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师父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八年了,我在证实放法的修炼中,经历了从不成熟到逐渐成熟的过程,深深的感到:只要放下人心,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说了算,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市二十多名同修开了一个法会,我也参加了,决定印刷了我市第一份真相传单,准备在一夜之间铺满大街小巷(追求轰轰烈烈的干事心)。我与另两个同修一个组,负责一片,从凌晨二点钟到五点钟,我们发放了几百份资料。后因其它一组同修出了问题,被恶人举报了,大家那时都不成熟,前前后后的过程都被公安部门掌握了,损失很大,几个同修被非法判刑,有几个同修被非法劳教了,我也被他们关押了一天,家也被抄了。那时我没有怕心,也没想到被迫害,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要迫害好人。”晚上十二点钟左右他们让我回家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二零零五年秋季,一天晚上同修邀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七十多份资料发完了,只剩最后一张粘贴,结果被一学生举报了,同修走脱了,我被110送到了派出所,当晚公安局、国安局来人了,一看是我,就问我资料来源,要我说出一起发传单同修的名字,我没有配合他们,叫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当晚他们就把我铐在审讯室的铁管子上,只能站着,腰还不能直,我默默的背着师父的法,求师父加持我出去,我还要救人,当时就感到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一直保护着我。后来才知道,当晚他们到我家抄了家,搜走了我仅有的一本精装《转法轮》,还有我手抄的经文,一本《明慧周刊》,而我放的《九评》没被他们抄到。丈夫因拒绝他们的违法行为,结果被他们抓到看守所迫害了九天。第二天上午,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恶警,他咆哮着:“这次没那么容易放过你,快说出来,不然送你去劳教。”我义正词严的对他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他们知道消息后,不停地帮我发正念),零口供,第二天下午,单位来车把我接回了家。回想起来,是那一段时间干事心出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还与丈夫一起曾三次粉碎了恶人想绑架我到当地洗脑班迫害的阴谋,还有一次我成功的阻止了几名恶警半夜来我家抄家,企图找所谓证据,然后对我实施迫害。

做好三件事 圆容好整体

师父一直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学好法是提高的关键。因此我平常比较注重学法,除上班、做家务、睡觉之外尽量利用时间多学法、学好法。放下这一本,就看那一本,我学法不追求数量,也不赶進度,把自己溶于法中并对照自己,特别是邪恶最猖獗的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间,迫于各种压力或怕心,同修之间联系少了,我悟到这样的环境对我们是更大的考验,要求更高。集体学法,同修经常在一起它有一个督促的环境,这个时候就全靠自己了。修炼以来,我养成了随记的习惯,今天我悟到了什么法理,明天发现自己哪方面存在不足、有执著或人的观念,再或者不同的正法進程法对我们的不同要求我都把它们记下来,目地是曝光,再一个呢就是自己跟自己交流,自己督促自己,隔一段时间就把它们烧掉(为了安全),因此我很少被干扰到。其实师父一直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心正念正,周围的环境就向有利于我们做好三件事的方向转化。

二零零五年,单位给我配备了电脑,没事的时候,我可以浏览大法网站了,也可以把大法书或经文下载下来看,增加了学法时间,为正法时期的修炼和更好的救度众生打下了好的基础。法理清晰了,做起事来事半功倍,也不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状态也有不好的时候,看书不入心,看不到法理,一般这个时候就是三件事没做好,需要向内找提高上来,把执著放下的时候。记得二零零三年有一段时间,总是梦到蛇,要么就梦到死人,知道状态不好,被邪恶干扰的时候往往是不清醒的。通过不断的学法,明白了是没听师父的话,有怕心,正念发的少,质量也不高,真相很少去做,师父是告诉我要多除恶,多去救人啦,要精進不停地去兑现自己曾经的誓言。

救度众生不退缩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间,我都是用口讲真相,那时我们地区还没有资料来源,到二零零一年后,开始在同修的带动下出去发一些传单,贴一些讲真相的粘贴(同修从外地拿回来的)。那也是一个去怕心和突破的过程,有时带几张骑自行车转好多地方才发出去。

有时邪恶也捣乱,刚出去发资料,脚被崴肿了,这个时候我会对它们说:“我不会退缩的,我是大法弟子,就听我师父的话,我师父叫我做的事是全宇宙里最正的事”,几次之后,就没有这方面的干扰了,那时候我还与同修一起到附近农村发过几次传单。

二零零二年,跟我一起联系的同修出了事,被邪恶非法劳教了,我没了资料来源,就买回毛笔、彩笔、白纸、不干胶标签,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等出去张贴,有时也写上自己有感而发的讲真相的小诗出去贴,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我们地区同修不多,“七•二零”之后真正坚持修炼的不到三百人,而我们这里是一个人口有一百多万的地级市。由于有依赖心,资料一直依靠外地,本地同修也想有我们自己的资料点,还未见成效就被当地邪恶给破坏了,同修判的判刑,劳教的劳教。正法形势明显的滞后于其它地区,跟师父的要求比那就差的更远了。二零零四年之前,我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周刊也很难看到,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下,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我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条件,给我能够接触到的管理对象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把自己从大法中修出的善和慈悲留给了他们。

二零零四年后,我们地区就有稳定的资料来源了,全市讲真相的工作就大面积的铺开来做了。因为人手少,责任大,任务重,我们以一当十、以一当佰的做着各种项目,救度着一方众生,环境越来越好了,走出来的学员也越来越多了,明白真相的世人不断的增加。我也开始利用可利用的时间尽量的多发一些资料,多贴一些粘贴。不管是白天黑夜,严寒酷暑,还是逢年过节,大街小巷,城市乡村都留下我的足迹,一佰五十斤重的身体,爬起楼来如踏平川,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几年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有惊无险,平稳地走到现在。经我发出去的真相资料大约有二至三万份,《九评》发出了约二千本。我们相互配合,分工有系,发挥每一个同修的特长,逐渐地成熟起来了,近两年我们地区基本上没有发生比较严重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我学会了电脑,这一关也是刻骨铭心啦。师父给我们讲过电脑是外星人弄到地球上来的科学见证,因此一直以来,我对电脑很排斥。师父硬是提着拽着我往上提高,在人中的表现是单位给我配备电脑之后,立马就要求我开展方方面面的工作,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加班加点,我冲破了这一难关。之后家里的电脑也上网了,也买了打印机,开始给自己打印经文、周刊,慢慢的帮着身边的同修做一些,有时也做一些资料,算是对大资料点的一点分担吧,现在还帮着发表同修传过来的三退声明、严正声明、讲真相电话等。

做师父的大法徒真是太荣幸了

由于平时自己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尽量的为家人着想,也是师父、大法的伟大,丈夫和儿子都明白了大法的美好,明白邪党的邪恶,都很支持我,丈夫还帮我发资料,上网发三退声明,也帮着打印周刊等。二零零六年我担起资料的传递工作,这一年,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一星期我们学法一次,互相切磋,互相帮助,比学比修,我们都提高的很快。

我以前是一个比较爱好穿着打扮的人,修大法后就把这一执著基本去了,特别是迫害发生后,我基本买水货衣服穿了,买菜也是走远一点的路到批发市场去买,尽量的多拿钱给同修做救人的资料。同事有时候笑话我,他们哪里知道其中的因缘啊。

十年的修炼,我是在师父不断的点悟和精心看护下才走到了今天,想说的话真的是很多,甜、酸、苦、辣都有,跟做得好的同修比起来,自己还有很大的差距。但由衷的感受是能做师父的大法徒真的是太荣幸了。因此在这所剩不多的证实法的时间里,在不断修好自己的同时,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在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突破面对面劝三退的难关,多救人,救好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