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坚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九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曾经被中共邪党的警察追捕,在大陆流离失所了三年后,于二零零四年来到了德国。

我觉的不去救度这些当初对大法寄予无限希望而下来的高层生命,真对不起他们。所以几年来我几乎天天都坚持去慕尼黑的旅游景点,给大陆来的旅游者讲真相,风雨无阻。

去几次给大陆来的旅游者讲真相并不难,如果天天坚持就需要有毅力了。有时遇到刮风、下雨或冰天雪地也会有思想斗争,每当此时我就想到我们当时在国内发真相资料是要冒着危险的,现在那么多大陆大法弟子还在不顾个人安危在国内讲真相。

我在国内认识的一位大法弟子有时半夜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要摸黑翻好几座山,深一脚,浅一脚的,第二天中午才能回来。相比之下国外的环境轻松多了,如果不好好利用,我真觉的将来没脸面对那些在国内放下生死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每每想到此,什么恶劣的天气也无法阻挡我了,拿上资料就直奔旅游景点而去。现在去给大陆来的旅游者讲真相已经成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份,一天不去就觉的缺了什么。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我遇到过各种各样被邪党欺骗的大陆人,尤其一开始的时候经常受到冷嘲热讽或辱骂,甚至极个别的情况下,我还会被他们推撞。刚开始时遇到这种情况就很生气,慈悲心也不够,就与对方争论起来,没能做到师父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有其他同修提出来,我还不服气,不向内找,心想:“你们自己不来面对面的讲真相,还挑毛病。”

经过不断的学法,我才认识到自己不够慈悲,“忍”做的也不够,而且争斗心很强,总想压过对方,而忘了我是来救他们来的,不是为了战胜他们来的。知道错了,我就努力改正。现在对方无论说多么难听的话,已很难带动我,我就是讲我要告诉他们的真相。

师父说:“你们做的那一切,其实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正如师父所说,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我已经是将近七十岁的人了,每天都去旅游景点讲真相,也不觉的累,越讲身体越轻,越讲气色越好,许多大陆来的旅游者都不相信我是将近七十岁的人。

我们利用各种办法讲真相,我经常把小蜜蜂挎在肩上,把录在小蜜蜂上的“大纪元退党声明”和“退党歌”的MP3放给大陆游客听,把“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横幅挂在脖子上,让大陆游客看,手里还发真相资料,口里还劝退党。大陆游客对小蜜蜂放的“大纪元退党声明”和“退党歌”即感到新奇又感到震惊,也经常把“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横幅和我一起拍摄下来,带回国内。我从大陆游客的变化,能感受到天象的变化,现在恶语相向的少了,态度越来越好,至今我已为一百名左右的大陆游客办理了三退。有许多导游都认识我了,见了我就招呼他们的团员:“来,过来听听,受受教育。”

有时我一个人要同时面对好几个旅游团,上百人,真有点应接不暇。这时我就想,要是能有其他同修也能来讲真相就好了,同时心里也为那些一直错过这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的同修惋惜。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让我们共同做的更好吧。

(二零零七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