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师尊细致安排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所在的地区环境相对宽松一点,近来我在尝试走这样的一条路,让常人现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接着讲大法的真相,劝退,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近日,我去一个游乐园讲真相。这个小园是私人办的公司设的活动场所。有保安把门。听说商家的老母出于善心,让附近的人進去游逛。我去了两天,在里面发正念,静坐炼功。同修甲讲真相、劝退。同修乙发正念,有时同修丙也参加。我们三、四人形成一个整体,配合默契,理智理性履行大法弟子的职责。

第三天我就不去了。心里说:讲也讲了,做也做了,能听到就听到,能看到也看到了。能不能行,能不能被救就看你们自己吧。没到这里来的,就看其机遇,随缘。

晚上,我去学法小组学法。同修甲告诉我:她们都说今天那个人没来(指我)。同修这么一说,我觉的做大法的事就是神圣,耳边回响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话,我悟到,大法弟子心系众生,众生也心系大法弟子,只有大法弟子去做才能真正使众生得救。而现在我的状况是:一件事还没做好就怕上了,没有产生好的效果就撅下来。这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我应该把它做到底。

次日,我带上《转法轮》,再去游乐园读法。读法时,我是这样想:让这里的世人、众生都听到法,唤醒在这里游玩的昔日同修,以及那些在家里偷偷学的同修。同时,我也要给有怕心而又不敢走出来的同修起个头,壮壮胆。我用普通话读法,发音圆润、清晰。人们在我身边踱步,打扫卫生的在我身边扫树叶,大门那边的保安在看我,我都不放在心里,只管自己认真读好。同修甲告诉里面的人,你们过去听,是个好机会,会受益的。这么一说,陆续有人过来听法,有站着的,有坐旁边的。我改用本地的方言读法。先后读“论语”“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炼功为什么不长功”“法轮大法的特点”,有时停下来,跟听读的人谈谈。我接连过去二、三天,有身临昔日炼功点的感觉。

又一天下午,我生了人念,几天下来少休息,每次又要走几里路,又要寄存车(我是骑单车过去),天气又冷,明天要赶早集市,就别去了,休息一会。主意识一放松,就糟了,魔就钻空子捣乱了,这一睡就十几个钟头,错过两个全球发正念和集体晨炼的机会。回归路上,还有多少个十几个钟头呢?我们是讲每一秒的事啊,时不再来,好痛心。在睡梦中,我的空间场有洪水;有被邪灵夺走生命的,有还在为邪灵做事的,有信什么教的,我给讲真相效果不好;还有我的亲戚——我醒悟了。

我继续到小游园去证实大法。一次,我在读法时,一位中年妇女过来听一会儿,便说:我信那一门的,我信我的也好。我没有灰心,在心里说:她明白的一面听到法,今后应该继续帮她。离我远一点有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在做健身运动,他有时停下来看我炼,我炼完第一套功法,把MP3音乐倒回来,有意让他看,我再一次炼完第一套功法,他总是注视着,他一定觉的这功法太好了。同修甲告诉我,他是里面的保安,常固定在那做健身运动。还有两个中年妇女A和B,我读法就听法,我炼功就跟着炼功。B叠扣小腹时,左手放里面,一位昔日同修主动过来纠正。顿时在我眼前又浮现出七二零前炼功场上一派祥和的景象。B是我娘家的同乡,三十几年前曾在手工的集体工场里一起做工,A是这方人,犯乙脑后遗症,七二零前曾去过炼功场。我回家时,她马上帮我拿鞋。最后一天,B一走出大门回家,我马上在后面跟着,想知道她的住处以便今后能联系。

同修甲告诉我,A的丈夫是修家庭用具的,以前被邪党划为地主。说也巧,我家的煤气炉也坏了。我带上真相资料、光盘来到A家修煤气炉。

有位昔日同修,是带着重病得法的,七二零前消业九十天好过来的,后又不精進,邪恶迫害大法后,由于产生怕心而放弃修炼。我曾去她家引导她,就是没表态,不想修,被旧势力夺去生命,临走时嘱咐家人要保护大法书,说功法好。A就住在她的前面,她对这位昔日的同修比较了解。我以此作为切入点向她讲真相,用大法给我的智慧,讲自己得法前那种艰难困苦的生活、修大法后给整个家庭带来的幸福;讲毛魔斗地主、邪党对老百姓财产的掠夺;讲江魔头对大法的迫害。告诉他们看卫视新唐人电视台就能看到法轮功在国外的空前盛况,就会知道法轮功在国内受迫害的情况。人得有人权,必须走自己要走的路。不能因邪党的迫害而放弃万年难遇的修炼机缘。讲个别重病人進了修炼大门而又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做,对大法起了负面的作用。就象一个学生上学,交了学费,把书包放進教室,逃出课堂,在外面遛坏了,这能说是学校不好吗?维修地点在住房前面的小泥地板上,隔壁的一位妇女也过来听,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又有一位站在巷头的人向我们观看。我和A坐同一张板凳,附近一位脸上占一半深色记号的小女子好奇的望着听着,她看我注视她时害羞的走开了,我无意伤害她,只是想如何让她得法。这时又发现附近一位正在干活的男子也向我这边观看。

我讲了一个多小时,A的丈夫修好了煤气炉就修别的,也在听我讲。也许我讲话的声音在人们明白的一面的空间场中听起来是洪亮的;也许从来没有人象我这样和蔼可亲的与A同坐一张板凳,谈这么多。听着听着,刚才那位对大法不敬的妇女(四十岁左右)要我進她家,并说什么时候方能见面,以后到这里时,若是门关着一定要敲门,很想跟我谈。我几次起身要走,A的丈夫都叫我多坐一会,進家里喝茶。我把真相资料、九评光盘送给A,连我要送隔壁妇女的一份不一样的小册子也被A抢去,说要给丈夫看。我告诉她看完后送给隔壁的妇女,她丈夫一進屋,就急着看了起来。我把剩下的一张光盘送给隔壁的妇女,她很高兴。一本《九评》放女孩那边。我高兴的看到真相资料这朵温馨的花在这里盛开,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黑气被驱走了,众生有救了。

离开A,我来到B家。B有风湿病,她同丈夫都在家,我给这对夫妇讲真相证实法,讲自己的儿子曾走進炼功点,对大法有正面认识,后来考上高等学府。我把五套功法炼给他们看,并讲学法的重要性,B产生了修炼的愿望,要请《转法轮》。

我回到家刚好赶上第三个全球发正念的时间。由于同修的整体配合,讲真相、救度众生起到一定的效果。有人退了,有人要《转法轮》,有人要MP3,有人要炼功。

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一切都在师尊的细致安排中,师尊早就把有缘人安排到大法弟子的身边。大法弟子如果不去做,就错失良机,耽误众生得救,就是失职。今后我会做的更好,达到救人更多,效果更好的目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