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亲情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我是九六年十一月喜得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在炼功方面上比较精進,大量时间用在学法上。我以前是跟父母修一种教,没有书只是打坐,说是修好了能上天当神仙,修了好多年什么也不知道。

当我喜得师父的《转法轮》时,感激得直流眼泪,这才是我真正要修炼的真经。同时我看到书上的每个字都是法轮,同时有山、有水、有人物的出现。修炼不长的时间,我身上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人也有劲了,走路生风。怎么能不令人高兴呢!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自从我去北京证实法和发真相书两次被抓后,老伴和四个女儿对我看管的很严,不让我和同修接触,外出买菜有老伴跟着。看到他们比我还紧张,我的亲情上来了,觉的他们为了我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也就顺从他们了,只要能让我学法修炼就行了。我以后就很少和同修接触,学法炼功也比以前少多了,身体也经常出现不舒服的地方。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的两年内,我的三个女儿都生下了孩子,老伴可高兴了,看管孩子的任务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同时还让二女儿住在我家,免得我外出。就这样,孩子、家务,通通都压在我身上。当时我常人心出来了,没能从法理上找,配合了旧势力的安排,默认了旧势力这种形式的迫害,还以为这就是我的修炼环境。

由于我的亲情太重,四个孩子咬咬哪个都心疼,看到哪个外孙都亲,已经对他们放不下了。做了好吃的都叫回家吃,临走还拿走一些。我感到太累了,一夜就睡三个小时的觉,白天困的很,拿起大法书就困。我并没有意识到是我对亲情太执著,叫另外空间的邪魔钻了空子。

由于我深深掉到了情的执著中,家中搞的越来越紧张,女儿们为了叫老母亲能看管自己的孩子,姐妹之间矛盾很大,对母亲的态度也变的很不好,有的甚至于说她是后娘生的等一些难听的话。我都忍了,还是无怨无悔的干活(其实又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忘了大法弟子应开创修炼环境,用正念正人心,用在大法修炼的心性中提高圆容家庭;而不是默不作声,任由有缘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出言不逊。)

我记着师尊的教诲,遇事向内找,凡事都得忍。我在亲情的干扰、过亲情关中提高了心性,但并没有向内深挖一挖根,到底是什么促使我的情老放不下。后来,我觉的还是法学的少了,没有真正溶于法中理解法,在法上认识法,偏离法后而执著于亲情难以自拔。

世间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怕心很重,老是怕发真相小册子时被家人找,结果每次不是老伴干扰就是孩子一个个的电话找我。有一次和同修切磋,女儿到处找,回家后,家人的态度对我特别不好。我想,情的执著,今天一定要去,在学法、炼功、在做三件事上,不能再向他们妥协。我要证实法、护法,否则他们会加大对我的干扰与迫害,也会造成亲人(有缘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

在他们的一同质问下,我说:“我要堂堂正正的学法修炼,我自己的路自己走,我也没走错,谁也管不着。”当时,被邪灵控制的老伴要把大法书撕掉,我大声说;“你敢撕,你不怕神吗?你怕那些邪恶之人干嘛?给你讲真相你总也听不進去。”这几句话就震住了老伴。

此事发生后,我悟到:学法修炼,时时要用神念,不动用人念。动神念时,邪恶俱毁,用人念时,邪恶便会变本加厉的迫害。日后我正念正行,溶于法中,家庭环境慢慢的开创出来了。

事后我意识到,我的亲情和怕心太重,学法不够静,发正念老走神等原因,遭到干扰与魔难。我要突破它,因我是一个炼功人,常人的情、怕心、争斗心和各种欲望要通通去掉。然后我定下了一个时间;晚上每小时发正念时都要带上清除亲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烂鬼,并说出亲人的名字,效果很好。

从那以后,孩子一律送托儿所,下午四点我接。上午买菜做饭,中午发正念后学法至四点,晚上大部份时间是讲三退。救度众生。到晚上十点半打坐一个小时,接着就是十二点发正念。早四点半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是一天两次打坐)。

亲情放下了,怕心没有了,我的心轻松多了。姐妹们也和睦了,老伴和孩子们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纵,也不干扰我了。有时候还提醒我发正念。我在大法中归正了自己。摆正了大法在心中的位置,放下亲情,修出慈悲,圆容了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