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清,才能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一年多来,在做真相资料过程中,干扰我最多的是硒鼓。打印中硒鼓不是出这个毛病,就是出那个毛病,修又没地方修,用又不能用,没办法只好放在一边。

近日,才用不久的硒鼓就出了问题,只好换上一个新买的。谁知一试,就不能用。这时我的心一沉到底:完了,找自己吧!看着十来个不能用的硒鼓,心中就有一种犯罪的感觉:那可是用学员的血汗钱买的呀!我不能再去买了,今天走到这无路可走的地步,是因为我总是不能醒悟,才走到这一步的。走到这一步,就是叫我必须该清醒了,事情必须该有个了断了。

可是,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找自己的心。我发现主要是那个干事心,可就是一直不去,我也一度发正念清除过,也不见效果。我就想是不是有别的心,可又找不着。看到《明慧周刊》上,有的同修做的那么好,而自己却达不到。那种迷茫与困惑,使我的心情阵阵低落。

偶遇两位同修,交流中,一为自己的丈夫胡作非为而苦恼不堪,一为自己的丈夫主意识不强所困扰。我就想:我的家庭中没有干扰,妻子、孩子都全力的支持我,为证实法,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们一味的支持。可是那些硒鼓们不行啊,总是跟我捣乱,闹的我焦头烂额、灰心丧气的。想到这,我的脑袋象开了窍一样,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家人为什么支持我?是因为她们都明白真相;硒鼓们为什么不支持我?是因为它们不明白真相。试想,让一个不明真相的人帮你去做真相,他能心甘情愿吗?他能不抗议吗?他能不罢工吗?那硒鼓可也是实实在在的生命啊!事情的真相尽显眼前,一切都非常的明了。师父早已在《转法轮》讲了:“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悟,非要经历那么多的魔难,走到今天这无路可走的地步才明白呢?!师父在《论语》中说:“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想到自己这一年多来的“爬行”之苦,又联想到这些年来在人心中跋涉的艰辛,我哭了,抑制不住的哭泣。我为自己的愚笨而伤心,为自己的愚笨所带来的种种不应有困苦而伤心,我哽咽着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要爬行,要飞跃!”

当我按照法理去做的时候,那些要去的心,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不能用的硒鼓能用了,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事情过去了,教训永远的留下来了。而这样的教训,在我的修炼中,却不止是一个、两个。

前些年,在众多同修去天安门证实法的日子里,我从心里想去,可是去不了,有时从梦中急醒:“我为什么不能去!”因为我一想去,就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孩子。想到我一去就要被抓、被判,她们就要流落街头,我的眼泪就簌簌而下。那情重重的弥漫着我,让我感到,那情永远也不可能去掉。当看到有的同修那么精進,而自己从心中无论如何也精進不起来。着急、苦恼,问了很多同修“为什么?”,都没能回答我。就在这种迷茫与困惑中,邪恶登门了,我只好翻墙而去。

流离失所后,当我全身心的去证实法的时候,我能够多学法了。这时法理就不断的向我展现,我几乎每天都在变,每天都有新的感受,变化之快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旧势力;我忽然彻底明白了什么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忽然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在法上修,等等,等等……明白了许许多多。而每次对法理的清晰、明白,都是对怕心及各种人心的解体,都会更加让我清醒、理智,修的踏实、稳健。

回顾自己流离失所之前那段时间的修炼状态,都是因为自己学法少之又少,不明法理造成的。在人的理中,用人心看待眼前发生的迫害,那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人理中就包含着怕,包含着情,包含着争斗及各种人心,所以你用人的理(观念)去衡量、去做事的时候,你就会怕,你就会被情左右,你就会被迫害。

妻子修炼之前有哮喘,修炼之后也一直在“消业”。当她喘不上气来,抓着我的手,用一种祈求的眼光看着我时,我就背过脸去,不让她看到我的眼泪,我要给她鼓励,我要让她挺过来。可是我在心中却想:“师父,她也修炼了,您为什么就不管她呢?”回看那时,也是因为自己不明法理,才会有这些人心:认为修了大法了,就应该病好,就应该这样,就应该那样。不明法理的时候,就象人迷了路一样,不知怎么走。这个时候,邪恶就会来引诱你、迫害你,甚至让你邪悟,毁掉你。

我的流离失所,是我的无能,我也一直羞于提到它。但是,它确实给了我提高的机会。当妻子再次出现“消业”状态的时候,我就能用法理看到她“消业”状态背后的真正原因。明法理后,我没有了情,没有了人心,只有对法理的坚信。妻子也很快能在法上认识了,“消业”状态过去了。

以上是我太多的修炼体会之一、二,修炼没有结束,关还在过,过关时一定还有困惑,困惑是我们过关时,不明法理造成的一种状态,那时就是我们该明白法理了,该提高了。修炼人,不能总按照人理去做,应该在法理上升华,超越人的理,用师父讲的法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很多同修常为自己的人心不去而苦恼,却不知各种人心是紧紧依附在各种人的理(观念)上,活跃在人的理中,随人理而行,人理不破,人心不去。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所以安排那关往往都是只要提高就能过,你不提高就不能过,基本都是这样。”当我们多学法,去掉了人的理、人的观念,真正把法理作为我们行为标准的时候,我们就是提高了。提高之后,人心自然消失,魔难自然过去。

文章中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以便切磋,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