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回首几年修炼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考验,有的在现实生活中,有的在梦中,或大或小,其实都是针对我的人心出现的,心性提高了,关也就迈过了。这各种各样的考验,犹如读书时解答一道道练习题,使我不断得到提高。许多考验至今仍记忆犹新。现举几例,与同修交流。

大约在1999年年中,我的牙齿中出现了一颗蛀牙,先是一小片牙釉质脱落,但并没有影响吃东西。可我脑中开始了“补牙”还是“不补牙”的反复思量。想想我是个炼功人,这是病业的一种吧,不去管它。可是当时的心态并不是很稳。到2000年过大年前夕,同一颗牙上又脱落了一片牙釉质,这下缺口离牙髓接近了,吃饭时这颗牙碰到硬东西要痛了。我脑中又开始了“补牙”还是“不补牙”的考虑。一方面认为这是病业要承受不能补,上医院会把病业压回去;另一方面认为补牙是外在的遮挡,犹如皮肤上一个伤疤或衣服上的一个破洞,补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考虑来考虑去,一直犹豫不决,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把握,是因为始终没有跳出只对具体问题去分析。一直拖到大年三十,这个问题加重了,这颗牙的半边基本不能吃东西了,即使不吃东西有时也要痛了。这个事情还没法取得家人的理解,他们不炼功,认为你是自找的,谁叫你不早去补牙。这年除夕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牙痛得要命,不但这颗痛,还带动修炼前补过的另外二颗牙也一起痛,有时真不知道是在哪里痛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接下去会怎样发展?想想大过年的,无论如何是不能去补的,就这样坚持着,忍受着疼痛。

过了几天发现在口腔里面露出了一颗智齿,它也开始痛了,我听人说过长智齿是很痛的,有的人还上医院拔智齿呢。这时,我想反正长智齿也要痛的,痛就痛吧,你们一起痛吧,我不怕你们,看你们会怎么折腾?把牙痛的心一下彻底放下了。这个心一放下,牙痛反倒慢慢减轻了,不几天彻底消失了,而且智齿还长得好好的。

现在想想,其实牙补不补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要把心放下,放下患得患失的心,怕这怕那的心。

另一个考验是在梦中進行的。由于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就连续做了六、七次类似的梦,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从这里我体会到师父的良苦用心,同时对自己提高缓慢感到羞愧。

在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一次梦中,我在一间二楼靠窗的房间里,忽然看到楼下来了很多的恶警,眼看就要上来了,我当时那个急啊,怎么办呢?我的书放哪里好呢?感到哪里也不安全,就在他们上楼那一刻,心里一急把大法书扔到了窗外……这时醒了,我那个悔啊,我还是大法弟子吗?关键时刻怎么把宝书丢了呢?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正在睡觉,邪恶到了门外,就要冲進来搜查了,情急之下我立刻把床头的大法书放進被窝里,但不知下一步怎么办,感到束手无策,它们万一掀开被子怎办?就这样惶恐不安中梦醒了。梦醒后,我还是不知道咋办,有没有其它办法?应该怎样做呢?一直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因而类似的梦也就反复出现。直到后来我突然悟到不能屈服于邪恶的淫威,应该发正念制止它们。在后来的一次梦中,情况就不同了:我带着大法书走在路上,忽然看到恶警在前面设路卡搜查大法物品,我当时就放下心,不慌不忙地走过去,同时默默地发出强大的正念:决不能让你们搜,你们看不到书。我顺利地走了过去。从此,类似的梦再也没有出现了。

近几年,我一个人独自在外地工作,妻子带着独生女儿在家中。去年上半年突然发现十多岁的女儿身上长了一个肿瘤,在当地医院切除后,我把它送到大医院化验。当时我的心态比较平稳,认为没什么大不了,肯定不会有大问题,化验结果一定是良性的。我是炼功人,女儿不会得癌的。一个星期后,化验结果出来了,却与我的想法相反,是恶性淋巴瘤,而且是癌症中比较难医的那类。我当时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但请国内著名专家会诊后还是维持原来结论:必须立即做化疗,而且痊愈的希望不会超过50%。

这时我想:这是梦中的演化吗?不是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大法弟子的唯一女儿得癌症旁人会怎么说?万一救不回来对大法会产生多大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我又想,难道我的人生和女儿的人生是这样安排的吗?是人各有命无法挽回的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我的这些想法都不在法上,女儿不修炼,她的病,是她自己要过的关,是她自己的业力所致,现在只有大法能够救她,唯一的办法是教她学法炼功,真正走進大法修炼。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就是不肯。可她的病的严重性又不能跟她讲太多,一是怕她害怕,二是怕她万一产生执著心、有求心就难以静心修炼了。可我又想,我这样因病而拉她炼功是否属于动机不纯?是否一定有效呢?修炼是自愿的,我只能引导她,哪能强迫别人修炼呢?即便是我的女儿也应有她自己的选择,我不能代替她做决定,而且强制修炼能炼出功吗?这时,我真的感到前景茫然,不知该怎么办了。难道就这样接受化疗,听天由命了?我把事情前前后后仔细分析后,认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是有前提条件的,象我这样与女儿分居两地,平时又很少对她進行大法真相的正面教育,她怎么能明白大法好呢?她不在我的能量场范围内,怎能受到我的能量场的影响呢?我在这方面做得是不足的;另一方面,现在的人都是生长在大法洪传时期的可贵生命,谁阻碍他们得法都是不可饶恕的。我女儿即使现在不想学法,当我去掉执著,或许在不久将来就会做出正确选择。我需要做的是坚定正念,不断铲除躲在她背后操控让她拒绝大法的邪恶旧势力,不允许邪恶操控使她失去这亿万年的等待,更不允许邪恶企图通过使她失去生命干扰我的修炼,所有这些都是绝不容许的。

我拒绝了医院的化疗建议,并做了两件事:一是将她带在我身边,通过历史事件等向她讲解中共邪党的恶,讲述大法的美好;二是发正念时清除旧势力的干扰,清除她身上所谓癌的因素。

现在离她得病之时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她一直生活得很好。她的健康又一次证实了《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因为你是炼正法的,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