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体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通过我自身经历的事情,说明一下我对正念的理解。正念是相对于不正而言的。不同情况下,发出的念头不一定相同,但都存在正与不正的问题。在那极度恐怖的时期,面对一切迫害,我感到,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在主意识控制之下发出,也就是要有正念。现举两个例子。

一、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的初期,在邪党统一部署下,我们单位的领导也开始了对我進行所谓的思想教育。他们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对我進行围攻。一天,他们把我找去,说是谈话。進了会议室,有局长,有处长,在座的四、五位都是领导,拉开架势准备進行谈话。

我意识到,这是在有意震慑我。一开始我心里很紧张,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笼罩我的全身。然而凭着多年修炼的基础,我很快便冷静下来。那时,我思想中没有丝毫杂念,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听他们讲话。尽管我什么话都不说,可他们所讲的每一句话,都会引发我脑海里许许多多的东西出现,我发现,那些都是我此前修炼所形成的东西。

谈话过程中,局长为了向我证明法轮功如何不好,给我举了好些例子,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某某,做了什么什么事,不善、不真、不忍。他振振有辞的说了一大堆法轮功学员中出现的一些不好现象。从而他得出一个结论,说法轮功是“不真不善不忍”。最后他说:大家苦口婆心劝了你半天,都是为你好,你也应该有所认识了吧,下面你谈谈吧。

我顿了顿,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刚才大家对我说的,特别是局长,从年龄上讲,你是长辈,从职务上讲你是领导,我理解,大家都是为我好。局长所提到的那些事情,不过我想问一下,局长你举这些例子的目地是什么?是想让我比他们更加的不真不善不忍,还是让我不要像他们那样,真正做到“真善忍”?我想局长和大家的目地肯定是希望我往好处学,一定是希望我做到“真善忍”,否则大家也不会这样苦口婆心的规劝我了。

在这里,我是想用人的正理压制人的恶念。因为他们举出的例子,其目地是想证明法轮功不好,但他们内心还是认同真善忍的,我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此一问。我此话一出,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很奇怪,没想到我会这样思考问题,但无不点头称是的。因为没人敢承认他做我的工作是希望我从此学坏的。

我接着说道:“其实法轮功是在教人如何做个好人。”局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插话说:“共产党没让你做好人呀?”我说:“从小我爷爷教我做好人、我父母也教我做好人,今天局长和大家都在教我做好人,我们老师也在教我做好人。如果共产党让我做好人,那么我爷爷就不该教我做好人了?我父母就不该教我做好人了?局长和各位领导就不该教我做好人了?我们老师就不该教我做好人了吗?”局长无语,所有在场的人无语,都低下了头,若有所思。我接着往下说:“法轮功有本书叫《转法轮》,三百多页的书通篇讲的都是真善忍,都是讲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局长说:“哦?你们还有本书?如果书上也是讲真善忍,那你就去学,我也不反对……”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二、在另一个场合,在当地派出所里,我被戴上了手铐。警察以“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要同中央保持一致”为由,迫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功。

说这话的人没意识到我并不是共产党员,我也没向他解释。我说:“是,这些话已经成为约束我们行为的准则了。可是我感觉,说这些话的人是有意在培养中国人的亡国奴意识。”警察错愕:“你怎么这么讲?”我说:“那当然了,今天是共产党执政,共产党不让干的我们就不干,共产党让干的就必须得干,这叫同中央保持一致,对不对?那好,久而久之,大家形成习惯了,形成意识了。那么假设有一天外国人成了统治者,他们让你举着他们的旗去欢迎,你去不去?你要不去,就违背了‘同中央保持一致’的理念,所以你只能去,那你还不是主动去当亡国奴了?所以我说‘同中央保持一致’,就是他们有意在培养亡国奴。”警察听我这么一说,扭头就出去了。我能看得出来,他内心受到了震撼。

还有许许多多这类事情,限于篇幅不多说了。都是个人所走过的路,个人的体验,不当之处望同修们指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