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重视常人书中的邪灵对我们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修炼四年了,一直没出现过病业的干扰。元旦那天早上起床,我发现脸上长满了红疙瘩,又痒又痛。而且脸也肿的很大,连耳朵也肿了。

当时就想是消业吗?我就在发正念时说如果是师父要我消的就承受,不是师父安排的,是邪恶迫害我的一概不承认,并清除它。我马上向内找自己还有哪些执着心。是我可能有爱美的心,总喜欢听别人讲好听的,说你年轻呀等等,看见别人穿件漂亮的衣服会多看几眼,自己穿新衣服也会留意别人的回头率……,可能是这颗爱美的虚荣心,才让我变的很难看。但找到了,仍不见好转,那就是说没悟对。是不是有色心?看到异性也没有什么感觉或动心的,可能也不是色心。是不是做事心呢?我救人的愿望是很强,这没错呀。过了两三天还不见好转,相反还更厉害了,我想可能没找到自己的执著吧。

每次学法时都翻到《转法轮》的“炼功招魔”,可能是师父点化。当时就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养了一条狗?但已经送走好多天了。原来我的确很喜欢小动物,很是执著,这次丈夫把明慧汇编的《不杀不养》交流文章找出来看,知道了其严重性,决心放下这个执著。但还是没见好转。

又找了利益之心、情等等。又过了几天,还是不见好转,我想:算了,不管它了,不在意它就是了,正念正行,三件事照做。但毕竟有些心神不宁了。有时的确痒的难受。有一天晚上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痒的难受,痒的时候恨不得把肉抠掉,抓了又痛的不行,就这样搞到晨炼开始。

后来我发现自己发正念的时候,一立掌就打寒颤。丈夫说,那一定是有个邪的东西,你一立掌它害怕就跑了,过后又回来了。那么也说明它不只是针对你一个人的,是我们都允许它能存在,它才能在我们这个空间场呆吧。

到了晚上,丈夫终于悟到了:之前他曾说要把他以前读书时的所有书烧掉,因为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过,共产邪灵藏在书里和实物里。可我当时有些舍不得,觉的那是技术上的书,也许还有些用途。就这一念给我招来了麻烦,邪灵的东西就找到了保护伞了,上到我身上来了。

悟到自己就是这个问题,人就轻松多了,睡的也好了,红疙瘩也消下去了,脸也消肿了。

后来我们就把所有的书都烧了,包括我孩子学过的书。别看小学的书,很多都有邪党的血旗在里面。在烧书的过程中又回想到一件事,当初我丈夫拿了两本书去烧,只烧了一本,还有一本很厚的书在灶门口没烧完。那天外甥来玩,三岁多,她看见了,要把那本书带回家,她嘴上也说:“妈妈肯定会说我带垃圾回家的。”但她还是带回了家。说明是那书里的邪灵控制她,就叫她把书拿回去好保它的命。我丈夫也没坚持,我们都默认了它们的存在,所以就招来干扰,影响了我们做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