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我终于有幸于二零零五年得法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两年多的修炼之路。在此与同修交流一下自己作为新学员的修炼心得,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学法背法

刚得法就从同修那里得到《转法轮》,自己也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可等我看完第一遍再往下看时,干扰就来了,脑子一会儿想这事那事,无法清静,同时困魔也很厉害,有时看着看着竟睡着了。我当时想我一定要看下去,我就是要学法,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当看完三遍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了,也坚定了我要修下去的信心。

刚走入大法向家人讲真相,家人都不支持,可自己从不气馁。任家人使用什么方法阻止,都阻挡不了我坚定修下去的信心,那时就想师父的讲法:“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转法轮》)我要返回去,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来在世间的生命是为大法存在的,谁也动不了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就是师父的法指导我,让我更加坚定永不放弃的信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家庭环境逐渐的宽松了。

随着学习《转法轮》、《精進要旨》、师父各地讲法和同修的交流文章《明慧周刊》,更加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当看到同修谈到背法如何帮助提高的心得,有的同修甚至已经背了几十、几百遍的时候,自己的心被深深的触动,也加入了背法的行列。刚开始背很难,一段读了不下几十遍才能记住,总觉得背的不扎实,于是不管去哪里就在路上背,早晨背,晚上睡觉前背,有时背着书睡着了,告诉自己不要放弃。可是当我背了十几页后,惰性突然上来了,放下了,后来又背了两次又放下了。

二零零七年暑假,随着自己对学法重要性认识上的提高,就又从新开始背《转法轮》。其实背法是学法的一种好方法,是为了更好的学法,记住法,溶于法中,不是为了背而背,更不是和其他同修比。这样我的背法坚持下来,现在第八讲快背完了。背法过程也是逐渐提高的过程。每天坚持背5、6页,有时背8、9页。现在一天不背法就觉的不对劲。背法让我的修炼更精進。比如,当我和丈夫、家人遇到不快的时候,自己就知道按师父的要求向内找,用法理来衡量自己的行为,找到那个执着去掉它。凡是遇到矛盾就用法理衡量,向内找自己。当然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但自己从不灰心,认识到做的不好时,就想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不能这样,不能破坏大法弟子的形像。慢慢就会把那放不下的心都放下了。背法的过程中,使自己变的更会向内找了,身体上也能感受到有东西在动,把自己完全溶于法中,那真是其乐融融。

二、突破双盘

我是一个比较胖的人,以此为由,自己一年多从未双盘过。后来听同修讲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同修,突破困难达到双盘的经历,自己深受鼓舞,想人家那么大年纪都行,我也一定能行,也下决心双盘。在同修帮助下,第一次双盘坐了五分钟,当时那汗就冒出来了,但我没灰心。同修鼓励我,我也下决心盘,慢慢能盘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了,当时有了欢喜心,就放松了自己,结果盘三十分钟疼的简直剜心,心都疼,疼的数数,背法。每到难忍的时候就想师父的法,就是这些法理使自己更加坚定,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现在终于突破一个小时了。

三、正念正行证实法

刚得法不久,同修告诉我作为真修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通过学法,以及师父的各地讲法,《明慧周刊》,新经文,我慢慢也深刻认识到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特别是学了在《美国首都讲法》,使我更明白了救度众生、证实法的重要性、紧迫性以及作为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

讲真相是真修大法弟子必须做到的。刚开始不愿意开口面对面的讲,有怕心。看到别的同修那么精進,自己这样怎么行?终于有了突破,开始向学生讲真相,一个、两个、三个……逐渐的由不愿讲变得恨不得逢人就讲。可走到街上面对陌生人还没讲过。但是,看到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他们可能都是还不明真相的人,自己心里又急又难过。终于突破不愿和生人讲的怕心,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后来知道,发资料也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又第一次走出去发资料。每当怕别人看到,怕心重时,一想到一个生命若能知道大法好、善待大法就能使这个生命被救度,心里就坚定起来。每当我发正念,或背法,怕心就没了。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都能安全返回。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过程中,自己更加认识到,只要正念正行,坚定的信师信法就一定能行。

我的另一次经历也告诉我这个真理:

我的丈夫(常人)因身体不好住進医院。我当时想这不是证实法的好机会么?就拿了几十份资料和大法书去医院照顾丈夫。因丈夫不支持我修炼,因此我的书和资料必须放起来,不能让他看见。我就利用每次出去买饭时带上资料发,有时丈夫不让出去,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每次出去前都发正念,路上正念也不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安全返回。资料发完了,在同一个屋里还有好几个病人及病人家属,我想给他们讲真相,可又不能让丈夫知道,我也利用买饭的路上和他们讲。有一次丈夫睡了,屋里其他人都没睡,谈话间,我借机会给他们讲了《九评共产党》的事,以及现在社会的状况。因有顾虑,没有直接提到法轮功。我还没讲完丈夫醒了,又哭又闹又打了我几巴掌,我当时人心一起也要流泪,但转念一想我不能流泪,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任何人都不配干扰。我就发正念解体丈夫背后的邪恶烂鬼,邪恶旧势力的控制。渐渐他的情绪稳定了,到了天亮他就没事了。通过这件事也使我更加坚定信念。只要正念正行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一定能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