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发生后走入大法修炼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最早闻得法轮大法是在九六年,那年暑假我去昔日的好友----勤姐(化名)家去玩,见她家挂有师父的法像,经询问得知这是法轮功的师父。勤姐告诉我他的父母现在炼这种功法,身体都变好了,脾气也好了许多。当时并没有深入了解,只觉的这种功法很好,而且法轮功的师父看上去既庄严又让人感到很亲切。就想如果我哪天退休了我也来学(因为当时自己在外地上大学)。

九九年七月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另一个城市的国有大型企业。刚工作没几天七二零就开始了。报纸电视广播铺天盖地的宣传,当时我并没太在意这些宣传,只是对家乡勤姐的一家人的安危有点担忧。

由于工作后非常执著于名利,加上自己陷于感情上的纠葛而不能自拔。身体每况愈下,以前的慢性胃炎和乙肝症状越来越严重,再加上失眠,到九九年底时,身体已糟糕到让我对生活失去信心。身在异地他乡,我又没什么知心的人,就常常有气无力的躺在宿舍的床上想:我还能活多久?有一次我想起了勤姐,想起了法轮功,心想如果能学这种功法也许我会好起来。可这么远,而且政府又不让,也没有再想了。现在回想起也许正是我发出的这一念,让我有了以后的机缘。

二零零零年过完年后我回单位上班,接到通知因为单位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分部,那里需要人,就把我派到那儿去了。回到家乡后,见到勤姐我向她哭诉了我感情上的遭遇,及我的身体状况,并问她能不能教我学这种功法。庆幸的是他们都没有因镇压而放弃修炼,第二天就安排我开始听师父的讲法了。在接下来的这九天学法当中,师父所讲的这些法理深深的折服了我,解答了我长久以来留在心底的许多疑问,我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就这样走進了大法。

走進大法后的这段日子是非常幸福的。差不多一个月后我出现了消业的病状-----牙痛,而且牙龈连着嘴都肿起来了,痛得我睡不着觉,勤姐告诉我只要多读书,就很快能过去这一关。果然,三天后就好了,直到今天我的牙也没痛过(在这之前我经常牙痛)。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出现了拉肚子的症状,频繁的时候半个小时跑趟卫生间。如果一般的常人这样折腾一两天就会脱水,可我前前后后拉了十多天,不但没有虚脱,反而精神越来越好,气色也越来越好,惨白的脸上开始有了红润,乌紫的嘴唇渐渐有了血色。更让人感到神奇的事,我这样拉肚子,却一点也没影响我的工作,这期间我还被派出去学习了二天。在路途中,在上课或开会这种时候,我不会感觉要上卫生间,可一下车或一下课,我就得赶紧冲進卫生间。就这样,我从没遇到过尴尬的事。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无时无刻的呵护着我。

就这样我在大法中快乐的修炼着,直到二零零零年八月份。那时到勤姐家来了一位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勤姐曾跟我提及过她,说她跟过师父五个班,修得很好。可这学员告诉我们不要修了,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就行了。当时听了后心里很难过,但由于自己学法不精進,当时《转法轮》只看过一两遍,大多数的经文还没有来得及看。根本悟不到这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做到以法为师,看到他们不炼我也不炼了。不过当时心里还是放不下大法的,回到寝室后我抱着《转法轮》伤心的哭了。心想他们不炼我自己还是可以炼的。当我打开录音机放炼功音乐时,磁带也卡住了,怎么弄也弄不好,录音机也坏了(当时没悟到这是邪恶的干扰)。这一下我真的认为也许他们说的是对的,于是我也放弃了。

离开了大法的我,就象没有根的树在人世间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的身体又开始出现一些病状,特别是乙肝,我只有靠长期吃药来维持。我也时常想起那段美好的修炼时光,拿起书来翻一下,可却看不進去。但看到如今世风日下,人无善念,觉的内心万分痛苦,我不想随波逐流,就这样过一辈子。有一次我在菜场看到一个小偷在偷别人的钱包,我很想告诉那个人,可当我看到周围所有的人都在保持沉默时,我也选择了沉默。回家后,我大哭了一场,久久不能释怀。老公极力宽慰我,说这不是我的错,可他却不知这是一个生命在离开大法后的无助和看不到自己未来的绝望。周围的人常会说起自己有什么追求和愿望,问及我时我就告诉他们我想到山里当尼姑,他们只觉的我不可理喻。

其实现在想起来在这段离开大法的日子里,师父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师父一直在等待,在慈悲的点化着我,只可惜我悟性太低,耽误了四年多的宝贵时间,现在想起真是惭愧。

有一次我在楼道内发现了一些真相资料,当时心中有些激动,心想如能遇到这些同修就好了。又想把这件事告诉勤姐,后来由于人的观念太重,怕告诉了她会不高兴,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次,我们家被盗了,心中很没有安全感,就到附近一个寺院去求签。我居然求到一个上签,签上写到:“命运坎坷历崎岖,苦尽甘来水到渠,乘风破浪帆高举,天开地朗沐清晖”。只可惜当时悟性太低,没能悟到这是在点化我:让我修炼才能返回自己的家。

二零零四年初,我和丈夫去加拿大的温哥华旅游。在我提起行囊离开家时,我突然想起了勤姐的父亲去北京上访前曾在心中求师父,让他在旅途中能遇见同修,他就真的在火车上遇见了同修。于是我也在心中默默的对师父说:让我在加拿大也能遇见同修吧。就在我坐飞机准备离开加拿大时,在机场我真的遇见了一位讲真相的同修──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妈。他告诉我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现在在国外的形势,还有江鬼被告上法庭等。听到这些我确认了我以前的一些判断是对的,同时对眼前这位大妈肃然起敬,被海外的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而默默付出的精神深深感动。相比之下,我好惭愧,以至都不好意思告诉她我也曾经是修大法的。当她离开时,我不停的向她挥手道别,激动的热泪盈眶,我在内心感激师尊,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次机缘。回去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勤姐,但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加上丈夫因怕心把那位大妈给我的小册子和光盘藏起来了,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次,我在一个小区的花园里玩,突然发现在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中年妇女在炼第一套功法,我好高兴,总算在国内遇见同修了。我就坐到离她不远处的凳子上看她炼功,她一会儿就发现了我,就走过来和我搭话。我就径直的问她:你怎么敢在外面炼法轮功。

她当时被我的问话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承认了。她很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我知道。我就告诉她我以前也炼过。她问了我一些师父的经文,讲法,还问我会不会唱大法弟子的歌,可我什么都不知道。估计她把我当成了特务,就给我讲了很多善恶有报的道理。还给我唱了《为你而来》。所以我问她家住哪她都不告诉我,只告诉我她姓陈。但她一直嘱咐我,应该多看书,不要放弃。回家后我又捧起书看起来了,但还是看不進去。

就这样到了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后,那时我刚刚生了孩子才两个月。由于各种原因,我一身的病又返出来了,加上月子后落下腰痛的毛病,让我行走起来都很困难。我又一次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脾气也变得暴躁易怒,家庭关系也紧张了起来。这时勤姐来了,告诉我:过年期间他的父亲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几乎快不行了,后来在几个很精進的大法弟子帮助下,父亲终于闯过来了,他们全家都感激师父救了她的父亲,而且都已经回到大法中来了。他们还给我带来了这几年来师父写的经文和在各地的讲法,又重新教会我五套功法。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大法中,和初次得法时不同的是,我认识到自己的差距,我在心中暗暗发誓:这一次我一定要做上士,一定要精進不停直到最后,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再让我离开大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回到大法中后,我的内心是无比幸福的。可丈夫和家人并不理解,他们干扰我不让我学法看书,有两次丈夫还扬言要撕我的书。这些并没有减退我精進的意志,反而让我在心中坚定地发出一念:我一定会让你们看到我在大法中的变化,让你们看到大法的美好。由于孩子很小需要人照顾,刚回到大法中来时我看书时间比较少,就只有等到睡觉前才能抽空看一会儿书,可丈夫刁难说我开着灯看书影响他休息,我当时并没有气恨,觉的修炼人就是应该处处为别人着想,就搬着小板凳到厨房看书,但没几天丈夫就主动让我回卧室看书。

另外,我也尽量的平衡好家庭和学法炼功之间的关系。由于我上班的地方离家近,下班比丈夫早,我就主动承担起买菜和做晚饭等一些家务事,我每天尽量换着花样让家人都能吃上可口的饭菜。我以前不愿做家务,总认为家务应俩个人一起做,当自己多做的时候就心理不平衡,而且还会怨恨丈夫,觉的他太懒,没责任心,也常常为这些事闹的家庭不和。回到大法中后,我不再计较这些,学会为他人着想,我意识到其实丈夫也很辛苦,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压力也大,常常回到家还要给客户回邮件。慢慢的我放下了怨恨和不平衡的心,也不再为这些事和丈夫生气,这样一来,丈夫反而还能主动的来分担一些家务,家庭关系也融洽了。

通过看书和师父近几年写的经文,我知道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而且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于是我开始向我的家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是被诬蔑的,共产邪党必将灭亡,让他们三退。由于我刚刚走回来,学法不深,很多事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人心很多,给他们讲真相和三退的效果不好。给自己的父母讲时他们半信半疑,给公公和婆婆讲时他们暴跳如雷,还骂了很多难听的话,丈夫也对我说的这些爱理不理。当时遇到这些挫折心里很难过,但却从未动摇过我要救人的心。我知道只有多学法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因为法能破除一切邪恶,法能坚定正念。同时我也看《九评》和其它一些破除党文化的资料,让残留在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恶党邪灵彻底解体。随着在法中不断的充实,心态越来越纯正,我讲真相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家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退出邪党。而且家人看到我的身心在大法中的巨大变化,也对大法有了正念。特别是我的丈夫,不但不再干涉我学法炼功,而且在我向周围朋友讲真相的时候,还常常帮着讲。

由于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加上家里的孩子很小,没有很多时间走出去讲真相,我就想做资料出去发。开始的时候我就从勤姐那儿拿点资料,趁单位上的复印机没人用的时候见缝插针的复印一点资料,然后在下班的路上发。虽然量小,可在这过程中我慢慢的修去了怕心,也积累了一些发资料的经验。刚开始发资料的时候我全身发软,心跳的厉害,就象有狗在追我的感觉。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我告诉自己: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救人的事情,就应该堂堂正正的,而且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就这样我每次都是一边发正念,一边发放真相资料,慢慢的我的正念越来越足,而且发资料的时候会感到全身暖融融的,就象身体周围有个罩,非常舒服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我,鼓励我。就这样从二零零五年初到现在,我就在自己所在的地区发放了近万份真相资料。

二零零五年底的时候,我在勤姐的帮助下有了自己的打印机,我终于可以打印出精美的彩色小册子了,当第一次看着自己打印出的小册子,我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知道这是师父赐予我的法器,让我救度更多的众生。刚开始做资料时心态不稳,所以打印机常出问题,连供的墨水经常上不来,我就常找同修来帮我修。同修告诉我遇事要先找自己,不要急于修理。我就每次做资料前先发正念,就算在打印过程中遇到问题也不急不慌,先静下心来找自己,看看自己有什么人心没放下,或者先学一讲法、发一下正念,再修打印机,往往是遇到的问题迎刃而解。记的去年五月份的时候,我的打印机又出了问题(其实只是打印的多了需要清零),可我从没遇见过这类情况,自己乱整一气结果把打印机弄得更糟了。由于当时勤姐一家已迁到别的城市,我联系不上他们,我又不认识别的同修,也忘了打印机是在哪家买的,心想没有资料我怎么救人呀,于是着急的坐在打印机旁哭了起来,同时感到自己在偌大的一个城市中没有一个认识的同修,想找人帮帮忙都不行,真的觉的修炼好苦,我只能在心中求师父帮我。第二天,勤姐的姐夫——福哥(也是大法弟子)打电话给我,说出差路过我这来看看我。福哥正好知道我的打印机是在哪买的,所以没花一分钱就把打印机修好了。写到这我禁不住泪水涌上眼底,师父真的什么都知道,每次都是师父在为我们默默的承受和付出,都是弟子不争气,让师父操心了。

二零零五年底我看了一些同修关于背法的文章,心里就萌生了背法的想法,觉的这么好的法要是能背下来多好。可是怕困难、求安逸等一些人心一直阻碍着我。直到2006年初,我才下定决心开始背法。刚开始我每天背一页都很困难,有时只一小段我读了十几遍都记不住。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没有达到法对我要求的那个标准,所以才会这么难。既然已经有了开始,那么再难我也要坚持到底。当背过第六讲后,我背法的速度就快了起来,差不多一天能背二页。我终于在二零零七年农历新年的晚上(即除夕之夜)背完了第一遍。背法对我的帮助很大,因为平时通读有的话一带而过,并不是每句话都往心里去,而我每背一段法,都会领会到法中不同的内涵,每天早晨背完法我都会感到神清气爽,慢慢的背法成了我每天生活的一部份。

背法最大的好处就是每当遇到矛盾、遇到问题时,大法中的法理就会浮现在脑中,能指导我做出正确的选择。记得二零零六年年终单位分奖金,我们组的负责人把奖金算出来后就给我们看,问有没有意见。我看了后觉的很不合理,想到平时干的比别人多,可分的却和别人一样多,觉的负责人很过份,就跟他说我分少了,可负责人当时并不同意我的说法。我心里很难过就走出办公室办别的事去了。出去后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为名利执著。可心里总也放不下,那些不好的思想不断的涌出来,这时我脑中浮现出当天早晨背过的那段法:“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转法轮》) ……于是我就一路上不停的在心中背诵这段法,慢慢的那些坏的想法不再往外翻,心情也归于平静,不但不再怨恨负责人,反而在心中感谢他给自己制造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我知道是师父把我身体内那些不好的东西拿掉了。当我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负责人居然主动找到我,说他搞错了,把我的奖金分少了。正如师父所说: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你也求不来,关键是要把那颗心放下。直到现在我还是保持每天背法二至三页《转法轮》,越背越觉的大法殊胜,法理博大精深,越背越觉的离不开大法,已融于大法,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

现在我在本地只认识一个同修,而这位同修工作也很忙,长期出差在外地,所以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和我交流一次,但我心中已没有了以前那种孤苦的感觉。我现在已能自己独立上网,每天都可看到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这对我的帮助很大,使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特别是今年开始的集体晨炼,当我看到明慧网上的这条消息时,不禁为之一振。以前听一些老弟子说七二零以前集体炼功的情景,总让我羡慕不已。所以我一看到这条消息,第二天就起来参加晨炼,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集体晨炼时间,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为大法弟子开创的交流的平台,能让全世界大法弟子融于整体的平台。而且师父也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呵护和看护着我,不断的点醒和鼓励着我们在神的路上精進不停。当然,我也深感自己还做的非常不够,三件事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还有许多要去的人心,还有很多众生都没有救度。而正法已接近最后的最后,时间转眼即逝,我们更不应该懈怠,走正走好最后的路,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要辜负了众生的期盼,真正的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宇宙中最荣耀的称号。

以上为个人修炼感悟,认识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