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修炼与吃苦”的另一种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看了一月十日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对修炼与吃苦的一点初步认识》,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讲一讲我对“吃苦”的理解,请同修指正。

如果同修讲的是修炼中去除业力、消除罪过、提高心性中的“吃苦”要去承受,那么对“正法修炼”中旧势力强加的“苦”我觉的就坚决不能吃,而且要否定和清除。

在我刚刚开始做资料时,只有一位同修和我一起做,耗材都是我们自己去很远的地方购买。那时最难运输的是纸张。我从小娇生惯养,觉的自己拿不动一箱纸。一次往楼上运纸时,我把一箱纸轻松的拎了起来,那时却没有正念,没有想到是师父在帮助我,却冒出一个人的想法:坏了!这是半箱纸,呆一会儿检查一下,真是半箱要找他们算账。结果上楼时怎么也拿不动了。

后来,我往外送资料时就开始突破自己这个不能拿重东西的观念,每次累的走不动时,我就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哪怕能多往前挪一步就多往前挪一步,现在我也就不再怕拿重东西了。通过这种“个人修炼”过程,我提高了心性和层次,我知道这是修炼中我要吃的苦。有的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要骑几个小时的自行车,然后走遍几个村屯,再返回来,那是很辛苦的。而海外在领馆前长期坚持发正念、讲真相的同修,严寒酷暑的坚持着,也遭了很多罪,这是大法弟子树立威德的体现,都是了不起的。

但是在“正法修炼”时期,有些魔难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再承认和承受。

不久前,当地一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在租房子的过程中,同修都在尽力的帮助,但对这件事有不同的认识,有的说:“现在派出所正在查租房子,最好是找个同修家的房子。”有的说:“我的亲戚家有一个平房,只是冬天要生炉子、烧炕。”有的说:“那样也行,该你吃的苦你就得吃。”当时她悟到 :“我被迫流离失所,固然是自己心性有漏造成的,但是这决不能成为邪恶继续迫害我,干扰我修炼、救人的借口,现在是正法时期,我是要把主要精力用在救度众生上,我就应该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平稳的做好‘三件事’,如果让我住平房,那么买煤、劈柈子、烧炕、生炉子等家务活就会挤占我学法、发正念的时间,我不怕吃苦,但是不该我吃的苦我决不吃,邪恶想利用我对法理认识不清,让我在被迫害的情况下继续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是做不到的。”

人神一念之差,一切师父都给安排好了。这位同修回到临时住处静心学法。两天后,她忽然想到一个地方可能有房子,就出去转了转,走到小区里面,她看到一只漂亮的喜鹊落在枝头,悟到是师父在鼓励她,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了一处一居室的楼房,签了租房协议,既没给身份证,也没经过派出所。第二天收拾了一下,第三天就住進去,继续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了。

一位同修的丈夫在外做生意,有了外遇,她精神非常痛苦,和同修诉说自己如何“放不下对丈夫的情”,丈夫回来还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心里还想怎样去善意的救度丈夫和那个第三者。事情发生了,此同修没有想到这是旧势力对师父正法、对自己“正法修炼”、对自己救度众生的干扰与破坏,却糊涂的认为是自己“放不下对丈夫的情”而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在旧势力强加的“个人修炼”的魔难中苦苦挣扎。

她的丈夫做的事已经是人类道德败坏后的行为了,就是从常人的角度讲,做妻子的面对丈夫的不忠也不能表现的懦弱和无动于衷。常人的坏思想被旧势力的因素加强,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她丈夫和那个第三者的目地。

师父讲过:“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如果大法弟子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一味的把强加的魔难当作自己要过的关,要去的心,就不能真正走出旧势力设的圈套,这种“苦”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同修的问题可能是在久远年代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但是现在是不能承认它的,大法弟子以救人为根本,首先就要彻底的认清这是对自己修炼提高、救度众生的干扰,从思想上否定它,发正念清除这种邪恶因素,同时通过学法提高心性,自然就会把情看淡了,在“正法修炼”这个基点上才有可能用熔化钢铁的慈悲去真正的救度亲人。

从师父讲的法中我悟到:在旧宇宙中由各层生命造成的错综复杂的变异观念是真正的“粪”,大法弟子是在开创未来,那么就必须把人迫害度人的神,让度人者在人中吃苦的这个变异观念彻底扭转过来,大法弟子是走向新宇宙的生命,决不能再认为自己吃的苦越大,树立的威德越大,“正法修炼”是要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这一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修炼、升华、救度众生,强加给我们的“苦”和“难”应该彻底否定,正念清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