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

(一)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三月份走進大法的,之后的几年里引导家中六个亲人相继走入大法中修炼了。迫害发生前我个人修炼那段时间虽短,但是我特别精進,只要师父在法中讲的,我领悟到的,就照着去做,真是“时时修心性”一点不含糊。那时我除了《转法轮》和《精進要旨》外没有其他的书,听同修说《洪吟》这本书真好,听到后我就找同修借,我对同修说,你借我看两天就行,我抄下来就还你,不会影响你学的。

同修借给我了。白天我要做活,我就一面做活一面把书放在前面固定好,翻一页背一页,一页一页的背。法就象一股清泉潺潺流入心田,那一刻真的感到自己已全部溶入法中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两天的时间活也干好了、法也背下来了,抄写下来了,对于我这样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来说真是太神奇了。

在这短短三四个月里,师父帮我把身体净化好了,又把无比珍贵的法轮在我明明白白的状态下给了我,并把我推到了最高位。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怕我在邪恶疯狂的日子里过不去关、走不过来啊!恩师啊!您的良苦用心弟子知道呀!

(二)

记得那是在九九年七月十八日早晨炼完功,我就听到有两个学员小声说:不让炼功了、说再炼公安局就抓人,明天早晨别来了。那时我刚刚找到炼功点才十几天,是新学员,大家也没什么和我说的,更不知道还有“四.二五”的事。我听到后就问他俩:明天你俩不来了?他俩说不来了。他俩说你呢?我说:我来,只要有一个人来我就来。这十几天的晨炼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我实在不愿离开这里!

十九日那天早晨果然有几个人来炼功,炼完功听一同修说:今天好多人都去上访了。我就问了一个同修你也去上访吗?他说:我现在就去。我说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他说行。我马上回家换了件衣服,对家人交待了一下,当时正赶上弟弟在我家,他说:你还是别去了,这就象八九年学潮一样,弄不好就象当年杀大学生那样把你们这些法轮功都杀了。我说你们别担心了,我怎么都得去,他俩就再也没拦我。当我和那同修打好车准备走时,他家人追来强行把他拖走,我无奈的站了一小会也就回家了。其实我当时也不太明确自己去了该怎么做,只是出于对师父的一 种感恩。总之“七二零”刚过,好多老学员都因那次上访被邪党记入了黑名单。隔三差五的去干扰、签名、写保证,对我却没什么大的干扰,也不知道怕,当时师父一直点化我、鼓励我、给我好多智慧让我去证实大法。那时没有资料我就拿笔自己写信发,拿三、四个记号笔到可写的地方写、那时做条幅、挂条幅是我的强项,以至到后来在周边广泛推广,那段时间我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

(三)

在二零零二年,我和身边的几个同修都认识到集体学法和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我们应该集体学法,我家就成了学法小组,我们都感到这个环境太好了,都很珍惜师父给安排的机缘,彼此都很宽容、互相帮助去掉执著,真是一块净土,随着在法中不断的升华,我们这个小整体配合的非常默契,经常一起出去证实法,证实法的方式多种多样,乡村、集市、城里的主要干道、居民中心、市政府、监狱,到处都留下我们证实法的足迹。在我逐渐成熟时师父又及时给我安排了一次一次与其他同修切磋交流的机会,让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能尽快认识到集体学法的好处,参加集体学法,(至今所有我能沟通上的同修都有了稳定的学法小组)。

在二零零三年以前我接到的材料都是外地同修送来的,为了减轻同修的压力,我买了一台复印机,我自己换粉、买耗材,承担了四十几人的《明慧周刊》、真相材料。资料一般都是每天晚上我们一家三人来做,复印、裁纸、装订、看着一摞摞的小册子做好了,我们仨都很高兴,深知每一份资料来之不易、更加珍惜每一份真相。有时我们三人没配合好、或是心性有问题,机器就不工作亮红灯了、当认识到放下执著就好了、有时卡纸我们坐下发一会正念就好了。我的这台复印机一直欢快的工作着。等后来我把这台机器送给同修时,开始他就是不听话,后来我让同修与他对话,告诉他要和自己好好配合,现在我就是你的新主人,做好该做的、将来摆放自己的位置,说完之后机器马上就好了。

(四)

一次婚宴上我偶然见到了一位外地老年同修,交流中知道他那里有很多很多大法弟子、师父的经文谁要是得到一本看完一遍马上就得传出去、得传一两个月才能看完一遍,《明慧周刊》根本看不见,真相资料更没有,又了解那里连成立学法小组的概念都没有等等。我听后着急的说:这怎么行啊,师父的经文要及时看到、每人一本,要经常看、遇事才能用法来对照,又没学法小组的环境、又看不到每期《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这怎么能行啊,我们怎么救众生啊!我一连串的这不行、那不行,老同修也被我的那颗急心带动了,那你说怎么办吧?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又有点急了,太急会走极端的,会打乱师父所安排的,然后我对他说:今天时间太紧,你把电话留给我,我以后再和你联系,今天把我有的所有师父经文、周刊都给你带回去传给同修看吧。他高兴极了,一直说真是缘份,师父安排我来见你,太好了,太好了!我告诉他这是师父给安排的、不要起欢喜心,注意修口。送走了同修,我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感觉肩负的责任大了,更加感到师父慈悲救度的艰难!

回来后在学法中、心渐渐平稳下来,我就增加了资料的数量,一周后我就联系那位同修约好地点去他家里。交流一会儿,他提出带我去见一个甲同修,说甲修的挺好,我们这有什么事都愿找甲商量,我稍加考虑当时就同意与他一起去见甲同修。经过交流甲更详细的把当地情况说了一下,并了解我们那的情况,当得知我们那学法小组已成立很长时间了,资料也不缺,三件事同修们都积极去做,很是羡慕。我说你们俩也别急啊!师父今天把我们仨安排在一起就一定有咱们互相配合的,这的情况和我们那当初的情况一样,我们也是一点一点的突破,开始也很难、干扰也很大,我们也是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现在还有落下的需要我们去找。只要有为整体负责的心、只要有这个愿望就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一定会帮咱们的!在自己家都能开创出学法环境,学法小组咱照样能开创出来。经过切磋俩同修都有了信心,这样我每星期都去那一次,又结识了俩个很精進的老年同修。

通过一段时间学经文、看周刊,同修们提高很快,每次在一起交流我都尽量多谈学法小组是怎样建成的、集体学法的好处。我们在一起学法每到整点都发一次正念、有时间还可炼功、整体配合救度众生等等,建议她们从自己做起、现在就开始成立学法小组,几个同修都表示同意。令我高兴的是等到我下次去时,她们真的成立了学法小组!我就与同修们说能不能把认识的同修都找出来参加集体学法,甲说了一些同修的状态、感到挺难的。我几乎是含着泪对他说:不要紧,你做做看!其实每个真修弟子都渴望这个环境,只是有一个执著的物质在那挡着,只要能破除挡着他(她)执着的那个结,就一定能出来学法,慢慢提高上来就能出来发真相资料了。现在只是没有人出来协调,我觉得你能行,你一定能把这一片协调好。甲同修听后坚定的说:行,我有这个愿望,那一切就交给师父安排吧。我每次去时甲都与我交流建学法小组的事,她要一次次到同修家单独交流,开始有认识到的想参加集体学法的,还有点怕都说家里环境不行,不愿在自己家学;有的同修由于怕冷言冷语、有时不给开门;甚至被家属撵出来,也有的说甲被显示心支配的到处走、觉得自己修得高等等,甲同修在干扰中、在矛盾中、在心性的磨擦中、放下自我,不久甲同修在师父的帮助下真的把那一片的同修组建成了学法小组。

(五)

看到同修有了稳定的学法小组,各个方面都在不断的提高,我就与甲单独商量有没有想做资料的愿望,甲同修说:我能行吗?不难吗?我说还是那句话:你只要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会帮你。最后甲同修说:行,我做。我说:机器、耗材我来提供。就这样甲同修的一台小小复印机竟然承担本地数十几人的周刊、真相资料,甲为了逐渐减轻我的压力,自己买耗材,又添了一台机器。又新建了几个资料点。

在零五年与我配合的同修被绑架,为了在第一时间曝光邪恶、揭露迫害,我第一次突破自己文化不高的障碍,求师父加持拿起笔写了一篇揭露迫害的本地真相,间接的找到了一个有电脑的同修给打出来了,等复印出来后,同修又给提供了两个人名需要加上,可原来给打的同修又找不到了,又费了好大劲才找到有电脑的同修,给打出来并发到明慧网,师父为了鼓励我第二天在网上发表了,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以后的几年我也尝试着编写一点本地的真相、小不干胶)。不足的是真相材料晚出来好几天,影响了更好的营救同修,当时我就想要有一台电脑就好了,同时我又看到了彩色的《明慧周报》,就想,这多好啊,就算不明真相的人看了也一定愿看,因为实在是太好了,图文并茂,就是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又安排了乙同修与我相识,并提起了电脑如何如何好,自己就能上网、刻录、打印等,我说:我能学吗?我小学文化,乙同修笑了,一字一句的说:你是大法弟子,你能行。我也笑了,轻声说:是啊,我怎么说这话。我俩会心的笑了,是啊,师父又一次给我安排了机会。

之后乙同修就开始了艰难的教我,其实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况且我也做了很长时间的资料,深知做资料的严肃,心性的把握,学法的重要,偏偏在这次学电脑中实实在在的让我感到好难、好难,因为这不是一个单单学技术的问题,同时伴随着心性、各个方面的整体升华才能行的。乙同修对我要求很严,希望我能尽快一步到位、尽快独立起来。乙把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硬盘、各色墨水、写字板、上网的手机、上网设备、光盘、光盘皮等所有的设备都为我准备好了,并讲了关于电脑方面的安全问题,面对这么多法器、这么多注意安全事项,注意修口,我被很多后天形成观念障碍了,乙在教我时我感到压力很大,干扰也很大。特别是前两三个月电脑没学多少,打印机老坏,我俩一拆装就是一天,基本没工作、时间都用在修机器上了。这期间乙同修多次让我向内找,我就冲乙发火,嘴上不直说,可心里却忿忿不平的在想:啊,你说的倒轻松,这机器你买回来就是坏的,浪费了我多少时间,耽误做多少真相资料,你一学法、发正念就睡觉,身体被迫害成那样了,你自己怎么不找找心性全让我找。最后我决定不要那台机器,自己去又买了一台机器。也是旧势力在捣鬼、新买回的机器拿回来就好使,这一下更认为乙拿的机器有问题,白白浪费这么长时间,以后在配合中不管在哪个环节出问题,我都是简单的找找自己、发发正念。再要不好,就在心里想是不是乙电脑哪没装好、如果偶而真是乙哪忘了,或不是我的原因,就又在心里想,看看,又浪费了好几天,就知道让我向内找,发正念,这样式的怎么发也好不了啊。我就这样带着凡事都找个你对我对的强烈执著,不是发自内心的真正向内找,很长一段时间经常与乙争执,有时甚至争的脸红脖子粗,有时都感觉无法配合、无法交流了。有几次还想过算了、不用他教找别人教,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逃避矛盾,暴露出来的执著心不想去掉它,又在找理由包裹、掩盖。后来我就请乙来参加我家的学法小组,这样我俩就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了,切磋的范围也广了,在本地的整体配合中起了很大作用,不象以前我俩只局限在技术方面的问题,从中我提高了很多。以后乙同修再来教我时、遇到没法解决的问题、看着乙无奈的表情、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我就特别自责、知道是自己心性还没提高上来,给乙增加那么大压力。占用乙那么多学法时间,如果不是乙宽容、忍让、为法负责、象我这样的早不管我了(写到这里,我想对乙同修说:同修啊!你辛苦了!)。

再后来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发表了,师父说:“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当时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状态,通过学《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又替我往下拿了一些不好的物质,我已经提高很多了,知道如何向内找了。所有的法器我都随意而用。

师父说:“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在当初修机器的过程中使我总结了不少经验,现在同修常用的打印机、一体机我都可以拆装、导废墨、改连供,常见的故障都能修好;电脑出问题的过程使我学会了重装电脑系统;虽没有乙同修技术那么好,但是只要我站在法的基点上,就足以使我身边的资料点正常运转。在我各个方面越来越成熟时、师父又安排了以前的、和身边的急需建资料点的同修与我配合,为了减轻技术同修的压力,不辜负师父对我的精心安排,我总结与乙同修的经验、吸取教训,与资料点的同修们稳健的走着每一步。越来越成熟。虽然我还有好多不足,甚至是很难放下的常人心,但是我相信如果我真是师父的好弟子,就会放下!我也一定能放下,因为我要做师父的好弟子!要满载众生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