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时机讲真相 走过风风雨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坚修大法不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黑云压城,但是我们没有失去方向:大法指引着我们。

其实,在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之初,我们夫妻在感叹我们得法幸运的同时,就预感到这个邪恶的党是容不下这个法的,只是迟早而已。也许缘于此,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到“七二零”一直到今天,我们对大法对师父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们“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修炼中成长。

“七二零”之初,那真是黑云压顶,世人一片恐慌,部份同修也不出来了,也不能出去集体学法炼功了。但是我们二人一如既往,仍然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如何好,我们如何受益。孩子们、朋友们、亲戚们有的劝我们把书交上去,有的劝我们别炼了,并告诫我们说:“这个功无论怎么好,××党说要取缔,你就不能拿鸡蛋去碰石头。”我们都平静的回答:“还不知道谁是鸡蛋谁是石头呢,人怎么能和神斗?”孩子们看实在劝不动我们,就退而求之:“我们也知道这个功法好,但是这个党极其凶恶,什么事干不出来?!你们实在想炼那你们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到处讲,不要去联系你们的人。”由于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只想到我们没有错,孩子(常人)应该理解我们,所以我们用不容商量的口气回答:“不会有事的。你们都看到我们修炼以后的身心变化,我们怎么能不炼了?如果你们实在怕连累你们,我们(老俩口)可以搬出去住!”孩子一看这样,只好说:“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为你们好,也是为家庭着想。我们不希望这个家再出事了。”这是他们的真心话,当时,我们小外孙才刚刚半岁,而这个恶党的邪恶,我们这个经历了多次运动苦难的家庭是深有体会的。

抓紧时机讲真相

我们一如既往的该做什么做什么,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的路上。正因为我们深知大法的美好,我们愿意将我们在大法修炼中的感受和体会,抓紧告诉我们接触到的有缘人。让他们想想:几十年来,××党的哪句话是真的?哪次运动是对的?只要知道哪个同修对大法修炼有动摇或疑惑了,我们就把修炼中对法的理解去与他们一起切磋。

一九九九年十月,孩子们请来了一位藏传“活佛”住在我们家,希望我们能皈依他(他知道我们在炼法轮功),用他们的话说:“不都是修炼吗?这样多安全。”

能不能用大法的法理处理好这个涉及到三方面的矛盾,是对我们修炼的考验。

我们的辅导员知道了这事,十分着急,让我把他赶出去,以免影响我们的修炼。我说,不能走极端。师父一再告诫我们,修就是修那颗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们和他在不同的层次,我们比他高多去了,他修他的,我们修我们的,怎么会干扰我们呢?而且,我们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只把他看成是众生之一,师父要求我们要善待众生。我们不仅要告诉他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也会明确的告诉他我们为什么不会皈依他。

我们用平常心接待这位藏传修炼人,我们每天照常学法炼功。我们知道,他一直在等待我们。有一天晚上,他为家里的一个孩子做法事,而后他的弟子问我们,可不可以清清场。我们平静的回答说:可以啊。我知道他们的用意,但他们怎能知道,他们怎么能够上师父带领我们修炼的大法的场!待他们做完,我也该炼静功了,在静坐中,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包围住了我:我感到,师父的法身在我周围坐了整整一圈!我象被包在温暖柔和的能量场中,而且分明觉得我的先生在我旁边,也被同样的能量场包围着,这时,我产生了好奇心,睁开眼睛看,发现先生当时并不在旁边。我想,是师父带着我们真真实实的在另外空间里炼功!那是任何其它的功法都够不上的空间。

当时,我们就觉得给他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时机到了。我们用纯净的心态,平静的开始了与他的对话。

我说:“我们知道你在等我们,但是,你知道我们在修炼法轮功。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们不可能背叛师父,所以,我们不能皈依你,请原谅我们的直率。”
他说:“法轮功不是不好吗?”
我们问:“你听谁说的?”
他说:“电视上说的。”
我又问:“电视上说的你都相信吗?”他看着我表示不解。我接着问:“电视上不也说你们的达赖如何不好,你信吗?”
他说:“当然不信,那全是胡说八道!”
我说:“这就对了。电视上对法轮功也完全是胡说八道。这是这个政党的一贯作为。”“这种事我们经历的太多了!”
接着他又问:“法轮功治病真有那么神吗?”
我说:“法轮功不治病,但是只要是真心修炼,师父就会给净化身体。身体净化以后,那真是‘无病一身轻’。”接着,我们就给他详细的讲了我们俩修炼的体会和神奇的效果,对谣言作了有说服力的驳斥。大家越说越投机,越说越明白,后来,他真的被我们的真诚感动了,说道:“在你们家住了这么久,我们看到你们俩是很好的人,我相信你们说的。你们俩很有佛缘,既然法轮功这么好,你们就好好修吧,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就那以后,孩子们不再为难我们,有时还能在做真相资料上助我们一臂之力。

只要我们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待众生,用法给我们开启的智慧,在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时,不仅要有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还要有一颗平常心,使众生(包括自己的亲人)能在一定成度上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就可能使他们得救,同时也能在一定成度上圆容我们的修炼环境。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震惊中外的嫁祸法轮功学员的“天安门自焚”惨案发生。

在电视机前,我沉着的告诉孩子们说:“那是假的。”他们说:“那我们打电话给朋友问问。”他们一面打电话,我一面说“不用问,火肯定是真的,但事情是假的,那些人都不会是真的法轮功学员。”“电话那头回答是真的”,他们疑惑的看着我,我说:“我告诉你们是假的,就一定是假的,因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杀生是有罪的,自杀的罪更大,真修大法的人怎么会去自焚呢?”“那是中央电视台呀,他们为什么要造假嘛!”我说:“你们还年轻,你们太不了解这个××党了,但你们不也听人们常说,它的哪一句话是真的?况且,你们知道,我们周围就有不少同修去了天安门广场被抓了,那里戒备森严,怎么可能让这么些人从从容容在那里自焚?它们为什么要造这个假?根据我们的经验,那是运动要升级了!你们注意着吧,这话一定会得到证实,而且不会太久。” 果然镇压很快就升级了,世人在中共谎言毒害下对法轮功的恐怖和仇恨也升级了。

讲真相的难度更大了。我真有点想不通,很多人,特别是经历了历次运动的人,都知道这个党的话不能听,为什么又要相信“天安门自焚”的谎言?我为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的中国人叹息!

在讲真相中有一次的经历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带了几份资料到一个公园去发放,我不断的发正念,顺利的发给了几个有缘人,在还剩下最后一份资料时,我已快走到公园大门口,看见一位老人正站在那里看《参考消息》。我想,这是一个有缘人。我很自信的走过去说:“老先生,请你看一份资料。”我顺手把传单放在他正在看的报纸上。他抬起头问道:“什么资料?”我平静的说:“是法轮功的。”没想到他把传单迅速的往地上一推,突然提高了嗓门喊道“你真是顽固不化,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发法轮功的资料,我要举报你!”说完,他就左顾右盼的找人(这里离大门不远)。看到他这样,我没有马上走开,我弯腰拾起传单,非常平静的伸出一只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会举报我的。”这次轮到他诧异了,急切地问道:“我为什么不会举报你?”我很自然的微笑着说:“因为你很善良,我也很善良。”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走了。一直到我走出公园大门,上了公交车,我通过车后窗可以见他还站在那里(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是他还在沉思呢还是被定住了呢)。我不由的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没救了这个人,我心里很内疚,感到对不起他,我想:肯定是我正念不强,方式不好(可能把他吓住了),还使他说出了对大法不敬的话,我祝愿他能再次遇上同修,愿他能得救。

我意识到要把讲真相做的更好更细,就要真正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

在以后的讲真相中,我把救度众生贯穿在现在生活中,我就抱着一颗“我就是要救你的”心。大法给了我们智慧,我总是能在聊天的过程中随缘的找到切入点,常常用第三者的身份,使对方明白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肯定是会遭报的,只是迟早而已。在讲“天灭中共”时,我往往是从朝代的更迭讲道:“没有铁打的江山,没有万岁的人”,现在的乱象正说明是“王朝末世”等等,既然都在说“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记得有一次与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得投机了,下车时他谆谆告诫我:“老人家,好好保养,一定能看到那一天(指“天灭中共”)”。

即使有时由于时间和场合的限制不便讲真相,我也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抑制人们了解真相的邪恶。几年来,通过讲真相,有的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而且常念“法轮大法好”;有的人当时就化名退了党;还有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炼行列。

建立资料点

大约是一九九九年冬,我们建立起了资料点。解决了附近几个修炼点同修的经文和真相资料。

这个资料点初期,是孩子们用自己的设备帮助我们建立的。我们家的孩子,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从我们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就已经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他们并不是反对我们修炼,他们是怕呀!何况小外孙才刚刚半岁,而这个邪党的铁血政策是一人“犯法”,全家株连,它还会特别残忍的利用家庭的最弱点来折磨你,我们家的最弱点就是小外孙。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孩子能用自己的设备帮助建立资料点,而且在初期还要一面教我,一面帮我们做,这实在是大法的感召力。这个资料点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建立开始一直顺利的运转到今天(尽管也曾经有过惊险),在救度众生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对于电脑、复印我们完全是门外汉,孩子们对文档的制作也是知之甚少。但是,既然是大法需要,就自然的应该去学。我们一边向孩子们学习电脑和复印机的操作,一边自己学传单和小册子的制作,那时是利用同修们的资料剪裁、粘贴后再一张一张的复印,再制作成小册子。现在说起来是一句话,那制作的过程真是难为坏了我们。记得当时是寒冬腊月,可我们常常忙得汗流浃背:有时印倒了,有时又忘记翻面,复印完才发现两面一样,有时传单打印完,又发现不知为什么掉了整整一行字,又逐张去粘贴,或是电脑死机了、复印机出故障了……常常是同修都来取资料了,我们还没忙完,只好在那里等着。但是我们从来也没气馁过。

一九九九年底,在同修的帮助下,订阅了明慧网的资料,又购置了一些设备,还学会了一些必需的操作技术,大法的资料点就可以独立运作了。我们从不会到会,从制作简单的传单发展到做大法书籍、做《九评》、做光盘等等。一步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我们感到师父时时都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知道我们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情,但是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去修炼,师父说“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个样了?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转法轮》)。所以我们一直用一颗平常心处理好做资料与家人之间的关系,我们从没限制孩子使用我们的电脑等设备,而电脑的安装、维修、保养等一应事务,都交由孩子去做。八年来,资料点和家庭成员可说是相处的水乳交融。

在资料点八年多的运作过程中,尽管也有过惊险,在惊险后我们与有关同修一起,及时的向内找,用大法来修正自己。平时无论多忙,我们一定要保证每天学法炼功,时时把自己溶于法中。我们牢记师尊的告诫:“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这个资料点,就是我们的修炼场所:我们在做资料过程中修炼提高,我们又在大法修炼中把资料做的更好。我们将继续默默的“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圆满我们的史前大愿。请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