来点化自己,但当自己对梦过多琢磨的时候,我感觉旧势力已有借梦来干扰自己的情况了。大法弟子应当是理智而清醒的修炼,而千万不能陷入“随心而化”的陷阱。

还有一个更深的执著,那就是“不执著”。看似顺其自然,其实却带有着一种源自于私的麻木乃至冷漠。从师父最近的一系列讲法中,可以体会到救度众生的迫切性。而我的个性中一直缺少这种紧迫感,讲真相时往往是开了个头发现效果不好后就不再坚持了。这种个性的形成似乎与我成长过程中所接触过的道家思想有关,修炼前我曾经被道家的“无为”深深的影响过。这种旧势力的理在得法后形成了一种强烈的障碍。着急时自己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太执著了。这种“不执著”的执著时常会以不动心的假相出现,给自己以随遇而安的借口,但却少了精進,也让自己少了些坚韧,同时也少了些慈悲之心。

在我修炼之前就自认对物质的追求之心很淡漠,但最近却发现这种心时常会若隐若现的浮现,究其原因发现还是一种常人之情的心没有去除干净。觉得妻子等亲人是常人,需要有一定的物质条件,渐渐生出了这种执著。

各种执著,虽然表现各异,细细想来,都来自一个“私”字。

三、对师父的“真信”

在我得法之前,师父为了点化我,在一次救过我之后让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四个字“你还不信”。那时的我,顽固到居然仍不相信。

得法后,我曾经跟妻子说过,大法让我重生,就算失去生命,我也不可能放弃大法。自己说这话时真的是发自肺腑,如果说自己还不信师,似乎真是没有道理。

但如果真的是“真信”了?又怎么还会被这么多的执著所困扰?

法理师父说的很清晰了,而对于弟子们该做的师父讲的更是明白无误。为什么还是会老做不好呢?师父早就说过,“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如果我是真信的话,会是这样么?仔细想来,旧势力的干扰从本质上来说我认为都只是借口,自己做不好的借口。

举个例子说,我上班从来不迟到,而这即便用常人间的理来衡量,也算不得如何了不起。但对于发正念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却做不到都能保证参加。这是多大的问题!师父说过“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 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如果是真的信,这么重要的事情,能漏下吗?想到这,真是觉得很可怕。

究竟是什么阻碍了自己的“真信”呢?我想还是自己神的一面被各种执著心间隔了,不能更好的溶于法中,因而不够扎实。如何破除这种间隔呢?虽然自己也知道要注重学法,但似乎还是很难。终于有一天,在学法时突然发现,师父其实在解答同修的类似问题时,已经说过了。“我想只要多读法就能解开心结,就一定会修好。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但之前看这篇讲法时却并没有注意到这段话。这件事也提醒了自己,对师父的讲法,一定要多学多看。真信不会突然产生,而是要依靠自己扎扎实实的学法。

四、用善念去启发和救度世人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体会到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善”,这个善一方面是自己要带着纯善的心,另一方面则是要启发常人的善心,我觉得只有这样常人才容易接受真相并得到救度。

经过多年党文化的侵蚀,目前大陆人道德观念和是非标准已非常的低下,对于正神的信仰更是淡漠。这种情况在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中甚至更严重,对他们讲真相时的阻力往往更大。因为这些人通常会自认为看透了一切,分析事物的方法也已完全异化。比如他们之中也经常会说中共邪党如何不好,但讲到后来则可能是说换了是我,我也会这样干。大法弟子如果一味顺着他们的口味去讲真相,很可能达不到好的效果,因为他在骨子里仍然是认同邪党的强盗逻辑。由于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性,相信了达尔文适者生存的邪理,这些人已失去了是非的准则。

回想修炼前的自己,在很多时候也是持着类似的观点去看待一切。这种变异的思想当时极大的阻挠着自己得法,而对于这些世人,也影响着他们今天对于真相和大法的态度。当初在旧势力的破坏下,面对着邪恶之徒的暴行,是大法和大法弟子们表现出的善熔化了阻碍我得法的间隔,使我下决心走入法中。我的亲身体会告诉自己,只有让人们找回善念,才容易打破他们被邪党灌输的变异思想。

而要启发别人的善念,首要的我觉得是自己要带着真正的善念。如果我们真的是带着那种无私无我的心,为别人好的心,常人是能够体会到的。但从我自己的体会看,讲真相时往往会不自觉的陷入一种辩论中,这样会很难起到好的效果。而在谈到因果报应、灾难异相的时候,更要注意自己的心态、语气,避免让常人觉得我们有幸灾乐祸之心,而生出抵触的心态。这些是我在向妻子讲真相的过程中她告诉我她的一些感受,而很多常人一般则是不会说出来的。当我们讲真相效果不好时,可能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没有真正的以善心去救度世人,这样就失去了大法的威力。

我在工作中会和一些西方人打交道,从他们的身上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普遍的优点,那就是对别人的尊重以及表现出的那种友善,当然这和大法弟子应有的善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反观自己,党文化的污染让自己时常带着一颗争斗的心去看待和做一些事情,表面上的平静容易做到,但真正做到内心的平和有时则很难。这时自己都会感到自己所说的话或是所写的文字带着的那种浮躁,又如何能打动别人。而当自己充满善念的时候,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都会更客观,也更容易打动人。当我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人权圣火的传递时,当看到那些充满着高尚情操的文字时,自己被深深的打动了。突然产生了一种愿望,要给奥委会主席写一封公开信。信是直接用英文写的,用一种我认为西方人比较容易接受的语气。当时没有更复杂的想法,只是有一种非常迫切的想要述说的心,很快就把初稿写了出来。由于我的英语水平不高,有些地方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写,为了请编辑部的同修能帮助修改,投稿前我又加上了对应的中文。没想到很快我的中文信就被发表了。我知道这种“无心插柳”的背后是善的力量。因为他人的善而启发了我,同样也是因为善而让我理性和平和。

五、利用机会、抓紧救度

直到自己走入大法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师父为了让自己得法,做出了怎样的安排,而这一切的背后,则是何等的慈悲。更明白了正法时期救度众生的不易,旧势力是宁可毁掉一切也不愿意让众生得救。师父为了让弟子们得法克服了多大的阻力!而身处目前的正法时期,面对着更多需要被救度的世人,更是何等的迫切!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关于这方面,师父其实说过了很多。但自己在正法的進程中却常常会忽视,而用常人之心看待所遇到的事情。

有一次出差在外,当领导让大家都返回时,却惟独让我一个人继续留下来。当时自己有些失望,想着如何能尽快回家。在把大家送走后的路上,只有我与司机两个人。突然间我才意识到这是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于是由浅入深,由邪党的暴政、谈到了传统文化中的因果报应,当他谈到他妻子最近做了不祥的梦后,我把身上带着的“护身符”给了他,并谈起了大法的威力,三退保平安的道理,等到达目地地时,他已同意做“三退”。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被留了下来。有大量的有缘人在等待着大法弟子去救度,我们要利用好身边的这些机会。

每个大法弟子的条件和环境都不相同,师父给我们每个人安排了不同的道路,需要我们自己去体悟如何去做。

我自身的工作环境总是在变化,这让我一开始很不习惯。但后来发现这让我有机会到不同的地方,接触到不同的人群,正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讲真相的环境。时常会发现出差在外反而往往比呆在家里更有利于做好三件事。而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我在家里的状态有待改進。妻子虽然在自己的耐心劝说下做了“三退”,但她对自己的父母却始终不敢提及大法及真相,我自己也好象很难找到合适的突破口。想着正法的進程,真是很为他们着急。我明白这是因为我还没能够让妻子从内心里真正去相信这一切,自己还需要精進和抓紧。

随着正法的進程、2008年奥运的临近和越来越多外国人的到来,我还悟到大陆和海外的正法活动需要更为紧密的配合起来。海外大法弟子的努力使得我们大陆的弟子能够有更好的条件去证实法,而我们也应该配合好海外的弟子。我觉得有条件的弟子需要加大对身处大陆的外籍人士的讲真相力度。这些人往往身处比较发达的地区,只能接触到中国社会表观的一些现象,加上很多中国人有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即便内心对邪党如何厌恶,但对外国人却是“只报喜不报忧”。由于多数西方人是淳朴而善良的,他们非常容易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因此很容易被假相所蒙蔽。如果这些人都是把这样的印象带回国,会给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努力造成很大的障碍。

我遇到的一些外国人,如果不是我把那些高楼大厦之后的黑暗说出来,都会觉得中国的现状非常好。比如一个印度裔的美国人,他把在中国看到的情况与印度相比,觉得中国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好很多。于是我告诉他为什么他能看到在中国商场里的商品是如此极大的丰富,因为有大量的廉价劳工,他们得不到保险、医疗、甚至基本的权利;包括大量农村的孩子,因为他们没钱接受教育。而政府可以把大量剥削来的财富用于城市的形象建设,而无需回馈给国民,所以他能看到中国的一些大城市很漂亮。但是作为一个外国人,他不可能看到那些有病无法去医院的人,他更看不到那些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令我感动的是一个美国朋友在临别的感谢信中感谢我让他了解到了一个他原先不知道的中国。而让我高兴的则是看到一个加拿大朋友挥起拳头说,所以我们要進行战斗。虽然也有保持沉默的人,但我想至少他会把一个更接近于真实的中国印入脑海、带回海外。

六、强大自己的“神性”

今天白天,在我帮别人电脑安装程序的过程中,电脑似乎死机了,从新启动后,系统仍迟迟无法正常。连续几次后,有些沮丧,想着没办法只好是从新格式化后从新装程序了。但突然间觉得不对头,我原本是准备在晚上继续学法和写心得体会的,一旦从装机器,整个晚上的时间都会被占用。我之前已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好不容易進入了比较好的状态,怎么可以被这些琐事干扰,这一定又是邪恶在捣乱,我要排斥它。而有了这一念之后,电脑也恢复正常了。这件小事又一次的验证了,一旦大法弟子神的一面起作用,旧势力的干扰是难以为继的。换言之,当自己被干扰的无可奈何的时候,只是因为把自己混同为了常人,而忘却了师父给予我的神的能力。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中是这样结尾的:“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我悟到从那时起,师父已经把间隔我们神的一面的障碍破除了,就看我们自己如何让这神性复苏。明慧网上其实已经有了大量这方面的实例,就看我们是不是真的信师信法。

如果我们做不到对师父的真信,就不可能真正溶入大法,那么这神性只会继续沉睡,也给了旧势力干扰和破坏正法的借口,甚至会让我们沉沦下去。这复活的钥匙其实就在我们每个弟子的心中,让我们用对师父的真信让这“神性”全面复活吧。

个人层次所限,请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