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间的缘份也不能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今天无意中在正见网上看到同修一篇《缘结天上:生命之初》的文章,在此之前也陆陆续续的看过一些同修写的轮回故事以及回忆起的同修之间缘份渊源的文章。说句实话,每次读后都有一丝担忧的感觉,今天觉的应该把这些写出来,和同修切磋,也是对我们的修炼环境负责。

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北京上访的时候,我和北京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接触较多。当时我很震惊的发现,有些同修非常执着他们“往世的缘份”。他们中有人回忆起自己曾经是岳飞的后代,并且陆续找到其他的“兄弟姊妹”。这里不想谈事情本身,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那个宇宙聚焦,历史铭记的日子里,看到那么多同修开口闭口以往世的兄弟姊妹相称,并且纠缠在对同修的情中,与周围为护法舍生忘死一次次走上天安门广场的同修很不相衬。

我是那种与生俱来带一些功能的弟子,在修炼中经常能知道自己和周围人的缘份的来源,更别说修大法中和同修之间缘份的深厚以及来源之高。但是我认为这些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与大法的法缘和众生的救度之缘。因此很少和同修谈起往世的缘份,因为和今世同修大法相比那些太渺小。

妻子是闭着修的,包括我们的夫妻之缘我都觉的没有必要谈起。因为作为一个修炼中的人,在现阶段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即使在某一层次是真实的也不一定是全面的,能使同修精進的是法,其它的能不掺進去尽量别掺進去。何况与此生在世间助师正法的同修之缘相比,那累生累世的世缘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们从茫茫宇宙下走,以及在红尘中流转,生生世世结下的缘份不知有多少,而在今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时期不应该过份关心这些。我想如果文章不是写给常人看的,不是为救度世人起辅助作用的,写给同修看也没有必要,尤其是说明故事中人物就是今天的某位同修的写法。在当前这个值千金、值万金的正法时刻,在同修们比学比修,助师正法的纯净环境中,很容易往起勾同修之间对情的执着,在同修们圣洁的关系中掺杂進一些好奇心、欢喜心等,我想这些副作用都没有必要出现。

当然同修写这些文章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因为作者和读者同修都还在人中修炼,难免字里行间还有人心,还有人情,有人心自然会引起执着。我想还是应该区分一下作品是给谁看的,给常人看的没有关系,修炼人的内境是清静的,无论以何种体裁的作品对于今天的世人都是有益的。如果是写给同修看的,我想就应该严肃一些,思考一下在正法时期如此神圣的时刻有无十分必要?是否会引起人心的波动?是否对我们修炼的环境起着正面的作用?是否用智慧一些的手法更好?

仅以此与同修切磋,层次的限制,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