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情况下不要听从邪恶

关于正念正行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旧势力为了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制造出了极其邪恶的环境,中共的长期行恶,让人形成了一个错念,好人对恶人没有办法。中共的极端恶毒与残暴,让人形成对邪恶的怕心,邪恶为什么在大法学员面前给劳教人员捣电棍,其实就是给大法弟子看的。还不止这些,在漫长的岁月里,旧势力还让我们形成了许许多多人的想法,其中包括很多不好的思想。不仅如此,邪恶还常常干扰我们,还在加强着我们人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恰恰都是需要我们修去的。大法弟子如何保持正念,我的体会是,除了我们自主的要思考什么,平时要保持头脑清静,不由自主的反映到头脑中的念头都要坚决排除。按照大法的要求想要做什么事时,这时头脑中自主或不自主的出现这个顾虑、那个顾虑,这个想法、那个想法,要注意所出现的念头在不在法上,如不在法上,就要坚决排斥,其实,这个时候反映在头脑里的念头基本都是执著和干扰,如果不能坚决排除,或者是顺着那个想法去思考去琢磨,那就等于没有按着师父的要求做,那就等于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邪恶因此还要找我们的麻烦。一个大法修炼者,在面对邪恶的时候,一定要正念对待,而且正念要强,如果表面上在坚持正念,但表现的正念不足,或者在正念的背后,又同时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就一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二零零三年我在劳教所里遭受到了残酷的迫害,我现在能认识到,就是因为自己不能正念面对迫害,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针对邪恶的迫害,我几乎都没有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思考问题,头脑中的各种各样的想法很多,都不是学法时认识到的理。比如邪恶安排我参加“交流”,当时在邪恶的环境中我就没有树立起抵制“交流”的正念,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了迫害。再一点就是邪恶强制我抄写诬蔑大法的烂书,我也长时间不能树立坚决不抄的正念,一直在考虑该不该抄,这又让邪恶钻空子了,从而又加重了迫害。

此时我是这样看,面对邪恶,如果他肯听你的话,你可以给他讲真相,除此以外,不要听邪恶的一句话,听到了就象没听到一样,如果思考了邪恶的话如何如何、甚至邪恶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那都错了。邪恶让你所做的任何事,一件也不能做,什么穿狱衣啊,什么训练啊,什么干活啊,什么“交流”啊,抄什么东西啊,都不能按邪恶说的做,而且此时一定要坚决清除不按邪恶的要求做会不会如何如何的执著和干扰。如果邪恶用所谓的法律来要求我们什么,我们也不能上当,因为我们没犯法,不是犯人,如果照邪恶的做了,就等于认可了迫害。

邪警可能会说,你的对错我们不管,到这了你就得听我们的管。恶人也可能说,我是谁谁安排的,你不听我的,我无法交差。但是,我们大法弟子要记住,谁也没有资格迫害大法弟子,不论是主动的迫害,还是受人指使,我们都不能接受和认可。其实邪恶极其狡猾奸诈,会耍弄各种各样的手段,但只要我们正念对待,就变的什么也不是,如用人心对待,就真是麻烦事了。

假如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身遭迫害,也不要怕,也不能因此再生执著,有师在大法弟子没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在劳教所里邪恶曾用电棍威胁我,我不怕,邪恶就没有电我。随着迫害的加重,后来邪恶用好几根电棍电我,由于我当时没有什么执著,邪恶对我连续搞了三次,对我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邪恶觉的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还说电是足的啊。一次邪恶把马桶装满水将我的头按在水里,那个感觉很恐怖,挣扎中马桶倒了,又搞来一桶我又将桶弄倒,邪恶就把我按倒在地,死死的把我的头按住,往我的鼻子里嘴里灌水,一会肚子就鼓鼓的,那滋味是无法形容的,马上小便失禁,我也挺过来了。有一次邪恶用金属棍子打我脚心,把我痛的撕心裂肺的大叫。后来我想我不能喊,再打时我就忍住了,再后来我想我不管了,随便吧,刚把注意力移开,就不打了。还有一次,邪恶把脸盆装些水,一边强行把我的脚往盆里放,一边把带电的插头往盆里插,我当时是有怕心的,就挣扎,邪恶就不停的搞,后来我把心放下了,也不反抗了,邪恶反而停下来了。

上面说了很多,其实简单来说,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做什么事时,包括直接面对邪恶时,都要排除杂念,按照师父教我们的做,不听从邪恶安排,才能叫做“正念正行”。如果考虑到邪恶会如何如何,我们会被邪恶如何如何,就认为应该听从邪恶,这绝对是错念。我们决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如在头脑中自主或不自主的出现这样的念头,一定要坚决清除。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