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体会:口信与心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六上半年得法修炼的。当时我住在一位大法弟子(老学员)附近,他经常到我住的地方来。那段时间我的痔疮正发作,走路、骑车都很困难,我正打算到医院动手术割掉(我问医生痔疮能否根除,医生说不能根除),这位老学员指点我,并说修炼法轮大法就会慢慢好的。他说他原来患有腰椎盘突出,腰上捆有绑带,两手不离拐棍,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慢慢就好了。

我看他身体很健康,六十多岁的人,只看到五十多岁,一天忙到晚,精力充沛,满脸红光,从他眼神中可以感觉到他所说的是真实的。(其实我一直认为学法轮功的人不是坏人)。另外我妻子的小姨娘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也听说她原来得很重的病,用了许多钱,不见好转,经过修炼法轮功也好了,身体很健康,一天到晚忙内忙外,不是做事就是看书,我想他们说的是一致的。法轮大法莫非真有神?我想学就学吧!又不需要花钱。

有一次我看大法书《转法轮》,看到关于抽烟的问题,“抽烟也是执着,有的人说抽烟可以提神,我说那是自欺欺人。”“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第二天抽烟,嘴里苦得不是滋味,不想抽烟,我想这本书真神,怎么说得和书上一样呢?为了戒烟,我曾经不知道动了多少脑筋,用过多少办法,就是不灵。看一遍书就成了,要是别人这样说,我还不相信呢!

我是一个做小生意的,走乡串户到处转。在修炼的路上第一次遇到难关,有一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我正骑着自行车往家回,边吆喝,这时有一位老年妇女在后面喊我,叫我到她家修煤气灶,我一進她家的大门,映入眼前的尽是毛××象、中共十大元帅、“邪党”四代人像头,墙上贴满了,只是感觉不对味。她家的厨房在后面,我经过后门时,突然脚被什么东西咬一口,我一惊,原来是一只母狗(下过崽的),痛得我大叫一声,把裤腿卷起来一看,当时有两个牙痕,肿了。我要求去打针,这位老年妇女说没事,说她的侄儿被这只狗咬了,也没有打针(其实是舍不得花钱)。我还是坚持把她的灶修好了,临走时我说以后有事咋办,她说:你把我的门牌号码记下,以后找我。我想以后出了事你也不会承认的;再一想,我是学法轮大法,不是说可以消除病业吗?我也没有把她的门牌号记下,于是我推着车回家。回家后,我妻子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的说了一遍,她叫我去找那个屋主,要求打针,我说算了,我现在不是在修炼法轮大法吗?我妻子的气也消了。

在家待了一个多星期,在这个期间,有好多人劝我去打针,不然有生命危险,举了几个例子说某地等人没有及时去打针出了事等。我说没事儿,不需要打针,坚持每天炼功看书,盘腿打坐,腿越痛越要盘。一天天的肿就消了,肌肉先青变紫,再变黄,最后好了。我跟我妻子说,你看我腿真的好了,大法真神了!我妻子也相信了。不是信师信法,哪有这么快好的事?

只有真正从内心深处信师信法,师父就可以帮助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但是,只限于给真正来修炼的学员,不是说你坐在这里,你就是个修炼者。从思想上根本的转变过来了,我们就可以给的,还不止是这些,以后你们会明白,我都给了大家一些什么东西”。

零七年上半年又出现了一个难关,事情是这样的,我堂兄的田地(分给他大儿子)原来上缴土地费时说不要,给我种。他说了还不算,还要我亲自打一张证明说田地过我帐头上的条子。当时我说不需要,兄弟说了不就行了,他说非要我打一条子,我也打了。可是现在田地不上缴土地费,他说要回土地,说他有土地证(后来补报的)。当时我和他心平气和的谈,我说:“兄弟,你要田地可以,你把我打给你的条子还给我也行”。他不承认叫我打条一事,当时我非常生气(此时忘记了大法)。我说你敢对天发誓说没有叫××打条,打了条不得好死,他不敢发誓。过后,自己想到师父说我们不和常人一般见识,要做到忍,因为我是一个修炼中的人,但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我又让他一步,我说条子时间长了丢了,你再给我打一张条子说田地与××无关(不留后遗症)。他说靠不住,就是不打。我经过家族中长辈出面调解,最后他大儿子打了一张条子。常人说我好欺负,要是别人不会就此罢休,我也气得够呛的,过后一想,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呢?还是人心放不下,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而近一段时间身上的病业又加重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真正修炼”这一词语。师尊为什么要多次重复加重使用这一词语呢?我个人体悟就是要求真正实修而非口头或书面形式,自始至终不要忘记自己是修炼人。不要象有些宗教修炼走形式:于里捧着书,心里想别的事,而嘴上在念,或有人在打瞌睡,或有人出了门,忘记书上讲的,这能提高吗?就是拿世界上最好的经书也是白搭。口信而心不信,非真正修炼,难修也!

希望新老学员牢记师尊教诲,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