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说我们行我们就一定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天有幸喜得大法的,家在农村,又得法晚,学法不久迫害就发生了。可以说我是个不算精進又让师父操心的弟子。在八年多的正法修炼路上走的不快,也走过弯路,也摔过跟头,但都在师父呵护下走正,站起来接着修,这些我就不一一写出来了,我只想和同修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那是零七年十月一日前后,我市有三十几名同修遭非法抓捕,与我接触的同修也被非法抓捕并搜家,我去同修那恶警刚走,同修的母亲也是大法弟子,让我先回家注意安全。后来不久同修正念正行安全回家又把东西要回来了。当时我心里真是很急很痛,因为我想到这次迫害的发生,可能是因为我们农村同修的不精進,依赖城里同修的原因,因为我周围有十几个同修看的师父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当时都是这个同修的帮助。

我知道这次是师父保护我,才使我平安回家,我的心性并不是很高,还带个刚过生日的小孩。我的心里很内疚,就想着也建立一个家庭资料点,也开一朵小花,曝光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但是由于我有求安逸心和怕心,先是婆婆与兄弟媳妇生气,不给看孩子了,又有不明真相的常人找到家来气势汹汹要报警。因为他女儿和母亲听我讲真相后,他女儿退团队,他母亲得法了,我却从没给他讲过真相,他不停的骂与怨恨,说我为什么不与他说。

当时我心里非常内疚,就到他家了解发生什么事,原来是他女儿被另外空间的东西控制了,说天堂非常美,像她那么大的去那可好了,给同学留了字条想自杀。其实我只是告诉她善恶有报,做个好人,共产党害了很多好人,天要灭它,要她退了团队,是今年夏天的事。

他却气呼呼的找我拨了三次手机报警,但我发正念请师尊加持不要让他犯这么大的错,我想他是个非常有缘的人,我要救他,所以三次没能拨通也就不拨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受人心左右。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也是很不好,家里的环境搞的也很紧张。

又有同修约我去做真相,当时的我正念不足,但同修的正念很强很正,当同修说咱们一起去集市上把真相挂历送给有缘人时,我的心没在法上不太想去。经过半天,分清人心与真我,我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完全是为了去我的执著心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应受人心的左右,决定一起去发,并请师尊加持世人得救明真相并加持我与同修安全返回。

当我与同修来到集市时还早,我们就给每个超市、小卖部的人。给走到我们面前等真相的人。因为当时我们都看到了那期待的目光。我们快回家的时候还剩下一部份,我想还拿回家,也没执著做多少,就到卖水果的摊发给他们一人一张并送上一句祝你平安和新年好的话,他们大多说谢谢!

有一位年迈的老爷爷,当我给他真相挂历,并祝他健康如意时他感激的说:“谢谢!还给我一张。”那份感激使我感动。这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慈悲,有包容一切的容量。来赶集的人很多,就你一张他一张,还有人拿四五张,也只不过两三分钟,所有的真相挂历都到了有缘人的手里。看着他们高兴的离去,我觉得他们有救了,我和同修也安全返回。

经过这件事,我想和同修说,我们有人心与执著不可怕,我们一定要分清人心与真正的自己,再一个要坚信师父,师父说我们行我们一定行,我们就走师尊安排的路,虽然有旧势力细致无漏的考验与安排,但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我修的不精進,人心又多,但也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虽然我现在做的不够好,但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有我们好同修在,我会努力做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