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今年六十九岁,是二零零七年上半年才开始坚持打电话传《九评》、劝三退的。过去也知道打劝三退电话很重要,可总是觉的很难,还为自己找理由,认为也参加了洪法反迫害活动,发资料、参加反酷刑展、见到中国人面对面的劝退都在做,打电话等别的同修去做吧。因这种执著心白白的浪费了几年的宝贵时间,现在想起来心急呀,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再不迎头赶上真的没时间了,于是我决定去掉怕打电话的执著,加入到打回拨退党电话小组中来。

刚开始是从自己的自动工具上抄下电话号码,每次也可以退一到三人,但有时遇到一点事情耽误没抄号码,也就不打了,没有紧迫感,这样怎么能行呢?后来找到分号码的同修让他每天给我发号码,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坚持了下来。

我每天是这样安排我的时间的,早上三点半左右起床,炼五套功法,发正念,学法至八点,上午九点半左右开始打电话。

每次打电话之前,我都会先发正念,同时准备很多吉祥如意的名字,如果有人想退党,退团,退队,那我就可以马上帮他取一个化名。我还准备了有关天灭中共的预言,真相资料,免费的三退电话号码,预料会提出的各种问题,这样遇到问题就能很快回答。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要不断清除人的观念。有一天我连续拨了几个电话,刚说几句就挂断了,再继续拨也不接了,我感到很困惑,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的思想不在法上,满脑子都是人的观念,觉的太难了,打电话没有用,浪费时间,不想打下去了。我意识到,这些思想都在阻止我打电话救人,都不是我自己的思想,就发正念立即清除解体这些不好的东西。

在打电话时有时回音很大,声音也听不清楚,心里很烦,我开始以为是电话公司的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是在救度众生,怎么能站在人的立场上看问题,而不在法上。师父说过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利用电话讲真相,那电话也是为法而来的,它就是我救度众生的法器。这样每当不清楚或有回音时我就马上会同电话说话,“电话呀,你是为法而来的,你帮助我救度众生,将来你也会有个好去处……”。再接着打,声音非常好,清清楚楚没有回音了。

后来看到明慧网上有国内同修反馈说,海外大法弟子打电话讲真相,就算对方没有听下去挂断了,也是直接震慑了邪恶,这更增强了我打电话的信心。

打电话时,开始的切入话题很重要,所以要经常改变方式。开始时我总要问别人是否听过电话录音,大部份人都回答没有。现在我改变了原来的方式,我就当对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们讲《九评》,讲退党大潮。

打电话时还得从对方的角度调整讲话的方式。一次我打通了北京的一个电话,我就滔滔不断的讲,对方打断我的话说,你说的太快了,谁能听懂?然后我说对不起,就放慢了速度,对方一直听完后才挂了电话。

还有一次电话通了后我告诉对方,现在全国有将近三千万人退出中共,每天都有几万人退出,对方打断我的话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快点说,你说的太慢了。我就赶紧告诉他:看《九评共产党》,共产党坏事干绝要灭亡了,赶快退出邪党组织。刚说到这对方就挂断了,连续又拨了两次才接,我又告诉他真相。他说不是党员也不是团员,只戴过红领巾,最后他用化名退出了少先队。

凡是接通电话的我都要告诉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人还用笔记下来,重复着我说的话。

有一位女士在听了真相后,我给她取了化名叫莲花,她说,哎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叫莲花。我说太好了。

有次我讲完真相,对方向我要电话号码和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姓刘,你打过来太贵了,我过几天给你打过去吧。他很高兴的退了队,后来我和他谈了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真相。

总之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都是针对自己的各种心来的。这些都为我创造了修炼的环境,给我提供了提高的机会。

打电话和其他的大法活动并不冲突,相反如果处理好了还能够互相促進。零七年十一月份我第一次参加了天国乐团在捷克的演出,回来的第二天上午打了十几个电话,就退了十四人,有两家都是一家三口退出邪党组织,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和加持。

在这次法会前,同修问我要不要写心得体会,但是我觉的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差距还很大,所以我写不出来什么,但是为了共同提高,我还是应该写。在写的过程中,也有各种各样的干扰,我自己肚子疼,头疼,全身酸痛,我的外孙发烧,咳嗽,晚上睡不着觉,我也休息不好,我的女儿也不舒服,等写完了大家的这些症状大部份也好了。

我不懂德语,又是小学文化,做其它的需要德语的证实法项目比较难。师父说任何环境都能修炼。我认为,向中国打电话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在这条路上我经历着酸甜苦辣,我的提高也在其中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我们要牢记师父的教诲,走好我们最后的每一步。

(二零零七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