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观众反馈看中共干扰之荒唐(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

5. 神韵展现的慈悲能感动得观众落泪

“今晚来对了,演出水准比我想象的好的多。看着感动得落泪。(前全球知名人力资源管理福利顾问公司美世(Mercer)的老板之一David Richards)”

“太好了,非常美。不论来自何方,所有的文明都在寻找相同的东西,我们都在寻找真理,我希望我们都能找到。(在WalMart眼镜验光中心工作的凯瑟琳在接受采访时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我从未看过如此纯正、充满正气和美好的晚会。当我看到《觉醒》,我止不住流泪了,这是我看到最美的一幕。(来自纽约的Ashony Molocho)”

“晚会的每个节目都让我很感动,那种内心的平静和祥和使我受到很大的触动,禁不住流泪。(达拉斯当地的一位小学校长Belia Thompson)”

“我一直在流泪,因为我被晚会的美打动了!(来自罗马尼亚的Schulman夫人)”

“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为什么人生有痛苦?为什么人们会受苦?这些歌词让我想到自己,我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一个人的挣扎。(女高音歌唱演员舒尔兹Elvina Schwartz)”

“内心很震撼,我哭了,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就是内心很感动。(来自芝加哥的印度女士Sakshi Dhamija)”

“晚会中有非常强烈的纯善的内涵,当时在看完后禁不住落泪,感觉上好象自己也在表演中,没有距离。(达拉斯当地居民Rosy Foo)”

……

五千年的历史大戏,就是神摆在人间的舞台。神韵晚会要做的,就是把这台戏再现出来,那就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真正的神传文化。很多观众都感受到了神韵演出中包含的巨大的善和慈悲,以及纯真祥和的能量。这种慈悲,真的就能感动得观众落泪。

这是中国文化的魅力,中国文化的神韵。身为中国人,难道不为我们的祖先在神的指引下创造了如此绚丽多彩的文化而自豪吗?

6. 神韵展现道德勇气,揭示现代中国的人权迫害

“整场晚会非常精彩,美丽而又赋予思想。舞蹈《觉醒》那是最打动我的故事,好人被迫害时,人们都开始起来反对那几个黑暗的迫害者,非常有力量。最有意义的是当人们开始起来反对那几个坏人,更多的人们受到鼓舞而从黑暗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我非常高兴能够给我的女儿解释这一切,这个情景带给我希望。(来自德州首府奥斯汀的观众TERI GOINS)”

“这台晚会很有气势,很有正气,作为中国人,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觉醒》那个舞蹈最令我震撼。在这个舞蹈面前,当看到法轮功学员那种坚强不屈的精神,我也感到一种羞愧,但这对于我也是一种动力。我们要尽早制止中共这种邪恶势力的暴行,否则更多中国同胞将要惨遭迫害。(中国民运人士、八九学运领袖刘刚)”

“我认为这场迫害不应该发生,这既违背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也违反人性。(费城拉美裔社区报纸《IMPACTO》的出版商Napoleon Garcia)”

“我非常喜欢《觉醒》这个节目,能够站出来维持正义与良知,这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在人间,永远是正义必胜。(德州达拉斯地区Garland市市长Ronald Jones)”

“我曾在香港和韩国参加过音乐表演,对中国的京剧也有所了解。我认为今晚的演出是一场正宗的中国艺术表演。节目都安排的非常好。我很想知道更多有关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信息。(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艺术学院任教的国际知名音乐家Jamal Mohamed)”

“晚会节目《觉醒》表达的信息很清晰:一些人只是在过日常的生活,例如在公园里炼功,却遭到迫害,但人们最终都能站出来维护正义和良知,表现了邪不压正的主题。(来自纽约来音合唱团的指挥、女歌唱家王惠津)”

“我喜欢与法轮功有关的节目,因为它表达的是真、善、忍的精神。(Burger King连锁店前经理Ed Ohara)”

“最令我感动的是表现那三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女子遭受迫害的舞蹈「升起的莲」,我甚至感受到她们所遭受的痛苦,演出触动人心,让我忍不住落泪。(在Northeastern State University任教的心理学教授Yung- Fei Kao)”

“我被那两个关于法轮功的节目深深的感动,我将永远记住这两个节目。我需要时间好好的思考。这两个节目深深的触动了我。(舞蹈演员Debonah Dimond)”

……

中共干扰神韵演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节目里面有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容。中共认为这是在“搞政治”。

其实,让时光倒回八百年,来到岳飞的时代,如果在那个时候有表现岳飞的节目,是不是也会被某些人贴上“搞政治”的标签呢?历史大戏,本身就是由正与邪的较量写成的,也正是在这种较量中,充实、演绎出了中国的文化。或者换个角度看,再过几百年,未来的人们在述说起当年法轮功修炼者是如何历经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共产党制造的磨难,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下讲真相,揭露中共,如何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争自由,如何展现修炼者的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怀……对几百年后人的来说,那一定也是感天动地的故事,还会有谁说那是“搞政治”呢?

“搞政治”不过是中共用来打人的棍子。如果这样的“搞政治”能揭露中共,能解体中共,能停止迫害,不妨就让更多的人去“搞这样的政治”好了。

道德不是喊在口上,而是要敢于拿出勇气的。如果人们只是愿意对历史故事评头论足,而对于现实的不公和迫害采取回避和说“风凉话”的态度,那不是真正的道德,至少,是没有勇气的道德,那种道德是不完整的。

结语

加州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Chris Norby)在收到中共的骚扰信后,他愤怒地写了一封回信告诉他们他被该信侮辱了并提醒他们“自由社会宽容批评”而不是压制它们。诺比说“(中共)他们正在指挥民选官员,告诉他们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后来诺比又在《洛杉矶时报》公开反击中领馆的施压。诺比说,这等同于一个外国政府企图对美国的民选官员发号施令,要我们支持“或不支持”、认同“或不认同”哪个团体。他回敬中领馆说,“你的信是在正式要求橙县县政委员会配合中共打压法轮功……这是对我的侮辱,我必定不会接受。”

除了骚扰官员,中共驻外机构还利用其控制的社团,在留学生和华侨中散布谎言,阻挠人们去观看神韵晚会。

美国官员对中共骚扰的反应,东西方观众对神韵演出的热烈反馈,就是对中共自不量力的愚蠢举动的最好回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